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鄭捷案省思/替鄭家「代言」挨轟 卻沒人比林國春更合適!

  • A-
  • A
  • A+

記者林恩如/台北報導

「你兒子犯了不可原諒的一個大錯!做為他的爸爸媽媽,你們一定要出來道歉。」接到鄭捷父親打到服務處的電話,林國春不客氣地直接告訴對方。林國春有些憤怒地表示,在案子發生後,鄭捷的父母一直不敢出來面對,他們是在頭七(鄭捷捷運隨機殺人案)的那個時候出來,「他的爸爸媽媽重頭到尾就是一個鴕鳥心態,不敢面對」。

回顧這段對話的時空,已是5年前…。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再度勾起國人共同的創傷,一段在2014年發生的「鄭捷捷運隨機殺人案」。當初替殺人案兇嫌鄭捷爸媽,發表道歉聲明的新北市議員林國春,回憶當時情況,坦言自己猶豫了許久,但他認為,若放任事件在傷痛絕望中自生自滅,對社會無益,只希望別讓類似事件再發生。

那為什麼肯替鄭捷的父母代讀「聲明」?林國春說,自己當下真的考慮了很久,因為他認為,鄭捷父親有義務有責任要向社會大眾說明,最後讓他下決定的關鍵,是覺得如果放任事件在傷心、絕望中自生自滅,對社會無益;代讀道歉聲明,服務處也因此受到大量民眾致電痛批,林國春坦言當時壓力不小。

「我知道如何把事情傷害降到最低...」,林國春說,如果當時我不幫他(鄭捷父親),後續會怎樣?他就無法面對、接受、處理,站在我們的道德勇氣來說,幸好他有打來,我不幫這個忙,他可能就不會出來。林國春說,良心和專業才是解決問題的重點,任何人都可以對我提出批評,但他沒有辦法提出有效的解決對策,「如果因大家會霸凌我,我就不做就設想很多,問題會變好嗎?」

林國春表示,「照理說被害人應該是要霸凌我最嚴重,那為什麼他們要找我?」因為我們和社會局、衛生局、法治單位等協助這些後續問題,其實被害家屬滿感謝我們的,覺得我們有勇氣協助加害者家屬,「我幫助加害人家屬,希望可以解決事情」。

▲新北市議員林國春(圖/記者林恩如攝)

相隔5年,記者再次來到案發現場周遭,當我們踏進林國春議員位在江子翠捷運站附近的服務處,裡頭除了有服務處的工作人員,還有幾個附近鄰居聚集在此閒聊。在我們表明來意後,其中,有一名和鄭捷同社區的鄰居想到當時情況,面帶驚恐、激動地和我們說,「那時候看到好多的救護車,好多的傷患跟死者被抬上來...」。

「鄭捷捷運隨機殺人案」發生於2014年,5月21日下午4點21分左右,當時鄭捷手持刀械搭上捷運,在台北捷運板南線龍山寺站開往江子翠站列車上,亮出手中刀械,隨機砍殺身旁乘客,總共造成4死24傷,這也是台北捷運營運以來第一件列車隨機殺人事件,當時震驚社會,許多人的心中更因此烙下無法抹滅的傷痛。儘管鄭捷早被處決,但無論過了多久,民眾仍是人心惶惶,林國春直言,「因為犯罪是一種模仿」,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希望「不要再有第二個鄭捷出現」。

▲林國春站在服務處,接受民眾詢問問題。(圖/記者林恩如攝)

追蹤三立新聞網 :
日皇德仁今登基 安倍帶頭三呼「萬歲!」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