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找回政黨初衷與群眾基礎,是民進黨重建的前提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找回政黨初衷與群眾基礎,是民進黨重建的前提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張宇韶

在兩次選舉過度擴張的效應下,民進黨的執政版圖的票數的萎縮應是開票前多數人的共識,然而在開票結果出爐後,綠營選民與支持者卻赫然發現這已經不是單純的鐘擺效應,而是另一場吞沒民進黨政府的政治海嘯,看似突然卻有其基本邏輯!

▲2018敗選蔡英文辭去黨主席職務

高舉公民社會內涵與政經改革訴求是民進黨2016年全面執政的基礎,然而選舉結果的勝負並不意味對於價值理念與台灣主體意識的全盤否認,也不該導致兩岸關係的陷入僵局的因果關係。對於進步價值的工具思維與扭曲才是民進黨應該得到教訓與啟發的重點,如果忽視這一點,而將主要責任歸咎於韓國瑜民粹旋風或是中國銳實力介入這些眾所皆知的常數,反不利選戰的實質檢討與政黨重建。

不可否認的是,政黨轉型與路線調整是民進黨目前的當務之急。回顧2005與2008年兩次敗選的歷史軌跡,恰是蔡英文以非典型的理性形象與領導風格,為民進黨的政黨文化建立了新的典範,一舉改變綠營支持者的群眾基礎,讓這個草根民粹的政黨能夠獲得新世代、婦女與中產階級的認同,也讓民進黨轉型成為溫和左翼改革政黨。縱使2012年總統大選仍不敵馬英九的連任之路,但是在太陽花學運出現後,民進黨結合了彼時的社會氛圍,並在2014九合一大選進行戰略性的合作,民進黨的改革訴求同時匯集了公民社會的價值與白色力量的矛頭,這是民進黨一舉贏得2016年大選的關鍵。

平心而論,民進黨在野時期成功扮演推動各類進步價值的角色,推倒國民黨既有政經秩序也是各方政社會力量的共識。然而在民進黨執政後急於推動各種類型的政經改革,在欠缺戰略設定與政治溝通的技巧下,戰線拉長不僅使得各方社會力量陷入碎裂化與衝突的狀態,遂構成大綠小綠的內部矛盾,這可從民進黨政府在一例一休、同志平權、兩岸關係等議題中,與勞權、宗教團體與獨派的對立關係得到解釋。因為在這些社會團體眼中,民進黨若不是太保守就是過於激進,同時也喪失了道德的高度。

另一方面,密集的改革以及權力的操作,同時也激化了被改革者的相對剝奪感,藍營支持者仇恨的社會能量始終積蓄中,在傳統國民黨無力對抗的假象下,民進黨始終低估了保守勢力的反噬。當韓國瑜現象出現時,民進黨成為「反建制」的革命對象與情緒出口。當高層發現此一效應猶如病毒蔓延擴散時,始終無法提出危機處理方案與贏得策略,最有效的反制其實就是彼時的白綠合作模式,但與柯文哲決裂之後,民進黨只能將選舉調性拉高為中國介入與價值制度之爭,這或許是事實,但是已經無法說服民眾的集體意志並挽回選戰主導權。

對於蔡英文而言,當務之急是重拾民進黨過去群眾路線的傳統,所謂的改革不該是過多的文青口號,而是從實踐面走入基層重新建立與社會的對話與聯結,相較於虛幻的網路聲量與韓國瑜包裝的庶民形象,民進黨絕對有足夠的道德正當性成為被剝削者、市井小民與青年世代的代言人,因為這才是人們所熟悉的政黨品牌。此外,民進黨更需放下執政黨的身段,重新與柯文哲與小黨建立對話與合作的基礎,畢竟國民黨與韓國瑜的「新政治」,其實只是「新瓶裝舊酒」,高舉九二共識與經濟發展的模式仍與公民社會價值與台灣主體性格格不入。

《作者簡介》張宇韶,政大東亞博士所畢業,曾任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李杰穎,交大社會與文化所碩士、靜宜兼任講師,網路社會學與學生運動觀察者)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