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影像描述古崗村史 董振良完成新作井

中央社
  • A-
  • A
  • A+

金門導演董振良繼2年前返鄉拍攝「雨夜花-寫給爸爸媽媽的一封信」後,最近剪輯20年來拍攝的故鄉古崗影片,完成新作「井」。離鄉背「井」多年的他,要以「井」記錄古崗村史。

金門,導演,董振良,井,影像

▲金門導演董振良繼2年前返鄉拍攝「雨夜花-寫給爸爸媽媽的一封信」後,最近剪輯20年來拍攝的故鄉古崗影片,完成新作「井」,記錄古崗村史。(圖/中央社)

「雨夜花」去年結束放映後,董振良表示,要告別金門,不再拍攝與故鄉有關的影片,但沉寂2年後,他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故鄉和親情永遠無法割捨,當年告別家鄉金門,只是暫時離開金門的創作,好讓自己糾結的心沉澱下來。

靜下心後,董振良才發現還有好多好多未完成的家鄉創作,等著他完成。「井」就是其中一部。

董振良說,井在昔日金門島上,是每個村落必備的生命之源,古崗村皆然;他透過「井」的意象陳述古崗人和董家村密不可分的關係,這是每一個和他一樣離鄉背「井」的古崗人,以及還留在古崗的年長者,共同的經驗與記憶。

他說,多數人不知道「井」在過去是對每一個人有多麼的重要,一如現在很多古崗人也不知道以前的古崗村曾經駐紮過陸軍、海軍、空軍和兩棲蛙人部隊等;現在大家知道的古崗,似乎只有翟山坑道了。

董振良以一貫的獨立方式製片,這一回也沒向任何公部門或民間團體爭取補助,只在自己臉書上尋求認同者的捐助,共獲得新台幣6.7萬元的贊助,完成123分鐘長的「井」:董振良的影像村史-古崗。

有「影壇孤鳥」之稱的董振良堅持用克難的方式,一步步完夢想創作。特別的是,正當他為片中配樂傷腦時,屋外傳來了陣陣陶笛聲。他探頭一看,原來是女孩許慧娟和朋友爬山,路過他在新北市新店山區的「導演的夢工寮」。

董振良請許慧娟幫忙吹奏一曲「驪歌」,後來就用在影片裡。女孩婉拒酬勞,回說就當做是贊助,讓他揪甘心。

至於「井」公開放映時間,董振良說,2004年執導的「金門子婿燈-董天補老師傅ㄟ絕招」紀錄片,金門縣文化局有意放映50分鐘的導演版;他在等待時機,看能否爭取「子婿燈」和「井」搭配放映。

金門,導演,董振良,井,影像

▲金門導演董振良17日表示,他最近剪輯20年來拍攝的故鄉古崗影片,完成新作「井」,要以「井」記錄古崗村史。圖為民眾巡禮古崗聚落。(圖/中央社)

金門,導演,董振良,井,影像

▲金門導演董振良創作不輟,最近剪輯20年來拍攝的故鄉古崗影片,完成新作「井」,用影像記錄古崗村史。(圖/中央社)

 

追蹤三立新聞網 :
【我不懂,你明白】中秋起義風雲變色!郭不選韓勝券在握!?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