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與前5%大陸精英較勁 顧沛剛:流淚不算什麼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謝明彧/遠見雜誌

台生登陸潮〉赴大陸讀大學就能高枕無憂?

自從大陸開放台灣學生申請大學後,不少學生與家長抱著「均標也能念大陸名校」的幻想,但事實上,大陸名校競爭激烈;而選擇二線學校就讀,未來職場上也未必占得到便宜。

去年大陸宣布,台灣學生學測總級分均標,即可申請大陸大學,瞬間炒熱了台灣學生到大陸念大學的熱潮。近兩年申請大陸大學的學生,較過往成長超過兩三倍。

去年開始,大陸「復旦」「清華」「交大」等名校,也開始出現在校門口榜單紅布條上,排位甚至在台灣的台成清交前。

很多人前往大陸,主要理由是「大陸經濟崛起,希望先去對岸卡位」及「大陸大學國際排名突飛猛進,就算中段學校,也贏過許多台灣的大學」,加上學費不貴,怎麼想都是個好選擇。

但真的是這樣嗎?

▲上海復旦大學(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與中國前5%精英較勁

專門報導和分析台灣高教產業和求學資訊的《大學問》網站執行長魏佳卉表示,大陸有超過2600所大學,一年高考考生人數,高達900~1000萬人。

若要讀大陸最好的985、211「雙一流」大學,才137所,對比全中國2600多所大學,占比只有5%。也就是想進名校,必須等同全大陸高中生的前5%。

另外,由於大陸特有戶籍制度,大學會保障在地學生。以北京大學來說,40%是給北京本地生,剩下的60%才開放給其他省分。以2017年資料為例,山東出身進北大,只有140位,但山東當年高考生60萬人,進入的門檻為2%。

換句話說,能進去的學生,大概就是該省各校的全校第一。以台灣做比喻,那已經不是你是「建中學生」,而是「建中數理資優班」。

但台灣的學測,均標是指中間50%,當台灣的50%對上大陸的5%甚至2%,如果抱著「均標也能去大陸讀名校」,真的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就算有辦法進入,台灣在近年教改下,課程難度已不如以往,也導致前往大陸讀名校的台生,在第一年往往會面臨龐大課業壓力。這也是為何頻頻傳出不少台生開心考上對岸名校,一年後卻默默休學回台。

魏佳卉指出,如果你是成績非常好的學生,選擇大陸一流名校,「強強挑戰」,的確是很好;如果不是,可能必須先想清楚。

戶籍制度 陸企徵才重省域

有人認為,如果一線名校真的競爭如此激烈,那鎖定二線大學,不也可以?尤其大陸近年撒下大筆經費投資教育,取得一張在地文憑,對於未來想要在大陸找工作,也是加分。

但這兩件事,可能都是迷思。

第一,大陸頂尖大學資源確實雄厚,例如台大經費一年大約160億台幣,北大、北京清華一年經費,則是千億台幣以上!但排名往後的大陸大學,經費就以極大級距下滑。例如同樣屬於985的蘭州大學,一年經費就只剩北大、清華的1/8,到了省一本或二本等級,就更少了。

換句話說,大陸的大學水準不一, 如果想念大陸後段大學,倒還不如留在台灣選擇排名前段的學校。

第二,在大陸特有戶籍制度下,不只學校有地域保障名額,企業在找人時,也非常重視省域,會傾向找當地出身的學生。「如果你是西安交通大學的畢業生,去上海找工作,非常可能是找不到的!」這也造成了大陸一個常見現象,「你在哪裡念大學,就會在哪工作」。

因此去大陸讀書前,還是得先考量,是否能跟當地學生競爭、未來就業是否真的好,確定好,才跨出這一步。

▲(圖/中央社記者翟思嘉攝)

大陸現場 上海復旦大學醫學系二年級學生

八年制醫科台籍學生

顧沛剛:流淚不算什麼

今年22歲、來自台灣的顧沛剛,走在上海楊浦區復旦大學城裡,與一般大學生沒什麼不同。

但其實,他有著不能輸的沉重壓力。

經過一年重考,顧沛剛前年以學測分數69級分,低空飛過復旦大學入學門檻,在大陸臨床醫學界最精英的八年制醫學訓練名額中,搶下一席,讀完後可獲得博士學位。

臨床醫學的八年制課程在大陸只有少數頂尖學校能夠開設,畢業後容易申請到北京、上海的醫學中心,但開放台生名額的學校,寥寥可數。顧沛剛是復旦大學醫學院這屆150名八年制的醫學生中,唯一的台灣人。

大陸課堂沒人敢遲到、飲食

但要在大陸念頂尖大學,一點也不輕鬆。爽朗的談笑間,聽不出來顧沛剛才經歷一年激烈的「生存考驗」,課業繁重、生活緊湊,顧沛剛的每週課表,填滿42堂課。大一厚厚的數學課本,隨著錄取信,直接寄到他手裡。

「大陸的教室,看不到有人遲到、吃東西,老師根本不需要點名,教室坐的滿滿的,如果你看到有空位,那很可能就是我翹課了,」顧沛剛打趣地說。

第一年的微積分,他幾乎要被當掉,數理課上的證明題,用上台灣高中生鮮少接觸的推導邏輯,導致他成績墊底。顧沛剛只能挺住壓力,從開學第一週就到擠滿人的「夜習教室」裡報到,整棟大樓徹夜燈火通明,每天都搞到深夜才回到寢室。

到了學期末,室友紛紛打包行李離開宿舍後,顧沛剛的情緒張力,終於潰堤。「我一個人忍不住埋在棉被裡面哭。我想家,壓力很大,不知道跟誰說。難道跟室友說讀書很難嗎?人家就覺得很輕鬆啊,我們同寢的八個人,有六個是數理奧林匹亞的省代表,剩下一個澳門同學跟我。」

但他完全不想放棄。「現在流眼淚沒什麼,大家都看不到,」他這樣安慰自己,放心哭吧!

「我就想著,我不能回去,都已經這麼辛苦來到這裡了。」

支撐顧沛剛的,是對將來在大陸執業的憧憬。他多次進出大陸醫院,總看到牆上掛滿病人送來的紅底燙金錦旗和匾額,寫著「功在杏林」,體會到大陸醫生仍然很受病人尊敬。

顧沛剛分析,在大陸,醫學系也不是第一志願,很多人是抱著救人救世的理念才就讀,不是為了將來可以賺很多錢。

他也觀察到,大陸的醫改正如火如荼進行,他可望碰到大陸臨床醫學一日千里的成長期。而復旦大學光在上海就有16間醫院,非常重視投資、研究。這些都堅定他咬牙撐下去的決心。

儘管課業艱難,顧沛剛還是很活躍,他參加龍舟隊、當台灣學生會會長,還在學校的處室打工掙錢,讓自己快速融入大陸的生活。不久前他拍了一系列短片,《台灣人in上海》,上傳一個月有1.6萬瀏覽人次。

即使難過、遇到挫折,顧沛剛很少向家人說起辛苦的事情,「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就要去承擔,我不會讓他們(父母)擔心。」

中國高校招台生更積極,近年台生詢問度水漲船高,申請上復旦的學測門檻提升到72級分,讓顧沛剛更珍惜入學機會。

復旦醫學院開始有其他台灣來的學弟妹,顧沛剛與他們見面時,學妹說:「我今天不小心又哭了」,顧沛剛安慰他們:「沒關係,我也曾哭過!」(白育綸)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