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書摘 /殯葬業林依晨 許伊妃走過憂鬱症看盡死亡的重生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許伊妃年紀輕輕才26歲,卻已經有11年的殯葬業資歷。她更是臺灣第一位獲得日方認證的送行者。在新書《把自己變成光》提到自己怎麼走過憂懼症,怎麼在淚水與震撼實習中畢業。曾經是千金小姐,家在精華地段20年就有價值3000萬的房子。但父親的一場負債,家散了,什麼都沒了。選擇從事大家忌諱的殯葬業,是因為她早早「巧遇」更好的自己。新書封面照,在柔和的光線裡,清麗淡雅如林依晨。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從雲端墜入谷底 許伊妃早熟懂孝順

離婚的當年,爸媽負債千萬,我很佩服我的爸爸,他沒有跑路、沒有不要我們,甚至沒有打算讓孩子們承擔一分一毛的債務,他就這樣一個人撐了過來。求學階段,只要打電話給爸爸,就是要學費。

這幾年,爸爸告訴我外債都告一段落了。今年,我看見爸爸終於出國玩,坐遊輪,終於可以開始過自己的生活,我好替他高興。我不管上一代的恩怨,但我爸爸沒放棄過我的手,至少爸爸現在還是我最強的後盾。

我不怨了。謝謝上天,讓我在你健康的時候就後悔,讓我還有時間去道愛、道歉、道謝!

前天下著雨,爸爸騎機車來接我去坐火車,我看見爸爸穿著黃色輕便雨衣,把好的雨衣留給我穿,「原來⋯⋯這就是爸爸⋯⋯」

原諒我的不成熟,已經20 歲的我,應該要跟爸爸交換雨衣,或是換我接送他才對,但是請原諒我,想要永遠當爸爸的孩子,想要感受這個我從來不明白也無法不把握的當下。我坐在爸爸的身後,爸爸那樣為我擋著雨,就像從小到大幫我擋下的所有風雨。我慚愧地看著爸爸的皺紋,才驚覺了歲月的痕跡。這場大雨,澆熄了我內心不平衡、不圓滿的吶喊。

以前,我總覺得自己很可憐,總是覺得自己缺乏愛,內心層面充滿了對這個家庭失敗的不滿。但現在我只想求父母都平安都健康,求求時間別讓他們再變老了⋯

爸,謝謝你愛我,我不怨了,你也不要愧疚了。謝謝你為了我們堅持著。

爸爸,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

什麼是爸爸,就是寧願自己吃苦,也要把最好的都給你

▲許伊妃(前右二),懂得父母對她的深愛,不再叛逆,珍惜及時行孝。(圖/時報出版提供)

日本的第一次實習「奶奶剛滿99 歲⋯⋯

2018 年7 月8 日,是我在日本的第一場葬儀實習。像8 年前踏入殯葬業的第一次實習一樣。

這天的我,一樣站在一旁看著,但不同的是,眼前的前輩是這樣專業細心,一步一步引導著家屬。遺體化妝儀式開始之前,打開包覆遺體的布,眼前是一位看起來大概80 歲的奶奶。先做基本處置,讓嘴巴閉合,接著參與家屬近三十位,一起進入小小的化妝間,每個人帶著愁悲的神情在一旁看著;突然間,家屬說了一句:「奶奶剛滿99 歲⋯⋯」

在一旁聽見的我,看著奶奶,真的覺得自己真的真的好有福氣,我在心裡頭說著:「謝謝緣分給我機會,謝謝祢成為我的老師。」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覺得自己和亡者之間的頻道重新連線了。我對自己說過,我好像因為祢們而存在似的⋯⋯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在家屬還沒有到這個化妝室之前,我看著前輩細心動筆,她抬起頭微笑問我:「阿嬤很美吧!」因為這一句話,我確定了我很幸運,我在這裡的第一次實習遇見了好前輩。

即使是將近三十雙眼睛盯著前輩化妝,前輩也能在一個最恰當的時間點抬起頭對家屬說:「媽媽生前一定很愛漂亮對吧,皮膚很好耶!」

一句話,暖化了這個冰冷的化妝間。亡者的先生,用一種「哈哈被發現了」的笑聲回應:「對呀,真的超級超級超級愛漂亮的。」

其他家屬也收起臉上緊緊的面容,開始和納棺士笑著討論著婆婆的生前,在婆婆的面前,回憶祂的生活。

一直以來,我都相信簡單的化妝過程是整場喪禮最重要的環節,但重點不是在於你的化妝技術多好,而是你能夠讓家屬在這短短的化妝過程中,抒發多少情緒和說出多少想說的話。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一個殯葬工作者在與家屬一起面對遺體的時候,能在這個家屬最脆弱的時刻給予家屬什麼,這個溫暖家屬的用心程度,真的會直接反應在他們對你的態度上。

短短半個小時結束,前輩卻得到二十幾位家屬的點頭,當她替亡者畫上口紅的那一刻,我看見將近一半的家屬強忍淚水顫抖的神情,展現出來的「感動」⋯⋯這是我一直以來認為殯葬能夠給遺族最大的幫助,這個看不見卻最重要的東西──「悲傷輔導(grief-support /グリーフサボート)」。

最後納棺師和家屬互相鞠躬之後,我用了這裡的最敬禮,對這個第一位帶我實習的化妝師鞠躬說:「辛苦了,真的謝謝您。」而且眼眶泛著淚。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我愛你就像你愛我一樣 懂得無常不知何時會到

這天,「醫學概論」的老師給我們看了一段紀錄短片,雖然課程叫作「醫學概論」,但其實是對日本的安寧醫療和文化做討論。影片的內容是一位看護師和在家醫療的家庭200 天記錄。故事的主角是臨終的老人、,還有一個有著視障的女兒由老人自己選擇的醫療團隊。

▲日本送行者電影,給許伊妃深深的感動。(圖/車庫娛樂提供)

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片段:爺爺直到嚥氣前的最後一餐,都是這個看不見的女兒準備的,躺在床上無法自由走動的爺爺,即使已經無法嚥下太多的食物,卻是自己動起筷子吃飯,緩緩地吃了兩條麵條後,說了一句:「我吃飽了,可以收了。」

「爸爸,好吃嗎?」女兒問。「好吃,妳這丫頭煮的都好吃。」他笑咪咪地回。

▲日本送行者電影,給許伊妃深深的感動。(圖/車庫娛樂提供)

從這個短短的對話中,我感覺到滿滿的愛與互動,相信患有視障的女兒煮不出什麼真正精緻的餐食,我也非常肯定年邁的爸爸吃不出什麼特別的味道,但這就是「無私、無我、無所有」的照顧吧。雖然女兒眼睛看不見,但在準備爸爸的餐食之前,也能夠把自己照顧好,而爸爸也是一直到最後一刻都選擇自己動手吃飯。

不久,居家照護醫生接到了電話。爺爺離世的這一天終究到來。

準備寫下死亡證明時間的醫生這樣問:「最後是女兒發現的嗎?」

女兒微笑點頭回答:「嗯,是的。」

「那老先生真的很幸福!」

「我摸了我的手錶,顯示是11:40。」

「好,那死亡時間就照妳說的寫上去。」女兒笑著點點頭,露出無法掩飾的幸福感。

這段看起來沒有什麼重點的對話,卻是一個醫生給家屬最大的力量。這些歲月,父女的一切真的就如同生命共同體,而這個11:40,是父女倆最後的連結⋯⋯將佔據只能繼續往前走的女兒後半輩子人生的時間連結點!

我們全班掉著眼淚撐著鼻涕才上完這堂課。

「我愛你,就像你愛我一樣。」

這句話足以貫穿照護者和父母之間的全部,也是我和父母親經常互相道愛的字句。

▲日本送行者電影,給許伊妃深深的感動。(圖/車庫娛樂提供)

「任何人都人能夠牽著你的手,但接下來的路,每個人都得自己走。」

這是我從生命盡頭看見的人生樣貌,漫漫的人生,飛速的生命,也無非於此⋯⋯

年輕女孩看盡死亡的重生 謝謝一路的貴人

原諒我這個小女孩,即將從今天開始踏上生「義」之路,我將變得更成熟,我將為了自己和更多的人,做更大也更多的努力,讓我的生命更有意義;就算沒有意義,也盡全力地讓一切有意思。這個故事的結束之後,也在另一個蛻變階段開始之前,

我想對自己做一個告解:「嗨,許伊妃,透過一個階段的結尾,

妳得改變過去所有的不成熟,控制更多的不穩定,從雙捧的手心,轉換成向下的給予,因為每個下一秒,妳都得長大一點一寸。」

我也想在這做最大的感謝,感謝這些年,在我二十五歲前遇上的所有人事物,在2019 年以前栽培我的所有貴人、同業前輩、一路支持我的讀者們!無論是好的相識,還是各種善惡緣分交集,我想對你們致上一百萬分的感謝、歉意、愛意,但也在這裡揮手告別2019 的許伊妃,接下來,2020 我們都將更好了,我們終於知道該怎麼活了!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在殯葬圈子裡步行近十年,我總是遺憾著很多:

想向遺體做更細心的處置礙於現況總處處受限,

想給家屬真正有效的葬儀卻受觀念限制總無能為力,

想對想學習殯葬的新生代們分享學習經驗卻無從起始。

這短短的三行,將會出現在我未來生命中的每一分寸,記在我的腦袋;也刻在我的心。

我將帶著這樣的初衷,也帶著一路上你們對我的期待,透過精靈茶會講座,我們一起從「終」學習,一起在終點發現起點,一起面對生命原來是這樣一回事。

我們做的一切,就是拆開「死亡」給我們最棒的禮物,你會看見原來裡面有閃亮的「生命」。我是許伊妃,我從生命的最末端,看到了起點。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毛毛蟲的辛苦蛻變 正是蝴蝶美麗的開始

也像許伊妃的母親在推薦序形容女兒的,在成為美麗的蝴蝶前,一定要先經過毛毛蟲的辛苦蛻變。不捨女兒走過的苦難,卻也欣慰女兒找到自己的路。

也像在許伊妃自己在書開頭所言:

既使我無時無刻可能都在懷疑:光在哪裡?

但我依然勇敢地告訴自己:

一定要跨越這個短暫的黑暗,

一定要看見那道光。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許伊妃檔案

第一位被日本正名的送行者,精靈茶會創辦人;年僅26歲、卻已有11年殯葬業資歷,臉書貼文〈做工不丟臉〉、〈最小的家屬〉超過13萬人感動按讚;2017年出版《黑暗中,我們有幸與光同行》。

每天經歷生老病死,閱過無數的眼淚與懊悔,帶著愛走過憂鬱,在黑暗中成為自己的光,她希望顛覆一般大眾對於殯葬業者的刻板印象,證明像她這樣的生命工作者,並不只是人生的「終」,而是多畫一筆就滿的「圓」。 

▲許伊妃,臺灣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認證資格,看盡死亡悟得重生。(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把自己變成光》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