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最衰老闆/獨!股東阿狗首曝光 失婚負債到重生

  • A-
  • A
  • A+

記者詹千雁/專題報導

「社會真的有不公平到這種地步嗎?」這是媽媽嘴烘豆師陳唐龍最深切的告白。案發第一時間,所有媽媽嘴咖啡店股東成員全都遭到起底,其中一名綽號「阿狗」,擔任咖啡店烘豆師的陳唐龍,不曾露面過。五年後,他終於調整好心情,接受我們的獨家專訪。

媽媽嘴,阿狗,陳唐龍

▲陳唐龍事發後始終沒露面,五年後終於能坦然受訪。(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陳唐龍平時隱身在媽媽嘴咖啡店樓上,一上樓一陣咖啡香氣撲鼻而來,他負責烘豆、包裝,扛起媽媽嘴的批發業務。雙屍命案讓媽媽嘴咖啡被貼上「毒咖啡」的標籤,不少客人來消費,冷不防問店員一句「咖啡裡沒加東西吧?」也常讓店員很無奈。陳唐龍除了烘豆子,平時也會到各個咖啡店做陌生開發,在當時的情境,飽受外界不舒服的眼光,媽媽嘴咖啡業績更是掉了一半,還得靠同業幫忙。

陳唐龍回憶,「平時我的車子都會貼上媽媽嘴的標籤,原本想著終於創業,店名貼在車上感覺很酷,結果那時一開出去,只是加油、停紅燈,所有人都指指點點,我想他們大概以為是大炳在車上吧,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陳唐龍和呂炳宏是高職同學,兩人超過20年的兄弟情,一起創業開店也一起經歷風波。當時呂炳宏被當作是殺人嫌疑犯,陳唐龍也因此面臨家庭的反對,他說:「原本前面有一段婚姻,發生事情之後,家人希望我和咖啡店切割,但我們同學這麼久,因為一件莫名其妙的事要斷掉,我覺得很奇怪。」

媽媽嘴,阿狗,陳唐龍

▲陳唐龍和呂炳宏是高職同學,兩人一起創業開媽媽嘴咖啡。(圖/呂炳宏提供)

陳唐龍面臨婚姻的結束、咖啡店的經營壓力,原本個性搞笑的他,一度靠酒精麻醉自己,喝到呂炳宏都問他「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但日子還是得過,呂炳宏負責對外的法律、官司問題,陳唐龍繼續烘豆子,專心經營咖啡店,一外一內,兄弟倆撐過媽媽嘴的風風雨雨。

「烘豆子就是賦予咖啡豆新的生命」一把抓起手上的咖啡豆,陳唐龍的用心執著,從細節就看得出來。十年烘豆經驗,說著一口專業的咖啡經,無論咖啡豆的色澤、氣味,他都非常講究。談到沒想過要改咖啡店名?陳唐龍說:「媽媽嘴就是我們創業的源頭,所以不會改」只希望龍門客棧的標籤,能隨著時間漸漸抹去。

媽媽嘴,阿狗,陳唐龍

▲陳唐龍有多年烘豆經驗,負責媽媽嘴咖啡批發業務。(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94要客訴】川普拜登最終場辯論!到底誰收外國錢?
大數據推薦
【94要客訴】川普拜登最終場辯論!到底誰收外國錢?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