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書摘/蔣萬安重磅回應蔣家血緣 自爆6歲時宋美齡見過他 在陳履安家

  • A-
  • A
  • A+
打賞星星

資深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 (圖/天下雜誌提供)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 (圖/天下雜誌提供)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 左二 蔣萬安小時候。 (圖/天下雜誌提供)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 左二 蔣萬安小時候。 (圖/天下雜誌提供)

台北市市長選舉陳時中、蔣萬安、黃珊珊三腳督選情戰況激烈。資深媒體人黃清龍出書,點出蔣孝嚴的父親可能是蔣經國好友郭禮伯。蔣萬安在《台北.萬安》書中震撼回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無論姓章或姓蔣,我們全家人都一樣努力生活著,這是切不斷的血緣關係。書中也驚人自爆,早在6歲哪一年,曾祖母宋美齡曾經見過他,地點就在陳履安伯伯家。

 蔣萬安(左 小時候):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圖右 蔣宋美齡女士)。(圖/天下雜誌提供、資料照)

▲ 蔣萬安(左 小時候):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圖右 蔣宋美齡女士)。(圖/天下雜誌提供、資料照)

阿公是蔣經國?還是郭禮伯? 蔣萬安:我是蔣家後代

台北市長候選人蔣萬安的身世成為焦點話題,蔣孝嚴的父親是蔣經國還是蔣經國的好友郭禮伯?資深媒體人黃清龍的著作《門裡還是門外?》引爆爭論。蔣萬安在永遠選擇跳脫舒適圈,走自己的路,做正確的事《台北.萬安》書中,正面回應,直球對決:這些都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無論姓章或者姓蔣,我們全家人都一樣努力生活著,並且替彼此的成就感到驕傲。

姓氏這件事會是外界好奇  而我也不可能避掉的話題

從決定參選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很清楚,姓氏這件事會是外界好奇,而我也不可能避掉的話題。身為蔣家後代,一開始的確會有人替我貼上「權貴子弟」的標籤,但是只要有一點年紀的選民都知道,我原本姓章,父親和叔叔 (章孝慈) 自幼失恃,跟著他們的外婆與舅舅生活,家裡經濟條件並不好,兄弟倆從小就要協助外婆和舅舅做包子、饅頭,也要在市場裡幫忙擺攤賣鋼筆、襪子,完全得靠自己努力營生。

作為「章萬安」二十七年,對我來說,父親的老家在新竹,每年清明我們全家都會回到新竹祭祖,所以我對新竹廟口小吃並不陌生。母親 (黃美倫) 在雲林虎尾長大,每年除夕我們全家都會南下回到外公、外婆家的三合院,和一大票親威朋友圍爐吃年夜飯,至今我對外公拿手的醃臘肉,那股鹹香滋味依然印象深刻。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 左二 左三  蔣萬安外公外婆。 (圖/天下雜誌提供)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 左二 左三  蔣萬安外公外婆。 (圖/天下雜誌提供)

第一次聽到蔣家 就在1988年蔣經國逝世那一天

至於姓氏這件事,其實在高中之前,我從來沒聽家人提過任何蔣家的事,反而是有時會聽到他人耳語,似乎我與蔣家有著某種關聯。

比如我十歲時(1988年1月13日),經國先生逝世那一天,下課鈴響,我照例拿著球和同學往操場上衝,自然科老師在走廊上把我攔住,神情嚴肅地說,「你爺爺都過世了,怎麼還跑出去玩?」

當時年紀還小,不知道自己和蔣家有什麼關係,自然不知道老師這番話的意義。只覺得「不能出去喔,好吧,那就算了」。然後我就乖乖的回到座位上。後來,也有同學跑來告訴我,他媽媽說我是蔣經國先生的孫子……不可諱言,聽到同學、老師都在說,但我又沒有辦法證實這件事,心裡的感覺其實很奇怪。

國一時我參加班際辯論比賽,到市立圖書館找相關資料,無意間看到《蔣經國與章亞若》這本書,我腦海中突然跳出了小學三年級時,自然老師不讓我出去玩的那件事;於是我想,「既然大家都在講,不如我來看看書裡怎麼寫……」我帶著好奇的心情翻開書本,裡面竟然真的出現了父親和叔叔的名字!

對於年僅十幾歲的孩子來說,這絕對是海量衝擊,當下,我非常震驚:「原來這件事情是真的?」

闔上書本時,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有很多很多問題在腦海裡迴繞。父親有跟祖父見面過嗎? 祖父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麼多年保守這個祕密是多難受的事啊!待會兒回到家,我應該據實以告自己看了這本書嗎?

我從書包裡拿出水壺,喝了幾口水,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告訴自己:「如果書上寫的都是真的,爸爸應該會找一個適當的時間點告訴我們吧……」我不想讓父母為難,硬是把心中的萬千問號壓了下來,回家後我一個字都沒問,如常生活。

一直到了我上高中以後,有一天父親把我和姊姊叫進書房,正式把關於他身世的前因後果通盤告訴我們,可能因為心裡有了底,當下我沒有太震驚,反而感到打從心裡升起的舒坦。

自此之後 我們面對父親的身世不需要再遮遮掩掩

這股舒坦大概是因為,自此之後,我們面對父親的身世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家裡對這件事的態度也很自然,比如說經國先生逝世紀念日,我們全家人會固定到大溪頭寮去鞠躬。後來隨著時代越來越開放,也有越來越多的相關資訊被媒體報導出來,這件事也不再是什麼「不能談的公開祕密」了。

改姓歸宗並非為了蔣家光環影響力 而是父親想要證明自己的身分

二○○五年我們三個小孩跟著父親,從「章」改姓「蔣」。當時已逾六旬之年的父親,為了找到可以證明身世的事證,在美中台三地之間來回奔波,費盡千辛萬苦。然而,即使當時經國先生已經過世多年,父親尋根歸宗這件事還是被外界抹上了政治意圖。但是我們全家人都很清楚,改姓歸宗並非為了蔣家的光環或是影響力,而是父親想要證明自己與後代子孫的身分。

蔣萬安:父親改姓歸宗並非為了蔣家的光環或是影響力,是父親想要證明自己與後代子孫的身分。 (圖/翻攝自蔣孝嚴著作《蔣家門外的孩子》)

蔣萬安:父親改姓歸宗並非為了蔣家的光環或是影響力,是父親想要證明自己與後代子孫的身分。 (圖/翻攝自蔣孝嚴著作《蔣家門外的孩子》)

直到經國先生逝世第二天  爸爸與叔叔才在太平間裡見到親生父親

父親和叔叔跟我一樣,是在高中時才正式得知自己的身世,但是他們直到一九八八年一月,經國先生逝世的第二天,兄弟倆才在太平間裡見到親生父親,叫了生平第一聲「爸」,當時他們都已經四十六歲了。這四十六年間,他經歷過「別人都在講、但自己卻無從求證」的異樣眼光和背後議論,不知多我百倍千倍。

無論姓章或者姓蔣 我們全家人都一樣努力生活著

為人父之後,我更能體會到父親當初的堅持,就是希望自己的兒孫被問到家世時可以大方坦蕩,不要像他的前半生一樣遮掩畏縮,在各種場合面對這種名不正、言不順的尷尬處境。

因此,我從矽谷返回台灣創立萬澤外國法事務律師事務所亞洲分所時,有媒體想要採訪我幫助新創企業募資的故事,當時記者問我:「你會忌諱談自己的身世嗎?」我沒有猶豫立刻回應:「完全不會。」

這些都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無論姓章或者姓蔣,我們全家人都一樣努力生活著,並且替彼此的成就感到驕傲。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資料照)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資料照)

因緣際會見到宋美齡  蔣萬安:「原來,小時候我和曾祖母見過面啊。」

雖然我沒在蔣家成長、也沒見過祖父和曾祖父,甚至和一般人一樣,都是在電視裡看到經國先生,但血緣上的關係卻是永遠切不斷的。

或許老天有祂的安排,我與蔣家長輩其實有過一面之緣,而且早在就讀幼稚園時就發生了。當時我和陳宇全 (陳履安么兒) 是非常要好的幼稚園同班同學,有次我去他家玩,車庫門突然開啟,慌亂中有人說,「萬安,你快準備一下,到大廳去見夫人 (宋美齡)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為 蔣萬安小時候。(圖/天下雜誌提供)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6歲時見過曾祖母(蔣宋美齡女士)。圖為 蔣萬安小時候。(圖/天下雜誌提供)

還不滿六歲的我,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莫名被帶到大廳,看到一位和藹的老太太,親切的跟我握手,還摸了摸我的頭。那時有很多人圍在旁邊,我不清楚她知不知道我的身分,但我猜想旁邊的人是知道的,所以才會特別叫我去大廳跟她見面。

後來,我從父親口中得知自己就是蔣家後代,霎那間的感受很強烈,「原來,小時候我和曾祖母見過面啊。」

在擔任立委期間,我也經常遇見年邁的阿公、阿嬤們,帶著他們保存與經國先生的合照來找我,我很喜歡聽他們講述當年回憶,怎麼說呢,是一種更了解自己家人的溫暖和感動。

我的先祖為守護台灣這塊土地付出那麼多的努力 我實在感動

一月份 (二○二二年) 我受邀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啟用典禮,看著經國先生居住了十九年的簡樸寓所,想起他曾在此面對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的重大挑戰,在國際情勢風雨飄搖之際,卻仍以無比的毅力帶領國家走出危機,促進台灣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我的先祖為守護台灣這塊土地付出那麼多的努力,我實在感動。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2022年1月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啟用典禮。(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2022年1月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啟用典禮。(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2022年1月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啟用典禮,向蔣經國照片致敬。(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2022年1月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啟用典禮,向蔣經國照片致敬。(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我們這一代很幸運,不用親身經歷那一段篳路藍縷、驚濤駭浪的血淚歷史,但時至今日台灣仍處於外交弱勢當中,也依然面臨著地緣政治風險。有人說,現在的安定日常,是因為過去有人負重前行,我感懷先人,也期許自己能為國家做出貢獻,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參選台北市造勢大會。(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參選台北市造勢大會。(圖/翻攝自蔣萬安臉書)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參選台北市造勢大會。 (圖/天下雜誌提供)

▲ 蔣萬安:姓蔣是事實,沒有什麼需要避諱。圖為  參選台北市造勢大會。 (圖/天下雜誌提供)

本文撰寫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之《台北.萬安》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