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鄭捷案省思/助殺人魔十惡不赦?林國春:加害者和家屬不同

  • A-
  • A
  • A+

記者陳冠穎/台北報導

「你們怎麼會突然來做鄭捷?」議員林國春辦公室主任方翊琴抱著疑惑,眼神充滿生疏的問道。2014年5月21日下午4時30分,鄭捷搭乘台北捷運從龍山寺站前往江子翠站時,持尖刀砍向同列車乘客,鄭捷當場遭壓制,警方當晚依殺人罪、殺人未遂等罪將他移送法辦,鄭捷隔天清晨遭裁定收押,那晚,鄭捷奪去4條生命、傷害22個人、共26個家庭瞬間破碎,加上鄭捷自己的家庭,那天下午,自始成為27個家庭永遠不願回想起的日子。

▲(圖/資料照)

「幾年了?」方主任問,「你們不提、不來採訪,我們都快忘了鄭捷殺人已經五年了」。鄭捷殺人案發生當下,台北市瀰漫著一股人心惶惶的氛圍。那段時間,大家不敢用手機,不聽耳機,搭乘捷運時都會集中在有保全和警察之處,大家不閉目養神,反而是睜大雙眼,充滿警戒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乘客,深怕發生下一個悲劇。

▲議員林國春辦公室主任方翊琴。(圖/記者林恩如攝影)

鄭捷案中,新北市議員林國春因幫助兇手鄭捷父母唸道歉聲明,被網友痛批是「幫助殺人魔」,網友圍剿林國春,甚至將其照片製成遺照,也有人稱他利用「黨國系統幫鄭捷父母護航」。如同外界難以理解為何有律師願意幫殺人犯鄭捷打官司,許多人也無法理解林國春幫助鄭捷家人的真正動機,甚至批判林國春涉入此案件的背後理由。

▲議員林國春因幫助鄭捷父母唸聲明遭網友圍剿。(圖/資料照)

鄭捷事件後快五年,在眾人即將撇過頭忘記此事的同時,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正熱播,「與惡」提醒了我們可能未曾想過、未觸碰過的陰暗灰色地帶也有其善,而林國春,這位幫助鄭捷父母的市議員,又在這整件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圖/資料照)

林國春辦公室位於江子翠捷運站徒步不到3分鐘處。林與鄭捷住在同一社區,兩人住處就在林國春的服務選區內。五年前的鄭捷一犯下殺人案,方主任形容,「當天下午就聽到救護車喔咿喔咿的聲音,我們馬上跑去捷運站,看到好多警車和救護車,擔架上血跡斑斑」。案件發生當下,由於地點就在江子翠捷運站,許多被害人住在林國春的選區,辦公室聚集許多前來陳情的民眾。

▲(圖/資料照)

方主任回憶,事件事發當下,辦公室接來許多謾罵電話,雖然當下心裡希望老闆不要淌這渾水,「可是也就因為他(林國春)過去是刑警的經驗,才讓他有勇氣做這件事,我們當然全力支持他。」主任帶記者從辦公室走到林國春與鄭捷的住處公寓,再從公寓走到江子翠捷運站,全部路程總共不到10分鐘。在採訪期間,也能看見附近居民前往服務處向林國春陳情,「林國春就是我們這區的守門神啦」!鄰居阿姨如是說。

▲議員林國春接受選民陳情。(圖/記者林恩如攝影)

「一遇到治安事件,街訪鄰居都會來找我」。前身為刑警的林國春形容自己,即使不做警察,體內仍流著警察血液。過去擁有無數辦案經驗的他,曾辦過陳進興殺死白曉燕、華山分屍案等棘手案件。後來林轉換跑道,選議員時主打治安牌,有別於其他議員,辦公室受理的陳情案件多與刑事案件有關。因此,鄭捷在江子翠捷運站砍人後,林國春直驅警局了解,他看見鄭捷的母親與弟弟,鄭母當場痛哭下跪,求林幫忙,但當天唯獨不見鄭捷父親。

21日案發後鄭捷父母神隱,媒體不斷播報鄭捷相關的新聞,各界討論熱烈、譴責聲音不斷。鄭父母不敢出來面對社會大眾,直到23日下午3點透過市議員林國春召開記者會,以口述約20秒、270字左右的「書面道歉聲明」表示,「願意兒子接受最嚴厲制裁」,引發輿論。

林國春表示,辦公室當天收到聲明傳真,助理急忙通知林國春。林說,「我考慮了很久,到底幫還不幫,不幫忙代表我們都是鴕鳥。他既然希望你幫他唸聲明稿,他可能就是有所寄託。」

▲議員林國春幫忙鄭捷父母代念聲明稿。(圖/資料照)

直到亡者頭七前,鄭捷父親終於打到林國春辦公室。林國春對著電話那頭素未謀面的鄭父說,「現在你遇到一個很大的劫難,你要處理要放下。你兒子犯的錯無人原諒,社會有反射作用認為你教子無方,若你不出來,你無法面對社會」。

林國春告訴鄭父,當初陳進興殺死白曉燕時,沒人追究陳的父母,但陳進興需要面對的是他的家庭、他的太太在社會上如何生存。他說,「鄭捷還是學生的身份,作為父母的有責任義務去面對。更最重要的是,在那恐怖的氛圍下,必須消弭社會恐懼。」

▲鄭捷父親跪歉。(圖/資料照)

鄭父當時詢問,「我要怎麼做?」林國春答,「不用我教你怎麼做。人是感情動物,你到現場就知道怎麼做。」鄭父當時戴著帽子,口罩來到犯案現場江子翠捷運站內,在媒體團團包圍下,喊著「痛心疾首、萬念俱灰,同樣嚐到家破人亡的苦果。」隨即下跪磕頭痛哭,和社會大眾致歉。

▲鄭捷父母跪歉。(圖/資料照)

面對外界聲浪,指責自己為何要幫助殺人魔家屬時,林國春冷靜的說,「我其實可以利用犯罪學背景在節目上批評鄭捷和他的父母。批判事情很容易,但能解決問題嗎?」林國春表示,過去陳進興的事件讓他認知到,原來可以如此浪費社會資源在單一事件上。他接受受害者父母的請託,是希望讓社會資源冷靜下來。

「如果當初社會給他們家人承受很大的壓力,鄭有媽媽、有弟弟,眾怒逼他們走上絕路會有更好的結果?」林國春認為,如果鄭父不出面,紛亂的討論會更劇烈,後鄭捷時代的模仿將繼續,而媒體也會嗜血的爭相報導。林說,「站在政府公部門立場,我們希望犯罪能得到控制,然後讓一切慢慢回歸正常。」

▲市議員林國春。(圖/記者林恩如攝影)

林國春強調,「我從未幫鄭捷講過話」。林認為「加害者和加害者的家屬是不同的」,他解釋道,這兩者中間應該隔一道牆,如果是小孩犯錯,和父母何干?「連同當事人一起懲罰,有點擴大解釋。」

面對外界的責難,林國春說,「如果鄭爸爸沒有打來,我沒和他分享我過去辦案經驗,他可能無法面對,就不會出來,這樣對社會又是怎樣的消耗?」林國春表示,鄭捷事件發生後。幾乎有一年的時間捷運都有志工和保全,不只警力全面投入,當時北捷的受害者們至今仍在復健。

▲江子翠捷運站路口,當時此處擺滿哀悼的花朵。(圖/記者陳冠穎攝影)

「當初好多人都跑來服務處。對,就在我們講話的這個桌子呀!桌子還放受害者的血衣,而且那袋血衣留在林議員的桌上放好久。一直到過年覺得放著不好,受害者家屬在市場賣豬肉,他們覺得女兒好多了,這袋血衣我們才在打掃時順便丟掉」,方主任說。

林國春說,血衣留著是為了提醒自己受害者他們還在。「我在意的是被害人的復健,要時刻去提醒自己還有這件事,要陸續追蹤市府、北捷。人事已非,很多時候會忘記,誰知道家屬們後續面對的壓力是什麼。」

鄭捷死刑定讞19天後即執行死刑,因法務部(時任部長羅瑩雪)稱「需要快速執行以導正社會」,當時律師團表示,此為對生命權的無理剝奪。社會出現一種聲音,「鄭捷是一條不被同情的生命,活著、死去都是。」面對粗暴簡略的讓鄭捷行刑,許多人解讀,法律授與國家使用的暴力,也並無改變暴力的本質。對此,林坦言,他順從鄭父母要求,且加害者也希望速審速決。「受審的事我就沒有太多關注,在那之後,我就沒有再繼續涉入案件了。」

▲內槍決人數排第8,時任法務部部長羅瑩雪遭疑拚業績。(圖/資料照)

採訪到了尾聲時,林國春說,事件發生後,他收到的並非都是攻擊與謾罵,也並不完全是社會所見的惡意模仿,「那陣子,我看到很多家長帶小孩們在外面吃飯。」他聽到很多人告訴他,他們親子關係更緊密了,因他們提醒彼此「我們家不會,也不要發生這種悲劇。」

林收到一對老師夫婦的信,信裡老師說,「鄭捷事件後,我告訴我的孩子,若你要做傻事,先把爸媽殺了,不要傷害別人。因為我無法承受自己的孩子如此,我相信鄭父母也不能。」語畢,林國春紅了眼眶。對林國春而言,鄭捷事件後,帶來的不僅有負面效應,也有對社會正面的省思。

▲鄭捷。(圖/資料照)

當林國春被問及倘若重來一次,是否仍選擇幫助加害者家屬?林國春答,「我不後悔,重來,我還是會做同樣的事」。

在與惡的距離中,受害者家屬宋喬安曾說,「李大芝必須自己撕掉她加害者家屬的標籤。 」林國春在這轟動台灣社會的殺人案件中,扮演的是一個微不足道,一眨眼就忘的小角色。或許,林國春也在堅持自己理念的同時,安撫當時混亂的人心,無形中幫助加害者家屬撕去那點標籤的一小角。縱使挽回不了鄭捷的生命在一聲槍響下驟然消逝,但面對指責,他無愧於心。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李大芝。(圖/公視提供)

事隔五年,當我們試圖回溯鄭捷事件所帶來的省思為何時,不可回復的暴力,不可回復的傷害、刑罰、死亡,都已經不可逆。只不過,在回過頭來重頭看待事件中每個人物的樣貌時,我們的內心是否已多了一點柔軟,多一點善良?



 

關鍵字: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