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音樂會「安可」從什麼時候開始?魅力又何在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MUZIK

回首第一次參加音樂會時,看著演奏會畢,偌大的音樂廳內轟雷巨響的掌聲,不少觀眾起立鼓掌致以演奏家,此起彼落的呼聲,像是另一場由觀眾組成的演出。接著演奏家在數次謝幕後,進入接下來的獨家「無菜單」演奏時間。短曲的靜謐與精彩似乎是整場音樂會中,台上與台下最熱烈互動的時間,並且這中間似乎隱含著某種莫名的默契,安可曲的段落也並非現身在每場音樂會之中,究竟這個令人振奮的片刻是從何而來?又該如何呼喚它卻不至於失禮呢?

Q:為什麼會有安可曲?

:被演奏家精采的演出鼓動,而有請表演者們再次演奏、或再來一首的渴望,是古今中外皆有的心情,例如白居易在《琵琶行》中一句「莫辭更坐彈一曲」等詩句。現今的音樂會中,一場深刻、動容而精彩的演出,往往令台下聽眾們忍不住歡呼,拍得手又痛又紅,甚至起立致敬仍止不住激情。這時,演奏家們往往會在第三次謝幕後,向台下示意要加演的曲目,並開始演奏,來回應聽眾的熱情。

Q:音樂會「安可」從什麼時候開始?

A:若要追本溯源,幾乎可以說自從有「音樂」開始,就可能有安可的存在。一般來說,現在的「安可」文化,約從17、18 世紀歌劇演出時,應觀眾要求獨唱家再次演唱詠嘆調的情況延伸而來。

Q:「安可」(Encore)是全球語言?

A:「Encore」這個法語單詞具有多種含義:仍然、更長、然而、又一次⋯⋯,並不意味著「請再演奏一首/次」。當法國人和德國人要求加演時,他們會像義大利人一樣,說「bis」(兩次)。有趣的是,「encore」這個法語用詞是從18 世紀早期開始,倫敦的觀眾在欣賞義大利歌劇時,將義大利語的「ancora」(再一次)訛用,進而輸入英語中,變成「再來一次」的喝采聲。

Q:「安可」的魅力何在?

:有別於以往同曲再演的傳統,現今音樂會的安可曲通常是一首五分鐘內,能展現音樂家個人特色、或延伸音樂會意念的短曲。如果選曲與演奏表現得恰如其分,安可段落會產生相當可觀的力量。尤其在結構上比較嚴謹的古典音樂會中,「安可」橋段就能充分調劑這些失落的部分,因為多出來的都是「未知」的驚喜。在這之上,鋼琴家又比管弦樂團和其他有伴奏的器樂演奏家更具優勢(畢竟指揮台或伴奏譜架上的譜面,往往會削弱一些呼嘯而來的神秘感)。

▲(圖/翻攝自MUZIK)

Q:什麼時候可以喊安可?喊安可的時機點?

A:一般來說,在音樂會節目都演奏完畢後,就是觀眾們喊安可的時間。不過若是碰到有演奏協奏曲的音樂會,讓獨奏家安可也是一種禮貌與慣例,觀眾們可以在協奏曲演奏結束後,大聲喊安可!

Q:為什麼有時候沒有安可呢?

A:管弦樂團的樂季音樂會,因為會在固定地方、或到外地城市演出,加上演出時程頻繁(約一∼兩週就會有一次),通常並不會再花時間準備安可曲。不過也有幾個例外:

  • 一、出國巡演:為了讓當地觀眾「多聽一下」,而準備安可曲演出。
  • 二、遇到一些比較特別的場合,如新年音樂會、聖誕音樂會等節日型的演出,也有可能演出安可曲喔!
  • 三、如果當日演出真的很成功,觀眾反應熱烈,也還是有機會讓指揮臨時起意,安可當晚的某一樂章。

除此之外,如果音樂會曲目本身在演奏時長及份量上就又長、又厚重,在演奏家們筋疲力盡的狀態下,可能就不會有加演的狀況。演出安魂曲、受難曲等較為莊嚴、或神聖的曲目後,通常也不會再行安可演出。另外在特殊的樂團編制中,也可能因為難有符合編制的改編,而沒有另外準備安可曲演出。

Q:室內樂音樂會有安可曲嗎?

A:相對獨奏家及管弦樂團,室內樂音樂會除了固定演出的室內樂團(如弦樂四重奏)外,相對比較難有安可曲。另外,如果是音樂節上臨時組的樂團,也比較難有額外的時間在正規演出之餘,準備安可曲演出。

Q:為什麼有時候是另外準備的曲目,有時候是原本音樂會的曲目再演一次?

A:其實「安可」的原意就是「再演一次」同樣的作品。有些指揮家在面對盛情難卻的觀眾時,雖然沒有另外安排安可曲,仍會遵照「encore」的原意,在原先龐大的曲目中挑選段落再行演出。這時,您或許會聽見指揮對樂團悄悄的指示:「從第幾樂章的第幾小節開始演奏」。

Q:安可的時間和長度?

A:**一首安可曲約為三∼五分鐘,安可的時間一大部分取決於觀眾的反應。**不過一般來說,管弦樂團的安可上限幾乎是3 首;獨奏家常常依照自身的演奏狀態、及心情的好壞來決定,從一、兩首到七、八首都有可能!

Q:有安可就是賺到,沒安可就是沒賺到嗎?

A:通常觀眾們為了加碼演出,都會努力鼓掌到音樂廳的燈亮為止。也有一些經紀公司會依獨奏家加演的次數,來行銷該位演奏家對當地聽眾的喜愛。不過如奧地利猶太鋼琴家、作曲家許納貝爾(Artur Schnabel)所言:「掌聲是一份收據,而不是一筆帳單。」或許我們也該反思,安可曲在音樂會的角色究竟是一個呼之而後快的要求,抑或偶爾,我們更需要的,會是將音樂會中悉心演奏的曲目沈澱,並穩妥地在步出音樂廳的時刻好好保留在心裡?


以上總結了10 題音樂會安可曲的一般情況,但安可曲文化在世界有百百種樣貌,就讓本期特企帶領大家探索各種在安可曲時段發生的神奇景況吧!

本文選自《MUZIK 古典樂刊 No.147》

延伸閱讀:MUZIK閱聽古典樂

24小時古典樂線上聽:MUZIK AIR

精彩話題:別成為停止進步的大人 - 音樂老師們的再學習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