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失控的直播主⋯縱橫在失控的高雄市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徐堃硯

日前高雄市的直播主之亂,連續打砸三天後氣焰更加囂張,中央單位無論是刑事警察局長、警政署長甚至內政部長都繃緊神經,抵達高雄瞭解情勢並提供支援,然而,退休的媒體記者高源流卻發文不以為然,認為這些聚眾鬥毆看在刑事局長或警政署長的法眼下,不過是區區小案,以他過去多年媒體新聞的角度,針貶中央官員南下進駐高雄是一場治安秀,「外行充內行兼另有所圖」,這樣的論點恰好凸顯媒體新時代落差,過去的媒體不會面對「直播時代」群聚效應,更欠缺「網路口碑」以及「網路地盤」爭奪的關鍵觀察,以致完全判讀錯誤。

高雄治安亮紅燈 署長震怒!刑事局長南下坐鎮

▲ 作者分析,直播主的暴力行為在網路口碑催化下傷害更大(圖/翻攝自新聞圖)

1982年政治學家威爾遜(James Q. Wilson)及和犯罪心理學家凱林(George L. Killing)提出「破窗效應」理論,受到近代治安治理極高的重視,日本警察廳出版的警察白書更曾經直指台灣警政是破窗理論的具體實踐者,此種強調一開始的失序行為如果被忽略,有如一個區域的窗戶玻璃被打破,都無人處理,會被認為無政府,進而造成該區域更多的玻璃被打破,結果演變成治安失控的場面,成為近年各國警政積極注意防範的策略之一,事實上,破窗理論甚至在新聞傳播領域也受到應用廣泛,因為很多現象都可以用它來解釋,高雄的直播主大亂鬥更是引起傳統黑幫與直播利益組織鬥毆的開端。

直播主的大亂鬥,從「網路口碑」的糾眾互相攻擊,演變成兩派人馬的糾眾鬥毆,已經不只是臨時起意的聚眾鬥毆,雙方互相糾眾攻擊,從原本的網路商業競爭,引起誰的產品賣得好,引發別人眼紅,不斷運用自己的小弟,糾眾攻擊「網路口碑」,演變到實質地盤的叫囂、鬥毆,但在網路直播主的號召下,不清楚對方會有有多少人參與鬥毆,也不清楚自己會有多少人參與回擊,每個小團體,就像是接獲攻擊命令的核潛艦,卻無法受到有效控制,因為,這與過去支撐幫派組織的維護「義氣」已經完全不同,直播主將有比幫派的大哥更能提供穩定優渥的圍事利益的能力,圍事者也不必再冒極大的風險鞏固特種行業或毒品利益,沒事時在鍵盤後方,利用霸凌製造直播主的庶民口碑,攻擊對方的「網路口碑」,不同的是,直播主如果有黑道勢力,到了巨大利益的「網路地盤」爭奪時,一大群人前往實體倉庫砸店、開槍、鬥毆,就算被警方逮捕,也不過極少數動手的人,破壞的費用有人處理,聚眾鬥毆罰金有人處裡,以致暴力囂張氣焰一如亞馬遜雨林的大火,一發不可收拾,豈容小覷?

網路直播拍賣,不但省下店面租金,更可規避許多行業檢查,貨品來源與交易金額均有不透明性,牽涉的巨大利益,更引起直播新勢力與傳統黑幫轉型的網路地盤的廝殺,一次比一次更大的挑釁,猶如該地區的破窗一破再破,出身高雄市局長的警政署長,調度南打警力支援的刑事局長,親自督軍為職責所在,主管治安的內政部長、次長南下視察動盪不安的火源,尋求整體治理方案更具有阻擋高雄直播主大亂鬥波及全國各地的使命。
網路直播世代已經具體影響台灣治安,當前治安環境,猶如過去一部電影拍攝完成,要通過院線上映進行傳播;然而隨著技術的革新與進步,原有的電影院傳播渠道被打破,從電視時代、DVD時代進步到網際網路等傳輸渠道,幫派也不再只是販賣黃牛票,而是大舉轉型崁入直播網路商機,引爆的連續衝突,驚動中央官員南下瞭解與坐鎮,絕非治安秀,更是嚇阻「直播大亂鬥破窗效應」的具體行動,一如近日某記者的臉書深具遠見的三策略,一、追槍追人。二、臨檢站崗。三、查稅制暴。這些都需要中央到地方一起合作,防堵台灣網路直播大亂鬥一如亞馬遜雨林大火般地蔓延的重要時刻。

韓國瑜,喝酒,兩岸小組會議,直播 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高市府提供

▲ 作者認為,直播犯罪已經新的犯罪熱點,中央有必要協同地方處理(示意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資料照)

再次回顧直播主大亂鬥,在案發初期未能立即追槍追人,其後又不顧警察臨檢站崗,開車砸店,某知名報社連續十篇專題報導,已經具體說明了直播大亂鬥嚴重影響台灣民眾對於幫派勢力擴張之憂心,絕非如退休記者觀點,只以重大刑案的級別來判斷治安事件即可,直播新世代已經引起黑幫大亂鬥,我們全力支持中央主動介入支援,制止幫派爭奪「網路地盤」。

《作者簡介》:徐堃硯,私立大學助理教授,研究領域,犯罪學、網路傳播、公共關係學、兩岸暨國際關係。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