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毫無架子的參謀總長」 資深軍事記者淚憶沈一鳴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民國109年1月2日,中華民國失去了一位優秀的參謀總長沈一鳴和多位將士官,但對於《三立新聞網》資深軍事記者邱榮吉來說,他失去了一位老朋友。上午,載有沈一鳴等人的黑鷹直升機失聯的訊息傳遍各大媒體,邱榮吉在心中默默祈禱,期盼奇蹟發生,無奈最後等到的仍是噩耗。得知個性溫和、熱愛爬山、「絲毫不會高高在上」的參謀總長不幸殉職,邱榮吉噙著淚,感嘆來不及說再見。

▼▲在媒體圈中,有一小群軍事記者和沈一鳴私交甚篤。(圖/邱榮吉提供)

軍事記者邱榮吉有廿多年採訪資歷,他回憶7、8年前剛認識沈一鳴時,沈一鳴還是空軍作戰指揮部的指揮官,後來陸續晉升到空軍司令、國防部副部長、參謀總長,但無論是在採訪場合、軍方活動或私下聚會,這位大將軍總是對媒體工作者表現出一貫的友善。喜歡接近大自然的沈一鳴偶爾會找記者一同登山健行,身兼台北市記者聯誼會會長的邱榮吉記得,總長老是呼喚:「會長呢?跟我一起爬!」但他的腳步始終跟不上前方健步如飛的沈一鳴。

▼▲已故參謀總長沈一鳴謙和的文人性格,令資深軍事記者邱榮吉(右)十分難忘。(圖/邱榮吉提供)

「他很尊重別人,對身旁的人非常客氣,不是虛偽的那種客氣,真不真誠我們其實都看得出來。」提到沈一鳴,邱榮吉無法忘懷的是他謙和的性格和簡單的生活:閒暇時刻不是和朋友聚會、喝點小酒、唱唱歌,就是號召一群媒體圈好友親近山林。沈一鳴熱愛大自然,不僅愛健行,與記者同遊還不忘找來嚮導解說山徑上的動植物生態,包括大屯山在內的北市近郊多座小山,都有他們的蹤跡。

▲2019年12月24日將官晉任布達暨授階典禮上的沈一鳴。(圖/邱榮吉提供)

邱榮吉採訪過許多軍事將領,沈一鳴是他眼中最獨樹一格的大將軍,說話斯文有禮,親和力十足,溫和卻不失嚴謹。「當他在跟你寒暄的時候,你會發現他是真的記得你,也當你是朋友,不是像某些政府官員那樣敷衍虛應。」去年6月邱榮吉在某次場合上問沈一鳴:「最近忙嗎?」他回:「我部隊都還沒看完呢!」原來,總管陸海空的參謀總長公事繁重,得不斷撥空前往各處視察、慰問部隊,一如今天這趟未能完成的飛行所計劃做的事。

在邱榮吉的印象中,沈一鳴是一位懷柔的將領,一改以往動不動就是飆人的高壓式治軍,用「帶心」的理念來統御軍隊。一年365天,大部分的日子裡沈一鳴不是在探視部隊,就是在前往部隊的路上,而且喜歡先到外島慰勞小單位,即便不到10個人、小到只有「一個班」,他也要去看看官兵過得如何、是否需要物資,當然更不忘叮囑部隊平時應秣馬厲兵。

在公開場合,沈一鳴反應快、英文好,說話有條理,帶點美式風格,但在公事上態度仍十分嚴謹,這或許和他豐富的學經歷有關。1975年,沈一鳴進入空軍官校,最後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官校畢業後,曾於1980年代銜命至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擔任教官;後來負笈海外,畢業於美國空軍戰爭學院2002年班。

▲民國77年,沈一鳴駕駛F-5F戰機(後座是反共義士劉志遠)實施「正義演習」,遠方的米格19由我國飛官駕駛。(圖/空軍提供)

邱榮吉回憶,每次到國軍活動場合採訪,常發現沈一鳴用眼神「掃描」會場,經過了解才知道,原來參謀總長習慣在抵達不同場合時先搜尋有哪些媒體好友到場,再忙也會跟大家點頭打聲招呼。邱榮吉說,沈一鳴身為參謀總長,必然是軍隊要務纏身,因此私底下儘量不打擾,只要總長一有空,絕對不會忘了找來三五記者好友聚餐、爬山。一幕幕回憶,至今歷歷如繪。

▲沈一鳴和幕僚、記者好友們結伴登陽明山。(圖/邱榮吉提供)

看到罹難名單,國家頓失多位軍事菁英,邱榮吉難過到說不出話來,悲嘆老朋友沈一鳴走得實在太突然,昔日那位熱愛揪團登山、腳程飛快一下子就不見身影的參謀總長,這次真的不會再回來了。邱榮吉只希望,社會不要忘記他們對國家的付出和犧牲。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