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他知道狗爸狗媽要什麼!專訪Tomofun創辦人張友辰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郭姿辰攝影/換日線Crossing

文/郭姿辰、張翔一/換日線編輯部

這是一間可以帶毛小孩上班的公司。一進到明亮開闊、附設 5 米寬吧台的辦公室,只見紅貴賓狗與虎斑貓,悠閒從容地穿梭在會議間。

「我們的公司要帶給愛寵物的消費者歡樂,自己的工作環境,當然也要如此。」這一間新創企業 Tomofun(友愉股份有限公司)的創辦人暨執行長張友辰,帶著他的寶貝愛犬 Gobi 一同出現。

現年 29 歲的張友辰,一身輕便的 Polo 衫搭配牛仔褲,說起話來眉飛色舞、中英文交雜,有著感染力十足的坦率與熱情。張友辰 19 歲起便擔任 Vesta 國際志工計畫主辦人,大學赴美求學,歸國後決定自行創業,2012 年在台灣成立 Tomofun。目前該公司的主力產品「Furbo 狗狗攝影機」,是他歷經第一個產品"LifeCrumbes"失敗低潮後的一鳴驚人之作。

▲張友辰與他的寶貝愛犬Gobi一起現身受訪。(圖/郭姿辰攝影/換日線Crossing)

花費兩年從產品概念到成品出貨,Furbo 結合攝影機、自動餵食機、智慧感應器和手機雲端軟體互動操作等功能,讓上班族透過 APP 就可以觀看在家的毛小孩,甚至只需按下手機螢幕,就能遠端操控狗狗攝影機拋出零食,減緩毛小孩獨自在家等待的焦慮。

這項產品大獲「狗爸狗媽」們的歡迎,不僅在台灣熱銷,推出兩個月後更在全球第二大群募平台 Indiegogo 募得 51 萬美金(約新台幣 1,600 萬元)(註一),預購數量達 6,000 台。打開國際知名度的同時,Furbo 也因亮眼的募資表現,獲邀進入 Amazon Exclusive,以較一般商品更優惠的條件,取得與國際物流平台的合作協議。

如今,張友辰積極進攻美國、日本、英國、加拿大等市場,要把這個源自台灣的設計和品牌,行銷國際。

從位於住宅區巷弄內的小小工作室,到如今占地百餘坪、40 多名各國員工忙進忙出的嶄新空間,張友辰如何從失敗經驗中獲得養分,從「愛狗」中找到商機,穩健邁向國際市場?

藉由社群找到待解決的問題,創造價值

「你們有養狗嗎?有養貓嗎?你們知道養毛小孩的人最擔心什麼嗎?」張友辰接受《換日線》專訪時,一坐下來,就先用問句回答記者對 Furbo 構想的提問。

「沒錯,就是你我現在在工作,但是卻留『小孩』一個人在家,不忍心,很心碎!」張友辰大笑著說,「我就是因為這樣,才想到(Furbo)這個 idea 的。」

張友辰說,自己每次出門時,Gobi 都會露出很可憐的表情,宛如愛犬在對自己說:「別把我留下來」,他進一步詢問身邊養狗的朋友們,發現大家也有同樣「心碎」的「罪惡感」,這讓張友辰思考,「這個問題有沒有改變的可能?」、「背後是不是有消費者未被滿足的需求?」、「這需求如果化為產品或服務,會是什麼?」,創業的念頭也因此再度萌芽。

「但是,千萬不要自己亂猜消費者喜歡什麼,你要先盡可能地確定,這是真正的市場需求。」

張友辰主動提起 2012 年,自己回台創業的第一個產品──LifeCrumbes 日曆筆記 App 的失敗經驗,「我以為大家都要有個方便的隨身 Calendar,每天都可以記下發生的事情......『錯!』」

當時他花了 6 個月和團隊做出 App ,原以為會馬上爆紅,至少有百萬的下載人次,最後卻僅有約 10 萬人次捧場。遠遠不如預期的市場反應,使得潛在營收無法負擔開發成本和後續維運,產品也只能黯然宣告結束。

「太有自信,加上只參考周邊『同溫層』朋友的意見,就是我在 LifeCrumbes 失敗的原因啊,我覺得我都知道客戶要什麼,結果......『死得很慘』。」由於對自己過分自信,當產品結果不如預期時,反而來不及修正。

有了上回慘痛的教訓,這次張友辰在發想產品時格外 謹慎。他先清楚定位潛在客群──20 到 30 歲世代的單身上班族或雙薪家庭、有養狗、熟悉手機軟體應用等等──並據此接觸台灣各大寵物社群,發放 500 份問卷,以進一步了解潛在客群的需求。

結果調查發現,在台灣,80% 符合條件的「狗爸媽」,最擔心讓狗狗獨自在家;在美國,問卷結果更有高達 85% 的人,擔心一樣的事情。接著,張友辰進一步研究包括台灣和美日的人口結構、薪資水準,愛狗人士的人數、背景與消費習慣,並且審慎評估市場的潛在競爭者後,才決定放手去做。這一次,他掌握了創業最重要的第一步──充分理解目標消費者,尚未被滿足的需求是什麼。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