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過來人現身說法 英國古典圈癮頭很大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文/MUZIK

在古典音樂圈,酗酒與藥物成癮據傳司空見慣,許多音樂家用這些方式對抗表演帶來的焦慮,這個說法最近得到親身證實。

大提琴演奏家Rachael Lander是英國國家青年管弦樂團 (National Youth Orchestra) 的前團員,曾在逍遙音樂節上登臺,她坦言許多音樂家其實是秘密使用酒精與β受體阻斷劑 (beta-blocker,用以阻斷心臟之β腎上腺素受體,使心跳變慢及降低心臟之輸出量,可解除焦慮、減低心跳) 挺過一場又一場演出。

Lander本人對酒精的依賴就終結了她的職業生涯,她在紀錄片《Addicts' Symphony》中揭露:「 (藥物或酒精) 成癮問題在古典音樂人之間屢見不鮮,生活方式、工作時間不固定、週末無休、音樂會後的社交活動都是造成這種現象的潛在因素。很多演奏家用酒精或阻斷劑來控制演出的焦慮,但表演的高潮過後,他們就必須與自己的低潮奮戰,於是他們選擇用酒精來放鬆一下,經久成習。」

這位大提琴演奏家從14歲起就苦於舞臺恐懼,並以酒精作為慰藉:「我記得那是青少年時期在國家青年管弦樂團時,正在逍遙音樂節上演出。我被一種力量壓制住,沒辦法隨心移動,好像被困住了,我無法對抗腎上腺素,並感覺到自己身處於恐懼的侵襲之中。」「但只要喝了酒,這些侵襲好像就停下來了。我也使用鎮定劑與阻斷劑,以阻止腎上腺素作用,並維持自我控制。」

Lander後來被迫放棄與樂團演奏,轉而以服務生為業。現在她是流行樂團的短期大提琴手,但她依然對於放棄了自己在管弦樂團工作的夢想感到後悔。

 

參與《Addicts' Symphony》的其他人情況比她更嚴重,甚至沉溺於古柯鹼、海洛因、安非他命等。為了這部紀錄片,他們以參演近期音樂會為目標,再次進入倫敦交響樂團接受訓練。

這部紀錄片的發想自James McConnel,他自己就是一位與酒癮奮戰的作曲家,其子則死於過量使用海洛因,年方十八。

出處: telegraph

精彩話題:聆聽伯恩斯坦的人生點滴與遺憾

延伸閱讀:MUZIK閱聽古典樂

精彩話題:夏日特展,好書限時66折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