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獨家/蔣萬安身世爆話題!蔣孝嚴生父是他?《門裡還是門外?》內容曝光

資深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台北市市長候選人蔣萬安驚爆身世話題。《三立新聞網》獨家取得資深媒體人黃清龍所寫《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內容。書中曝光蔣孝嚴與章孝慈的生父,很有可能不是蔣經國,而是另有其人王繼春。王繼春是蔣經國建設新贛南時期的患難夥伴與知交,但蔣經國卻在王病逝11年後,於日記中寫下「他(繼春)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內容勁爆,牽動蔣萬安身世。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翻攝自蔣孝嚴臉書)

▲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翻攝自蔣孝嚴臉書)

王繼春何許人也?他是蔣經國的革命夥伴!(節錄)

二○二○年二月四日,筆者在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翻閱蔣經國日記,在其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的日記中,發現有以下記載:

「夢見亡友繼春,與其並坐於河邊之大樹下,雖未講話,而夢中之所見,有如在生之時一樣,醒後追念往事甚久。後安、繼春、季虞皆為余最知己之友,而今已先後死亡。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後來章姓女病故,現此二孩已十有餘歲,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並望他們有如其父一樣的忠心,為人群服務。」

日記的意思很清楚,直接否認章亞若所生雙胞胎與他有關,完全顛覆一般人的認知。但日記寫的是真的嗎?「繼春」又是誰?經查,「繼春」乃蔣贛南時期的部屬王繼春,曾任上猶縣縣長。他是蔣經國建設大贛南時的得力助手,也是有著共同理想的患難之交。蔣經國曾關心王繼春單身未婚,不幸王繼春患有肺病,因為家貧又為官清廉,沒得不到好的醫治,三十五歲就英年早逝。蔣經國為他舉辦盛大的追悼會,聲淚俱下痛斥社會的腐敗與黑暗。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左一 蔣經國先生、圖 右二 蔣方良女士。(圖/明星咖啡館提供)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左一 蔣經國先生、圖 右二 蔣方良女士。(圖/明星咖啡館提供)

 第二章王繼春是雙胞胎的生父嗎?(節錄)

一九四三年三月王繼春過世後,蔣經國對這位人生難得的知己仍常留懷思,並不因時光流逝而遺忘。一九四六年九月他從貴州寫給贛南朋友一封公開信即《東望章貢合流》一文中,曾深情地說:「今春由莫斯科返國,途中因為氣候的惡劣,飛機在中亞細亞的一個小城中被迫降下來,在那裡住了三天之久,四周都是沙漠荒地,感慨殊深!有一夜夢見崆峒大火,驚醒之後,即回念亡友後安、繼春二兄之平生不已,直至東方發白,方閉目入睡……。我雖遠離贛南而遠方,但對贛南之父老……何嘗一日忘懷。」

隔了八年,人在台灣的蔣經國又在夢中想起王繼春,並於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的日記中,記下他與王繼春「並坐於河邊之大樹下,雖未講話,而夢中之所見,有如在生之時一樣....。」他夢見與王繼春相見的地點,應當就是在贛州附近的龍嶺。蔣經國把王繼春葬在龍嶺。因為王繼春生前曾說喜歡那裡的優美與寂靜。

而在上猶文聯主席李伯勇編寫的專文中提到,一九四一年蔣經國曾關心王繼春仍然單身,勸他早點結婚。但王家境清寒,本身又有肺疾,在目睹家中兄長過世給父親和兄嫂帶來莫大的拖累,為了不拖累別人,決定終身不娶。但他還是感謝蔣經國的關心,笑著回說:「那就請專員留意、留意!」

至於蔣經國有沒有介紹對象給王繼春,專文中並沒有提及。筆者翻查許多關於王繼春生平的資料,都沒有出現王繼春曾和章亞若交往的記載。而當時蔣經國已經和章亞若陷入熱戀,他再怎麼關心王繼春的終身大事,總不可能介紹自己心愛的女友給他。但是蔣經國卻在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的日記中稱「繼春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這到底是為什麼?

國民黨台北市黨部曾製作蔣萬安、蔣經國合體手搖旗文宣。(圖/翻攝自臉書)

▲國民黨台北市黨部曾製作蔣萬安、蔣經國合體手搖旗文宣。(圖/翻攝自臉書)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作者結論

筆者從諸多資料中得出的結論是,王繼春雖是蔣經國的患難之交,但他不可能是雙胞胎的生父,理由如下:

1.王繼春身家貧寒,一心只想報效國家,不幸的是身體瘦弱,染有肺病,因此也無意娶妻。蔣經國雖曾關心他仍單身,但那恐怕只是關心而已,更不可能把章亞若介紹給王繼春。

2.從章、王兩人出身背景來看,時髦年輕的章亞若不可能愛上家徒四壁的王繼春,何況章亞若有娘家和婆家二十多口人要靠她養活,為了挑起這份重擔,只有像蔣經國或郭禮伯這樣的達官貴人,才能幫上忙給她接濟照料。

3.王繼春兩個哥哥早逝,家中只剩一位老父,如果王繼春有後,絕對是王父莫大的安慰,沒有道理去隱瞞。但王繼春死後,蔣經國為他舉辦的追悼會上,卻因為王繼春無兒無女,而由年過七旬的老父在靈前代為答禮,可見蔣經國日記所謂王「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並非事實。

那麼蔣經國為何要在日記上造這個假呢?筆者當時曾研判蔣否認章亞若所生孿子與他有關,是因他正處於接班的敏感時期,擔心婚外生子之事傳入其父耳中,恐影響接班大事,才會在日記中否認其與章亞若的婚外情,並指這對雙胞胎的生父是他的老部屬王繼春。

不只筆者這麼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在他的「蔣經國的台灣時代」書中,也認為五○年代的蔣經國已居國民黨權力接班梯隊之林,在內外政敵環伺下,他絕無可能讓早年這段婚外情,成為其政治事業更上層樓的阻礙。此外,小蔣也無法不考慮父親蔣介石對此事的觀感,因而必須矢口否認他與章亞若這段往事,在日記裡撒謊。

因為當時蔣經國的處境很困難  為了接班所以在日記上撒謊

筆者(作者黃清龍)曾就此當面詢問蔣孝嚴先生的看法,他也猜測經國先生可能是要寫給老總統看的。因為當時他的處境很困難,為了接班,政敵很多,內外局勢交迫,他怕這件事會被人拿來作文章,所以就在日記上撒了一個白色的小謊。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翻攝自黃清龍臉書)

▲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圖/翻攝自黃清龍臉書)

然而不論是筆者與林孝庭的推論或是蔣孝嚴先生的猜測,都必須基於一個前提才能成立,即老蔣總統事先完全不知兒子婚外生子之事。但他真的都不知道嗎?至少從以下兩份資料來看,老蔣總統不但知道此事,而且早在一九四一年就已經知道了!

其一、筆者在一九九五年的傳記文學上,看到黃埔二期的李子劻將軍發表的「兩度相隨蔣經國的經過及見聞紀實」,文中提到一九四九年春天他駐防福州,曾在一次宴請調任廈門市警備司令的原蔣公侍從室警衛組組長石祖德將軍時,問過他有關蔣經國的私生子事老校長知道否?石祖德回答說:「知道,不僅知道孿生子,連情婦曾是一期(黃埔)同學郭禮伯的姨太也知道呀!」

其二、在蔣孝嚴先生親撰出版的「蔣家門外的孩子」一書也記載:「父親在贛州與母親相知相愛之初,暫時瞞住了祖父,但祖父對一九四二年母親遠赴桂林產下一對雙胞胎的事,則知之甚詳。父親身旁有祖父的眼線是極自然的事,根本不是祕密。」

書中還提到;「母親曾要求父親盡快將身懷蔣家骨肉一事稟報祖父,並要求接納。父親于一九四一年十月為此專程前往重慶,伺機作了稟報。返回桂林後他非常興奮地跟母親說,祖父對整件事表示了解,而且很高興又有了兩個孫兒,並立即按照家譜排輩親自取名,一個叫『孝嚴』,一個叫『孝慈』,涵意是一個『孝順父親』,一個『孝順母親』…..。」

因此筆者斷言,蔣經國日記的記載並非事實,他「造假」原因既不是為了向其父撒謊,因蔣介石對其婚外生子之事早已知曉;雙胞胎也不是王繼春所生,否則其家族後人不會毫不知情,當地與王繼春有關的文獻也不致於全無交代。然則蔣經國在日記上「造假」究竟所為何來?是否另有其他不為人知的隱情呢?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牽動蔣孝嚴身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之《門裡還是門外?從蔣經國日記再探孝嚴身世》

加入 @setn 好友 #三立獨家 Exclusive

【#直播中LIVE】時隔316天赴議會備詢 侯友宜施政報告
大數據推薦
【SETN12小時新聞現場 #直播中LIVE】每周一至周五早上10:00至晚間22:00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