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植物獵人洪信介: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裡了

中央社
  • A-
  • A
  • A+

植物獵人洪信介因一支影片爆紅,熱愛採集植物的他,其實只有國中畢業,只會講簡單的英文單字,卻因為喜歡,對植物的英文學名倒背如流。雖然洪信介不是植物學家,但是他發現的新物種,已成為許多研究或保育的關鍵。

台灣,洪信介,港警,獵人,植物

▲位在屏東縣高樹鄉的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總共由17座溫室組成,蒐藏3萬多種植物,對於在這裡任職2年的研究助理洪信介而言,這並不只是一份工作,也是他漂泊一生,終於找到的安身之處。(圖/中央社)

位在屏東縣高樹鄉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總共由17座溫室組成,蒐藏3萬多種植物,對於在這裡任職2年的研究助理洪信介而言,這並不只是一份工作,也是他漂泊一生,終於找到的安身之處。

不愛念課內書的植物獵人

「我小時候很調皮,不愛讀書,有事沒事就往野外跑,去採花採草、打打鳥蛋。我那時常常採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植物回家種。現在想想,那是喜歡上植物採集的起點吧!」南投草屯出生,在桃園大園成長的洪信介,天性本就浪漫,加上因為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在父母寵愛下,他活潑愛搗蛋,即便在家中也是爬上爬下,家人雖然想管但是管不住,索性就隨他去了。

不過,洪信介不是不愛念書,他只是不愛念學校要他念的書。其實,除了在荒郊野外採集植物,書店、圖書館在他成長的軌跡中,占有很大的份量。「採集的植物越來越多,我就會想要知道我採的是什麼東西,那時候還沒有網路,我就去書店或圖書館翻植物圖鑑,用這種方式一步一步的學習更多植物的知識。」

買植物圖鑑與參考書集,成為了年輕時的洪信介最大的樂趣之一,而越學越多,他也越花了更多的時間投入採集。隨著時間流逝,家中採集的植物越來越多,為了好好照顧這些寶貝,洪信介索性自己土法煉鋼蓋了一間溫室,「最多的時候,裡面大概有1000多種不同的植物,搞不好比很多老師或單位蒐藏的還多。」

因為蘭花開始被認識

洪信介採集植物的軌跡,逐漸延伸到杳無人跡的深山樹林,「那時候蘭花有市場,加上當時也沒有什麼保育觀念,我就去採蘭花拿去賣。」

皮膚黝黑的洪信介回憶,賣蘭花的第一筆收入,他買下了一輛全新的摩托車,開啟了他對蘭花的迷戀,採集時總是帶著相機,捕捉蘭花的倩影,之後分享給網路上的同好,這個沒有受過學院訓練的植物獵人,曾因發現鮮為人知的細花絨蘭,知名度慢慢在台灣植物採集界傳開。

不過,為了做他喜歡的事(植物採集),洪信介必須以四處打零工的方式養活自己,舉凡土木工程、水電、景觀造景、開墾、耕作,幾乎所有可以想到的勞力工作他都做過了,「我喜歡自由,穩定的生活不適合我,有錢就去採集,沒錢就去打工,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只不過在2年前在索羅門群島遇到保種中心執行長李家維之後,他的人生有了180度的轉變。

當植物獵人碰上植物學家

台灣,洪信介,港警,獵人,植物

▲洪信介在索羅門群島上的懸崖峭壁,展現了非凡的攀爬身手,4、5層樓高的樹,他也能輕鬆地高來高去,連當地年輕小夥子都大為驚嘆。(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提供)(圖/中央社)

2014年,保種中心的團隊與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共同執行為期5年的「索羅門群島資源植物調查暨植物誌編纂計畫」,洪信介經由朋友介紹,於2017年時加入了這個團隊。

「找他來工作,當然是看上他的體格,難不成是看他長得漂亮嗎?」談起與洪信介的緣分,李家維用了這句看似玩笑的話開場。

但其實李家維所言不假,洪信介在索羅門群島上的懸崖峭壁,展現了非凡的攀爬身手,4、5層樓高的樹,他也能輕鬆地高來高去,連當地年輕小夥子都大為驚嘆,更不用說洪信介還具備了豐富的植物知識,因此在那一趟任務結束後,李家維正式向洪信介提出邀約,希望能延攬這個奇人到保種中心工作。

「我當然有猶豫,但是我想到當時已經44歲了,應該要定下來,不能再這麼任性,我媽媽也勸我要好好把握難得的機會。」畢竟是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又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沒多久洪信介就到保種中心報到了。

在保種的日子,他迎來了人生許多的第一次。2018年時,有國外媒體想要採訪台灣的特殊人物,當時李家維「內舉不避親」,將洪信介推薦給對方。沒想到這支影片上線後,全球超過千萬人次點閱,引起熱烈的迴響。

「我繼續做我該做的事。」洪信介對「爆紅」沒有太多的焦慮,他說,如果大家因為認識了他,理解植物保育的重要性,知道台灣有一群人在做這樣的事,倒也不是壞事。

將全部的人生獻給植物

洪信介很會採集、很會照顧植物、很會蒐集與整理資料,但是他有一件事情非常不拿手,那就是英文。

洪信介的英文是在念夜校的時候才開始學的,他掐指一算,不過也就3、4年前的事情而已。而且,他當時唸英文只是為了應付考試,「每次考試背10幾個單字,總是會中幾個。」他笑著說。

但是在保種中心工作,不可能不接觸英文,所以每次保種中心接待外籍團隊或研究者時,面對對方提出的問題,洪信介大多都只能透過其他成員協助翻譯,偶爾擠出Yes、I collect、Big、Special或Flower等單字,大多都不是完整的句子,但他總是竭盡所能的用他會講的字眼,回應對方。

洪信介雖然無法日常對話,但是對於植物的英文學名,卻是到倒背如流,每次在查資料的時候他總是能迅速的從英文學名中判斷出植物的種類,他說,這一切都歸功於以前養成閱讀植物圖鑑的習慣。「當時也不知道那些英文是什麼意思,但是寫在圖鑑上,看著看著就記起來了。」

今年開始,洪信介除了獵人之外他多了一個新身分,作家,與幾位朋友合著的植物圖鑑中,他負責撰寫書中700多種蕨類的資訊,雖然挑戰很大,他也成了另一個傳遞植物知識的人。

但不管身分再多重,洪信介知道,只要他還能動,他就會一次一次的奔向人跡罕至的高山與叢林,然後實踐他的應有的使命。「我喜歡的、珍藏的東西、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裡了。」他說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安安大明星】公主戴愛玲來了!超猛現場演唱你能不聽嗎?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