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空蕩「39號病房」誰半夜按呼叫鈴? 護理站「七月怪談」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農曆7月民間傳聞多,真假摻雜、繪聲繪影占大多數,許多人也喜歡把靈異傳聞當趣聞聽。臨床經驗超過廿年的資深護理師阿信(化名)跟我們分享一件18年前發生在病房護理站的「怪事」,無獨有偶,類似的事件其實在別的醫院發生過。當然讀者也可以從科學的角度解釋之。

▲18年前的空蕩病房,誰在半夜按護士鈴?至今仍是個謎。(圖/護理師阿信提供)

◆以下是護理師阿信的自述:

民國90年的農曆7月,我幾乎都是上大夜班,我記得那時候病房常常滿床,我那層樓病房分為A、B區,B區有一間「39號房」有時候怪怪的,不是說它設備不好,它其實是一間高級的單人房,只不過發生了奇怪的事。

某一天大夜班,我負責B區,大約到了凌晨1點多的發藥時間,病人多半已進入夢鄉,但該顧的點滴、該換的藥我們還是要照做。我從31號房開始發藥,發到38號的時候,聽到39的護士鈴響起,然而該病房當天其實是空房。我一開始沒多想,還是按照SOP先跑到護理站回覆:「請問有甚麼事?」(很直接的反應)當我回到走廊查看紀錄單,確認39床顯示為「空」,我就把呼叫鈴給取消,不管它繼續發藥,發到40、41,再到42的時候,鈴聲又來了,依舊是那優美的音樂聲,其實我從走廊看過去就可以知道是哪一床按的鈴,「又是39」,於是我又跑回護理站把它按掉。

▲病房內的護士鈴。(圖/護理師阿信提供)

我開始覺得有點狐疑,大半夜是誰這樣一直打擾我,我藥才發到一半,大夜班護理師1人要照顧30幾個病人,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當下是生氣的成分多於恐懼。所以我直接跑到39號房,把門打開,然後打開燈、環顧四周,卻沒發現任何人影,就是一間普通不過、重新消毒並鋪好床的空病房。當時我覺得很生氣,「已經半夜兩點多了,還這樣鬧事」。

我故意讓門開著,同時打開空調和全部的燈,回到走廊,嘴裡碎念「不要鬧我,我現在很忙」,並走回40號房繼續發藥,直到42、43、45全部發完之後,我一如往常回到護理站寫紀錄,屁股一坐下,鈴聲又響了!此時我從護理站就可以看到39號房,「他」竟在我眼皮下第三度按鈴,我真的怒了,心想誰那麼無聊,半夜對護理師惡作劇,於是衝到39號房把護士鈴旋開、拔掉,收在護理站,還說了一句「看你等一下怎麼按」。

藥雖然發完了,但很多事情沒做,晚點要為病人清晨5點的手術做準備,我一心急著完成紀錄。沒想到,那段優美的旋律又出現了,已經是第四次,我開始發毛,從憤怒轉為恐懼,趕緊打分機到A區給一位大我兩屆的學姐,告訴她39明明是空床,可是鈴竟然一直響,學姐淡定回我:那就是壞掉了,請工務課來修理。我說我知道,可是鈴已經拔掉了還在響,學姐竟說:那我就不知道了喔(聲音有點顫抖)。

掛電話後我打到工務課反映護士鈴故障,但對方表明當下正在急診室處理電燈和漏水的問題,我只能等待,要求他儘快來看看。廿分鐘後,工務課人員來檢查,把護士鈴收走,說:應該是線路有點問題吧!很少發生這情形,再觀察看看,再響就打電話來。奇怪的是,工務課同事在的那廿多分鐘都沒事情,我要求他留在護理站陪我一下,他說不行,很多單位都在等他處理事情。

平安無事到了凌晨4點半,護理紀錄都寫完了,我在護理站整理點滴、備藥、灌腸的東西,音樂聲又來了,第五次響起,我又氣又怕,想到等一下5點要開始忙,還沒能喘口氣,還要擔心39床一連串不明原因的呼喚鈴。我鼓起勇氣衝到39床罵了三字經:「XXX!不要開玩笑!別人在忙你在幹啥?」結果後來就沒再響了。

隔天我放假,再隔一天我回到工作崗位,同事交班提到39床已經有病人了,可是護士鈴被工務課拿去修理還沒歸還,但前一晚音樂聲依然出現,同事上前詢問,病人卻說他沒有按,讓同事們覺得背脊發涼。有了前一晚的經驗,我交代同事以後遇到去罵一罵就沒事了。之後也沒再聽說39床的呼叫鈴亂響,大夜班的護理人員鬆了一口氣。

直到一個多月後的某一天晚上,正巧又是我值大夜班,空蕩的39床「有人」又按下呼叫鈴,悠揚的鈴聲縈繞護理站,聽起來格外詭異。我走到房門口對著空氣發飆,又沒事了。事情就此不了了之,後來我也離職了,也許真的只是線路出問題吧,或者,真的「有人」想呼叫我們護理師,希望有人陪伴、說點話也好,我在想,「他們」會不會其實也很害怕、很孤單…

其實,這間39號病房,後來某位資深藝人(當年很紅,在此不方便透露姓名)也曾因為高血壓入住,我確切記得他曾對我說:「我感覺這個病床怪怪的,我明明是很好睡的人,可是一躺上來就覺得被干擾到睡不著。」他住單人病房,結果我發現他每晚睡在陪客床,於是我問他:「你怕鬼嗎?」這名資深藝人竟然回我:「沒有人長得比許效舜更像鬼!」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