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鄭捷案省思/鄭捷跆拳道教練:這會不會是整個社會的共業?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他跟弟弟在古亭跆拳道總館上課,他小時候很瘦,表現平凡;每個星期天早上、每週一次,下課以後會留下來邊玩邊等父母的車子來接…」這是曾經教過犯下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的鄭捷跆拳道教練葛之浩對於被視為「殺人魔」鄭捷的印象。

鄭捷

▲2014年5月21日下午4時許,鄭捷犯下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圖/資料照)

2014年5月21日下午4時許,台北捷運發生開通營運以來最令人感到無法置信且驚恐的殺人事件。鄭捷買了刀、上了車,進行「有計畫的無差別犯罪」,最終導致24人受傷、4人死亡;除了這28名無辜受害者,鄭捷手中的刀也砍傷了台灣社會的神經,讓大眾陷入莫名的恐慌中。

事發後,全部人都在問,平和的台灣社會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而在還沒找出鄭捷犯案真正的背後動機,鄭捷已於2016年5月10日8時47分在台北看守所遭槍決、伏法,結束他23歲的生命。

跆拳道教練葛之浩李鴻典攝

▲凌雲跆拳道館教練葛之浩曾經是鄭捷跆拳道教練。(圖/記者李鴻典攝)

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五年過去了,台灣社會是否已經完全療傷止痛?是否已經找出預防這類事件再度上演的「解方」?還是,只是陷入「不幸事件發生」→「譴責兇嫌」→「負面檢討生長背景」→「受害人跟家屬好可憐」…卻依舊無法找出如何彌平、讓悲傷可以不再發生的循環中?

凌雲跆拳道館教練葛之浩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回憶兒時的鄭捷;葛之浩當時在古亭道館授課,鄭捷跟弟弟固定在每個星期天早上來學跆拳道,「下課後,會留下來邊玩邊等父母的車子來接…中午的陽光從窗戶斜灑進來照耀著這些孩子們的笑容,那是很愉快的一個場景」。

跆拳道教練葛之浩李鴻典攝

▲葛之浩說,兒時的鄭捷就是很一般的孩子。(圖/記者李鴻典攝)

「等父母來了,他跟弟弟拿著鞋子、出門、穿好、下樓。鄭捷其實就是一般的孩子,跟你我一樣:有笑容、會快樂、喜歡玩、有榮譽感,有上進心…」葛之浩回憶道。

對照著有一種說法是,鄭捷從小學習跆拳道是為了替殺人做準備,葛之浩對於這樣的說法感到十分無奈。「我覺得是不太可能,因為,如果他有這個想法,其實當時還小嘛!多少一定會有一些、透露一些跡象,但是當時是完全看不出來。」他認為,鄭捷不是天生就想要殺人的,「一個人如果每天快樂的享受著他的生活又怎麼會上街隨機的殺人呢?」

7歲學跆拳道!鄭捷擁黑帶2段高手

▲7歲學跆拳道!鄭捷是黑帶2段高手。(圖/資料照)

葛之浩在鄭捷行凶後不久,曾有感而發地在臉書撰文寫下「如果說每個孩子都是這個世界的天使,那麼他無疑就是個天使;是他的家庭造就了他,是這個社會造就了這個家庭,是我們的制度造就了這個社會……無巧不巧,參與制伏他的勇者之一是我曾經的教練,一個曾經沐浴過我,一個曾經與我共浸汗水。百感交集,五味雜陳……」

葛之浩說,當時在電視上看到有一個人去丟書報架,「我覺得那個人太勇敢了」,後來才發現,原來那個人就是他國中時期的教練,「那再後面一點發現,原來鄭捷是我教過的學生的時候,其實是很百感交集的,這算很巧合吧!當下是很難接受這樣的狀況」。

冒死砸垃圾桶、傘追打 勇伯、雨傘哥曝光!

▲當時有許多熱心民眾協助制伏行凶後的鄭捷。(圖/資料照)

看到自己的教練制伏自己曾教過的學生,這讓葛之浩努力去思索,「是怎麼樣的家庭製造了這樣的孩子?是怎麼樣的社會製造了這樣的父母?這樣關心自己名聲與金錢更甚於自己子女的父母?又是怎麼樣的制度造就了我們身處的社會?

他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承受過鄭捷所承受過的;只是也許我們所承受的比較輕微,只是也許我們的天性個性比較能夠承受,只是也許我們的父母、周遭的人的個性以致我們承受的不那麼重。」

跆拳道教練葛之浩李鴻典攝

▲葛之浩認為,其實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承受過鄭捷所承受過的。(圖/記者李鴻典攝)

葛之浩當年還說「會不會這是整個社會的共業?也許我們都是鄭捷的父母,也許我們都是鄭捷。

五年過去了,現在的想法有改變嗎?葛之浩坦言,就在鄭捷殺人事件發生後的兩年,在2016年3月28日卻又發生了小燈泡遭無端殺害的事件,感覺讓社會陷入整體情緒緊繃狀態…但他也說,現在台灣社會變得比較願意用各種不同的層面來討論、理解這些不幸的事情,他認為這算是好的改變,「因為如果我們不去探究發生這些事情背後更深層的原因,似乎很難預防類似的事件再度上演」。

跆拳道教練葛之浩李鴻典攝

▲凌雲跆拳道館教練葛之浩。(圖/記者李鴻典攝)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