聽新聞
0:00 0:00

扯!阿富汗記者人數1年大減近60% 女主持人鏡頭前遮臉

  • A-
  • A
  • A+
打賞星星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自從塔利班上台,阿富汗深陷經濟危機,新聞自由蒙塵。(示意圖/擷取自Pixabay)

▲自從塔利班上台,阿富汗深陷經濟危機,新聞自由蒙塵。(示意圖/擷取自Pixabay)

根據無國界記者(RSF)的調查,自從塔利班2021年8月15日上台後,阿富汗深陷經濟危機,新聞自由遭打壓,媒體與記者數分別減少了39.59%及59.86%,女性記者人數的滑落尤其顯著,其中四分之三處於失業狀態,且她們的身影在11省中已完全消失。

無國界記者的調查顯示,喀布爾淪陷及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的建立對阿富汗媒體造成巨大影響。2021年8月15日以前,阿富汗擁有547家媒體,1年後,其中219家停業;2021年8月15日之前,阿富汗有11857名記者,如今僅剩4759人。女記者受影響最為顯著,76.19%沒了工作。

無國界記者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表示,過去1年內阿富汗的新聞業受到重創,媒體與記者被迫遵守不公正規定,這些規定限制媒體自由,大開壓迫之門。當局必須承諾中止對媒體工作者的暴力攻擊與騷擾,讓他們工作時免於干擾。

女性記者所遭受打擊最為嚴重

阿富汗新聞界遭受摧殘,女性工作者的受創程度最為嚴重,在阿富汗34個省份裡,女性已從其中11省的媒體界中徹底消失:巴德吉斯省(Badghis)、赫爾曼德省(Helmand)、代孔迪省(Daikundi)、阿茲尼省(Ghazni)、瓦爾達克省(Wardak)、寧羅茲省(Nimroz)、努里斯坦省(Nuristan)、帕克蒂卡省(Paktika)、帕克提亞省(Paktia)、沙曼岡省(Samangan)和扎布爾省(Zabol)。

2021年8月15日之前,阿富汗有2756名女性記者與媒體工作者,如今僅剩656人在職,其中84.6%工作地點位於喀布爾地區。

喀布爾淪陷1年後,阿富汗76.19%的女性記者失去工作。當局常指控女記者「不道德與違背社會價值」,並藉機進行騷擾或將她們送回家。在新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的官方論述中,這種傳統主義的世界觀迫使女主持人必須在鏡頭前遮住臉部。

她們的工作環境充斥著肢體與精神暴力

逃奔巴基斯坦的記者Bibi Khatera Nejat向無國界記者表示,她在塔喀省(Takhar)的Radio Hamseda工作了7年,這段期間她也跟省裡所有女性記者一樣遭到騷擾,廣播電視記者面臨的騷擾尤其嚴重。有幾次她甚至被人威脅,但至少還能夠抵抗,直到2021年8月8日,塔利班進駐市內。

Nehat回憶,塔利班最先做的事情就是銷毀媒體設備,關閉媒體辦公室。她和家人離開家園,前往喀布爾尋求庇護,但喀布爾後來也淪陷,僅存的希望隨之消散。最後她選擇離開阿富汗,轉往巴基斯坦,但經濟狀況更為惡劣,無路可逃,大使館也沒有回應她們的簽證申請,「1年後,我們已經被國際社會所遺忘」。

部分阿富汗女性記者仍持續在惡劣的環境中抵抗,RouidadNews社長Meena Habib便是其中一人,2021年8月15日後她在喀布爾創辦了通訊社。

她告訴無國界記者,她更願意待在自己的國家報導新聞,捍衛過去20年來女性所成就的一切,阿富汗女性記者的生活與工作條件向來艱困,如今她們經歷的是前所未有的惡劣情況。有機會工作的女性記者只能領取微薄薪資,她們空著肚子盡責報導新聞,在充斥肢體與精神暴力、令人疲累的環境中工作,卻沒有任何保護。所有捍衛記者權利的協會完全由男性組成,只為男性服務。

59.86%的記者離職

不論男女,所有記者都受到政權更迭衝擊,從業人數大幅減少,共有7098名記者離職,包括54.52%男性記者。

在喀布爾淪陷之前,共有9101名男性新聞從業人員,其中的4962人現已離職。新聞從業人數的下跌與阿富汗全國營業媒體數減少相關,肇因於迫害加劇與嚴重經濟危機。

阿富汗媒體1年內減少39.59%

塔利班接掌政權,對媒體產業造成嚴重影響。儘管自2021年8月15日以來有4家新媒體成立,但阿富汗過去一度有547家媒體,其中219間已不復存在。

媒體停業情況最為嚴重(停業比例超過50%)的省份為巴爾赫省(Balkh)、巴米揚省(Bamyan)、潘傑希爾省(Panshir)、帕爾萬省(Parwan)、塔喀省(Takhar)、赫拉特省(Herat)和法雅布省(Faryab)。

喀布爾地區位於阿富汗中心地帶,過去曾有該國最多媒體(133家),但也同樣受到政權更迭嚴重打擊,將近一半的媒體就此消失,如今僅餘69家仍在營運。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資料,阿富汗已失去70萬個工作職位,且今年落在貧窮線下的阿富汗人比例恐達97%。

「抑惡揚善部」要求記者不應採訪可能批評政府的評論者或邀請他們上電視節目。(示意圖/擷取自Pixabay)

▲「抑惡揚善部」要求記者不應採訪可能批評政府的評論者或邀請他們上電視節目。(示意圖/擷取自Pixabay)

塔利班治下的新聞自由

塔利班最高領袖艾昆薩達(Mullah Haibatullah Akhundzada)今年7月22日發布新規定,警告「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詆毀批評政府官員」和「散佈不實消息與謠言」為伊斯蘭教義所禁止,而「中傷」政府職員者等同於非蓄意通敵,將因此遭到「懲罰」。伊斯蘭大公國最高層級官員的這項聲明,表達了阿富汗打壓新聞自由的決心。

此外,眾多塔利班機構頒布多項規範,意圖管制新聞自由,政府媒體與資訊中心(GMIC)去年發布「11項新聞規定」,大開資訊審查與迫害記者之門。措詞模糊的「11規」明定「在播放或刊載內容時,應謹慎處理可能對公眾態度造成負面影響或影響士氣之事件」,且媒體必須「配合GMIC準備詳細報告」。

抑惡揚善部(Ministry for the Promotion of Virtue and Repression of Vice)負責確保公眾遵守伊斯蘭律法(Sharia)與施行可蘭經「揚善懲惡」教義,要求記者不應採訪可能批評政府的評論人或邀請他們上電視節目。

最後,資訊文化部今年3月28日發布一項規定,禁止私營電視頻道轉播國際廣播機構以本地語言提供的新聞節目: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和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

虐待與任意拘捕

這些法規導致資訊審查、媒體自我審查及任意拘捕記者的情況加劇。去年8月15日至今,至少有80名記者遭保安部隊拘禁,特別是情報總局(Istikhbarat)今年初便開始參與多數拘捕記者行動,部分行動甚至動用暴力。

2021年8月15日至今,無國界記者另記錄至少30起記者工作時遭保安部隊以暴力直接攻擊的事件。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並未就此回應無國界記者的提問。新的記者組織在塔利班支持下設立,這些組織為新阿富汗記者及媒體聯盟(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and Media of Afghanistan)成員。

阿富汗記者委員會(Council of Journalists)會長Hafizullah Barakzai認為經濟狀況是最為嚴重的問題,並表示「威脅事件在8月15日之後的前幾個月有所增加,但除此之外,暴力案件較近幾年已相對減少」。

阿富汗媒體組織(Afghanistan Media Organisation)的負責人Abouzar Sarem Sarepole指出,任意拘捕記者事件的統計數據隨機構而異,因為「部分單位並未說明逮捕的原因」並認為「某些記者不是因其新聞活動而遭到逮捕」。

在無國界記者2012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評估的179國中,阿富汗排名第150。2021年,由於其活躍的媒體環境及保護記者的法案通過,阿國排名上升至180國中的第122名;而在失去近40%的媒體及一半以上記者後,阿富汗新聞自由指數今年跌至第156名。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