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鄭捷案省思/最深的啟示 律師:「傾聽」可能免除一場災難

  • A-
  • A
  • A+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捷運江子翠隨機殺人案滿五年,當初替鄭捷辯護的律師黃致豪,在鄭捷槍決伏法後,曾接受過幾家媒體專訪,黃致豪多次拋出「鄭捷,你為什麼要殺人?」的問題,盼社會大眾省思。黃致豪說,承辦這個案件,給他最深的啟示是,單是願意「傾聽」,就可能免除一場災難。

▲黃致豪替鄭捷辯護後,得到的最深啟示是,單是願意傾聽,就可能避免一場災難。(圖/資料照片)

綜合媒體報導,當初律見時,黃致豪曾大量提問,但鄭捷多半冷漠,直到一審後半段,鄭捷才漸漸願意透露一些想法,他坦承,起初是抱持看好戲的心態,來看我們這些律師;選在21歲犯案,是因為他不希望牽連家人,如果真如法院判決所說的「泯滅人性」,那他不應該有這種想法。

黃致豪表示,鄭捷在高中時期過得很開心,但從高中畢業後沒有人接住他,再也沒有一個地方讓他有歸屬感,他面臨的可能不是痛苦,而是淡而無味的人生。

鄭捷/資料照

▲辯護律師黃致豪回憶當初跟鄭捷在獄中的對話,認為鄭捷高中畢業後就沒有歸屬感。(圖/資料照片)

為了讓鄭捷有反應,黃致豪甚至說「我們來討論你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好不好?」這時,鄭捷才一臉「哦,有意思」的表情;他就是我們青少年的樣子,希望有人看到我,我會假裝不讓你看到,但是我希望你看到我的痛苦。

在黃致豪看來,鄭捷自認他的存在沒意義,但他需要被所有人記得,這樣他最後一次行為就會變得有意義,這就是所謂的誓約,在你們的眼中已經看不到我的存在,透過這最後一次的滔天大錯,所有人從此都知道我是誰;他感覺,鄭捷是從高處在看自己做這件事。

最後一次律見,黃致豪說,當時並不知道那是最後一次。鄭捷當時告訴他,黃律師你知道嗎?你們來見我的次數,搞不好比我的家人還多;這是第一次,他覺得有人在為他努力、為他戰鬥。黃致豪說,在那當下,我忍不住思考「如果早一點讓鄭捷知道有人願意這樣傾聽、對話,或許那些死傷就不會發生。」

鄭捷,捷運,北捷,殺人

▲案發後,鄭捷父母向眾人下跪道歉。(圖/資料照片)

隨著鄭捷伏法,雖然案件畫下句點,但仍留下一個問題「鄭捷,你為什麼要殺人?」

黃致豪說,對他來說人性本善,有些人會做出駭人聽聞的事,在成長過程的某個環節可能出問題了;如今我們都汲汲營營於自己的生活,難以撥冗去傾聽別人說心底話;如果可以透過多一點的了解設法預防,或許就有機會防止悲劇再發生。

鄭捷,捷運,北捷,殺人

▲鄭捷犯案後,遭警方逮補。(圖/資料照片)

關鍵字: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