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好好說話」很難?《花椒之味》導演麥曦茵爆哭曝人性

  • A-
  • A
  • A+

記者許晶晶/台北報導【 11/12 10:01 發稿 | 12:08 更新:新增影音 】

「我們對話總用錯情緒標點,門面話已很熟練,還學不會好好聊天,這樣一直爭吵平行走到終點,回頭時忽然發現,錯過的不止是時間,有什麼,好好說。」―花椒之味主題曲《好好說》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電影花椒之味主題曲《好好說》由鄭秀文唱出人的心理糾結。(圖/華映影業提供)

看鄭秀文唱這首歌,再咀嚼著《花椒之味》這部改編自張小嫻書信體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劇中情節,像是經過一場洗禮,許多畫面和對白在內心不斷翻騰和反思。人在「長大」的過程經由一次次社交場合,學會盡量在什麼時間說什麼話,既不傷人還能博得好感,然而面對最親近的人卻又是完全不同的態度,絲毫不保留,用最赤裸、苛刻的語言相待,理所當然「認為」對方會接受,也「應該」會理解一切的背後都是出自於關心和愛。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百分之百知道對方的想法和感受,即使朝夕相處。(圖/華映影業提供)

卻忽略,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百分之百知道對方的想法和感受,即使朝夕相處。於是,話語便的尖銳,明明想表達的是關心和愛,說出口卻是完全相反,到最後終於不願意再開口對話。所以鄭秀文飾演的如樹才會說了那句:「好好說吧,趁還有機會。」

錄製《晶彩大人物》節目的過程中,得幸和導演麥曦茵暢談,被譽為繼許鞍華導演之後刻劃人性最細膩的女性導演,編劇出身的麥導大方分享她的內心世界。好比賴雅妍飾演的如枝、好比劉瑞琪飾演的媽媽,當如枝生氣反駁媽媽:「我沒有把它當工作,我把它當事業」之前,其實媽媽想說的是:「我沒有想過你會認真把它當工作耶,我已經覺得妳做得很好了」但就是因為她還沒有說完「其實我已經覺得妳做得很好」這句話,如枝已經被激怒聽不到也不願意去聽,她只聽到「工作」就先入為主覺得媽媽在否定她,但事實上其實媽媽後面那一句話是認同她的,但她聽不見了。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人總是習慣話只說三分,理所當然認為剩下的七分對方心裡應該都懂。(圖/華映影業提供)

麥導進一步分享她寫劇本、拍這部片、自己剪輯時的狀況,「到電影製作的後期,我打給我一個這電影行業裡面的前輩、一個哥哥,我說哥你來幫我看一下我的電影,因為我感覺有點需要你給我意見,然後他就說:『我看過啦,我看過一遍啦,你不記得嗎?』我說我記得啊,他就說:『其實有一句對白你自己寫了、你自己拍了、但是你沒有聽到耶』我說為什麼?他就說:『你記得嗎?就是在那個如枝在反駁媽媽的時候,你自己寫的,你忘了嗎?』然後我就爆哭!你知道爆哭為什麼嗎?因為我記得我所有對白嘛,因為那句對白是,其實是角色沒有聽到的:『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然後我就爆哭!因為在整個過程當中,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這句話!」

晶彩大人物 《花椒之味》導演麥曦茵

▼▲導演麥曦茵自己坦承自己也是說話「很節省」的人,「我覺得我在生活上有很多時候,說話都沒有好好的傳遞到,或是我會怕麻煩,或是我會節省,我就不說」但真的要珍惜「趁還有機會好好說」。(圖/華映影業提供)

晶彩大人物 《花椒之味》導演麥曦茵

但事實上是整個劇組包括劉瑞祺在拍戲現場其實一直不斷對麥曦茵說,你做得很好!拍得很好!導的很好!「這句話我們跟你傳遞了很多(遍),但是其實你根本沒有聽到」劉瑞祺這麼說更激起麥曦茵某種雞皮疙瘩,就是「你寫的角色,莫名其妙的你在重複一些角色的經歷,我覺得是有時候電影跟人生可能是抽離的、或是分開的,但是也有一些東西是交疊,有一些精神跟元素是在裏頭的」。

晶彩大人物 《花椒之味》導演麥曦茵

▲說話好像不難,但好好說話很難,不管是跟情人或家人,原本關心好意卻因為沒好好表達,反而把人推得更遠了。(圖/華映影業提供)

說話好像不難,但好好說話很難,不管是跟情人或家人,原本關心好意卻因為沒好好表達,反而把人推得更遠了,傳統家庭裡的「老爸」「老媽」不就是這樣經典的存在嗎?在社會生活中,我們好像都有一種經驗積累而成的默認準則,話只說三分,剩下的七分對方心裡應該都懂。而我們總是將缺點、自私、和難聽的話,都一覽無餘的展示在最親近的人面前,導致我們和親近的人總是不能好好說話。電影中的如樹一直不願意好好坐下和爸爸說話,等到爸爸過世,很多想說的話再也沒有對象說了。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電影裡鄭秀文和劉德華的那段對話更是赤裸裸點出「說話表達」和「內心真實」的落差。

「我想跟你結婚。」

「我『可以』跟你結婚。」

就結局來看是一樣的,但對於感受來說卻是大不相同。為什麼你一定要糾結「想」和「可以」,而忽略了「一起」呢?作為女性我很懂對這兩個詞的糾結。「想」代表你發自內心的願意,然而「可以」卻似乎夾雜了無奈、沒那麼甘願,感覺不是發自內心的願意、感覺是在「將就」。當然,會糾結於字詞正是因為自己真正在乎這個人,我想成為那個堅定不移的選擇,是被寵著的、被在乎的,在對方心裡有一定位置的!然而,強加的壓力和有色濾鏡恰恰總是適得其反。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為什麼你一定要糾結「想」和「可以」,而忽略了「一起」呢?(圖/華映影業提供)

我們總希望別人會講出自己想聽的話,然而,遇上「你懂我、我懂你」難如登天!對於愈親近的人,我們通常都更加嚴苛,正因為期望更大,所以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要懂,理所當然地以為該被理解,在情緒的推波遮蔽下,我們很難看清初心,在沉溺於自己的委屈時,我們實在無力跳開情緒多看別人一眼。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麥曦茵進一步闡述:「我們把話單純的理解為字面的意思,就是你可以,但是『可以』也可以翻譯成兩個不同的意思」。(圖/華映影業提供)

「我們把話單純的理解為字面的意思,就是你可以,但是『可以』也可以翻譯成兩個不同的意思」麥曦茵進一步闡述,像華仔派的就會理解「可以」為「I can do it」,但是鄭秀文派的就會說「You are just OK with it」那感覺就差很多了,幾乎是完全不同的意義,但是其實搞不好他的想法只是很單純「我已經是想要了啊」我是I can do it for you,為了你,I can do it for you我可以為你做這些事情,我能夠為你做這些事情,但是後面那句「for you」沒有講出來,然後就是錯過跟惋惜。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麥曦茵自己坦承自己也是說話「很節省」的人,「我覺得我在生活上有很多時候,說話都沒有好好的傳遞到,或是我會怕麻煩,或是我會節省,我就不說」但真的要珍惜「趁還有機會好好說」。《花椒之味》其實也特別想要表達人跟人之間很多話,最好不要隱藏、不要保留,把它好好說完。

花椒之味 劇照 華映電影公司提供

▼▲《花椒之味》其實也特別想要表達人跟人之間很多話,最好不要隱藏、不要保留,把它好好說完。(圖/華映影業提供)

晶彩大人物 《花椒之味》導演麥曦茵 香港導演 金句

▼【晶彩大人物】(影片來自YouTube-三立新聞網頻道,若遭移除請見諒)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