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楊又穎輕生4年了/家人現況曝光…「若生活有妳該有多好」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我很想對她說,很想她,我們的生活如果有她該有多好…」,4年過去了,楊又穎(本名彭馨逸)的家人沒有一天不思念她。2015年4月21日,楊又穎在家中輕生,那年她才24歲,她在網路上是受到大批粉絲喜愛的小模,在演藝圈也小有名氣,她離開時,參演的電影《五月一号》不到10天就要上映了,她卻無法和家人朋友分享喜悅,因為再也承受不住網路上的匿名攻擊和霸凌,她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希望告訴所有人:「鍵盤真的會殺人!」

楊又穎,cindy,輕生

▲楊又穎輕生當年震驚社會,如今4年了,很多人依然想念著她。(圖/翻攝自楊又穎臉書)

楊又穎,cindy,輕生

▲楊又穎和哥哥相差12歲,全家人都非常疼愛這個小公主。(圖/彭仁鐸提供)

消息報出的那天,震驚社會,大家憤怒不捨,為什麼這麼美好的女孩子,會被匿名抹黑到體無完膚,最終在遺書寫下:「我將帶著事實到別的地方去」。那年,很多人的心都受傷了,臉書罵人的匿名專頁為此道歉關版,為好多人狠狠地上了一課,大家這才發現,網路上的攻擊,真的會把一個人推進深淵,而你我都可能是加害者。

當年沒救到妹妹 現在他努力救每一個遭遇霸凌的人

相隔4年,我們約了楊又穎的哥哥彭仁鐸,希望透過他,讓大家更瞭解楊又穎,也省思這4年的時間,網路霸凌的問題有真的受到重視嗎?大家還記得這個傷痛嗎?這天住在台中的他特地來到台北,除了和我們約訪之外,他還要參與一場演講,內容也是關於網路霸凌的議題。

彭仁鐸現在除了是農產品牌董事長,他也致力於防治網路霸凌,將楊又穎生前的粉絲專頁改為反霸凌專頁,更名為「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提供遭霸凌的受害者求助管道,他還和生命線、張老師、兒福聯盟…等單位合作,積極輔導那些無助的人。

「每天深夜都是網友求助的高峰」,彭仁鐸總是親自回應那些留言,花時間和他們聊一聊,「我到現在已經接觸到1千多個案例了,從沒想到會這麼多人,但真的,只要能救到一個人,一切就值得了」,彭仁鐸說,4年前他沒能救到妹妹,現在他把訊息那頭的人都當成自己親愛的妹妹,只希望能陪伴她們、幫助她們,「其實網路霸凌還是很嚴重,我所知道的案例已經有5個人因受不了霸凌輕生,只是他們沒有像我妹妹那樣獲得關注。」

楊又穎,cindy,輕生

▲彭仁鐸現在致力於網路霸凌防治,也到處演講,希望大家重視霸凌議題。(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楊又穎是全家人的小公主 卻不是每個人都懂她的率真

聊起親愛的妹妹,彭仁鐸始終很堅強,面對鏡頭一直都是很正面、很理性的態度,只是如此理性的他,曾經真的不知道,那個感性的妹妹會因為網路上的攻擊,被傷害得這麼深,「我當時一直告訴她不要去看就好了,也覺得這些抹黑不需要放在心上,但如果能重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只叫她不要去看…。」

「我妹妹是個非常搞笑的人,總是把自己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她非常感性,很容易因為外在的事情大哭或大笑,就是一個很率真、大剌剌的女孩子」,彭仁鐸和妹妹相差12歲,他是看著妹妹長大的,「她在我們家就是個愛嬌撒的小公主,非常貼心,我的父母真的很疼愛她。」

楊又穎,cindy,輕生

▲楊又穎和家人感情很好,每逢過節或慶生一定會團聚。(圖/彭仁鐸提供)

楊又穎,cindy,輕生

▲活潑、直爽的楊又穎是全家人的寶,卻不是每個人都懂她的率真。(圖/翻攝自楊又穎臉書)

楊又穎不只感性,心思也很細膩,她會注意到身旁的人有什麼需要,「有一次全家人說好要去日本,但她因為工作臨時無法去,結果她就送我手套和帽子,她說去日本很冷,本來就買了要到日本給我,但因為她無法去,就先送給我了」,楊又穎還會親自手做卡片,送給她親愛的人,「因為她本身就是學設計的,對於手做的東西她非常在行,她輕生那年的過年,她還說把手邊事情忙完之後,要去法國進修設計的。」

但或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懂楊又穎的真性情,「網路上開始很多人說她很做作,還出現很多不實的謠言,攻擊她的為人和交友狀況,而且有些事情都是很私密的」,讓楊又穎受傷的不只是惡意抹黑,而是在網路上匿名罵她的人,可能都是她身旁的朋友,這些所謂的朋友到底誰真的關心她、誰又在背後故意攻擊她,她真的不知道。

鍵盤真的會殺人!那一道門 生死兩隔

「在她輕生之前的8個月左右,她的情緒起伏非常大,常常半夜痛哭尖叫,或者打電話給我大哭」,匿名攻擊不是只有一兩篇,而是每一天又多出好幾個,這些攻擊不斷累積,就像利刃般反覆地刺傷著楊又穎,即使家人還帶她去看心理醫師,但那些謾罵她的字句,早已在她心中堆疊出深深的黑洞,最終將她無情吞噬。

彭仁鐸還記得事發當天的所有場景,那是衝擊他一生的噩夢。那天早上彭仁鐸在公司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楊又穎關在房間裡,電話都沒有人接,「其實那段時間楊又穎心情比較平復了,所以我第一時間只覺得她只是出門了吧,根本想都沒想到會發生事情。」

但到了中午還是找不到人,母親也說楊又穎真的沒有出門的跡象,彭仁鐸才趕緊回家,「我們找來鎖匠,但在等待的那段時間,我們完全不知道們後面發生什麼事」,彭仁鐸還用手機透過門縫拍照,想看看裡頭怎麼了,但也拍不清楚,而那一道門,生死兩隔,「其實當下我真的沒有往她輕生的方向想,想都沒有想到,是直到鎖匠打開門那瞬間,我們看到楊又穎躺在床上,沒了呼吸,那真的是很大很大的衝擊…。」

那個場景、那個衝擊,讓彭仁鐸好幾個夜晚都會做惡夢驚醒,甚至大哭,「很多人都說時間會沖淡一切,但是我覺得沒有,4年了,我們家失去楊又穎的痛,不是隨著時間能沖淡的」,最痛的,莫過於楊又穎的父母,「我父母是這麼疼愛她,我無法想像他們的痛可能是我的一百倍以上。」

楊又穎以生命示現…「我們的生活如果有她該有多好」

父親彭作奎是女兒最死忠的粉絲,楊又穎是他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對於女兒想做的任何事他都給予100分的支持,看到女兒的作品他比誰都驕傲,有時為了見女兒一面,他會跑到活動現場替女兒拍照,或是抓緊時間就找女兒吃個飯,如今彭作奎的臉書上,還會不時貼出和女兒的合照,他總不覺得女兒離開了,「小天使只是到天國修行去了。」

楊又穎,cindy,輕生

▲父親彭作奎是楊又穎最忠實的粉絲,父女倆感情非常好。(圖/翻攝自彭作奎臉書)

現在彭仁鐸就住在台中老家,那個房子也是楊又穎出生時的家,每個角落,都有著楊又穎成長的點點滴滴。而就在楊又穎輕生沒多久後,彭仁鐸和妻子也陸續生下兩個兒子,兒子們在楊又穎成長的地方學走路、學說話,但姑姪卻無緣見面,「我的兒子和我妹妹長得很像,我當然會很希望我妹妹還在,她如果能和我兒子玩一定會很開心,因為她非常喜歡小孩」,彭仁鐸說自己盡量不讓自己陷入那個情緒裡,只是默默地把一些感覺和事情放在心裡。

現在的彭仁鐸面對媒體總是很堅強,他不喜歡說著家裡的不幸,而是更希望告訴大家網路霸凌的重要性,也想讓大家知道,他很努力地在幫助那些因著霸凌受傷的心靈,「有些人可能認為我們出來受訪會哭哭啼啼的,但我們都沒有,我們不希望大家看到我們是這樣悲傷的角色」,彭仁鐸語氣中滿是樂觀,每講幾句話,都會透露出想幫助人的心情,問他是怎麼走出來的,他想一想,「走出來嗎?其實我們沒有走出來耶…。」

「失去親人的痛不是時間能沖淡的」,只是他們全家人把悲傷化成另一種堅定的力量,「父親總說我妹妹是以生命示現,用她的方式提醒這個世界,在網路上留下那些狠毒的言語,是會殺死人的」,他們決定放下,把悲傷的時間拿來挽救可能造成的悲劇,只要能多救一個人、只要能少一個楊又穎,就值得了,只是被問起最想和妹妹說什麼話,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的彭仁鐸透出一絲遺憾,「我很想對她說,很想她,我們的生活如果有她該有多好…。」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