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鄭捷案省思/希望就在雲後面 修復式司法有溫度感人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鄭捷無差別殺人案已經五年,也槍決伏法。加害人與往生的被害人,已經到另一個世界,但活著的人,該怎麼繼續生活。這個問題,國家司法注意到了。【修復式司法】從民國99年開始進行到現在,改變過往關注的焦點都在【懲罰或報復】,而是改以療癒創傷、恢復平衡、復原破裂關係為重點,賦予「司法」新的意義,顧慮加害與被害雙方的感受與重生,讓彼此得到幸福。也就是在尋求真相、道歉、負責與復原中,伸張正義。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鄭捷已經伏法,留下還活著的人忘掉仇恨與重新出發的省思。(圖/三立新聞資料照)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強調,犯錯要受懲罰與被害人的立場是一致的。(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不死不能解決問題 死更不能解決問題

換個立場,從加害人角度,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王赦律師激動的說:【一個民主法治國家要靠殺人,才可以撫慰人心,才可以保障我們的安全,這個太荒謬了,我沒有聽過…】。對照真實台灣社會來說,現行階段不可能沒有死刑。但似乎是一個情緒出口。廢死聯盟正在努力,期待台灣是一個沒有死刑的國家,執行長林欣怡強調,犯錯一定要有懲罰,這點與其他人一致。只是以更宏觀的視角,創造在犯罪發生之前的社會安全無虞,與冤獄搶救,但如果【好像政府對被害人說,我已經給你死刑了,你還要怎樣, 討論到此,這是不夠的】。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強調,有錯該罰,當鐵證不如山,冤獄一定要搶救。(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不當永遠的被害人 希望就在雲的後面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完結篇中,在王赦律師主持的修復式司法會面上,宋喬安對李曉明父母說:「我腦子的聲音分成兩種一半希望你們都永遠走不出陰影一半卻又不停說服自己,你們也是受害者…. 原諒與懲罰之間好難抉擇…可是天彥是樂觀開朗的…天彥總是在我很累時…跟我說…媽咪…希望就在…雲後面…我也想把這句話送給你們……」,失去愛子的宋喬安,終於領悟,不當永遠的被害人,要走出陰霾。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鄭捷已經伏法,留下還活著的人忘掉仇恨與重新出發的省思。(圖/三立新聞資料照)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弟弟遭人砍死的小惠姐說,到現在想起那一天依然悲痛,但日子一定要向前,此生以「馨生人」志工幫助一樣傷痛的被害人。(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修復式司法有溫度 在尋求道歉復原中伸張正義

雖然雙方某種程度獲得救贖是戲劇,但在修復式司法案例上,的確有兒子被殺的母親與殺人犯的母親擁抱痛哭,兩位傷心媽媽和解的場面真實上演。國內司法變得更有溫度,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說,國內從民國99年6月試行修復式司法。107年10月推動實施計畫,到2019年3月總共收案1991件。相對從前以刑罰為中心的傳統刑法制度,修復式司法關注的重點不在懲罰或報復,而是國家如何在犯罪發生之後,療癒創傷、恢復平衡、復原破裂的關係,賦予「司法」一種新的意涵,也就是在尋求真相、道歉、撫慰、負責與復原中讓正義伸張。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說,「修復式司法」不再以傳統刑法制度為主,著重在加害與被害雙方,內心的救贖與重生。(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幸福不在不知名遠方 而在能感覺到的人身旁

【當所愛遠逝】這本書曾經這樣描述悲傷,其實悲傷難過的情懷,是邁向復原的必經過程,只有讓自己體驗哀傷,你才有機會超越哀傷。但【這不是否認哀傷,而是用超越的心態,將「失」整合進生命裡】,使自己能獲得更深刻的心靈成長重生。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法務部保護司司長黃玉垣說,「修復式司法」賦予「司法」新意涵,在尋求真相、道歉、撫慰、負責與復原中讓正義伸張。(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三立新聞網+記者林宥村攝影

▲弟弟遭人砍死的小惠姐說,悲痛依然在,但她不會讓自己一直處在那種負面情緒,「該讓陽光進來生命了」。(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小惠姐回憶弟弟,哽咽喜悅交雜,她說嚴肅複雜的死刑或不死刑,她不懂,也無力改變。只知道,人死不能復生,只能深藏思念與幫助人好好生活。以日本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的話當結語,【幸福不在不知名的遠方,而在能感覺到的人身旁……】。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