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當公車上有人性騷…輪椅正妹無助喊:為何犧牲的總是弱勢?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為什麼被犧牲的永遠是弱勢?」...這是身為身障人士在社會上最無能為力的痛。三立新聞網曾報導過林欣蓓的故事,她在4歲時被不知名的病毒感染,再也無法走路,至今只能靠著輪椅代步,她經歷無數噩夢,勇敢面對生命,同時也道出很多身障人士在生活中會遇見的困難和阻礙。近日她也在臉書分享搭公車時的親身經歷,當時公車上有其他女生遇到性騷擾,卻也意外讓她經歷了「真實版的我們與惡的距離。」

▲去年接受專訪時的林欣蓓,走過人生幽谷,如今活出美好。(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一場公車驚險記,讓林欣蓓有很深的感觸。(圖/翻攝自林欣蓓臉書)

以下經林欣蓓同意刊登全文分享:

「警察先生!不是我被騷擾」

前陣子搭公車時,我經歷到了一件恐懼的事情,想了很久,我決定把這個故事分享出來….

一如往常擠上沙丁魚般的公車上,忽然聽到後面有一個女乘客大喊:「司機,有人摸我屁股。」公車司機好像沒聽到,等到下一站快停車時,女乘客又大喊一次:「司機大哥,這邊有一個人性騷擾,你不要開車門讓他跑掉。」

這時才開始有人幫腔,確認司機有沒有聽到。司機後知後覺的說:「有人性騷擾?那後面的人幫我打電話問一下。」車上的人一臉茫然,不曉得司機的意思是什麼。

我雞婆地問:「司機大哥,你的意思是打電話給客運公司,還是報警?」「誰可以幫我報警一下?」司機又說了一次,接著有一個男乘客報警了。

車子到站停了之後,車門還是關著。

開始有些乘客不耐煩的說:「司機,你趕快開車門啊!我們要趕上班。」

「不行啦,開門的話,嫌疑犯會跑掉。」

「不會啦,那個人在後面,你開前門就好,我們從前門下去。」司機礙於怕被投訴的壓力,只好開前門讓乘客下去。那時,我也趕著要上班,所以跟司機說:「我也想下車,你可以幫我開車門嗎?」

司機說不行,因為公車的斜坡板是在中間的車門,打開的話犯人可能會跑掉。後來一些乘客陸陸續續下車了,車子變得比較空曠,那個嫌疑犯就移動到我附近,距離我約莫五十公分左右,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心裡覺得很害怕,也很生氣。我喃喃自語地說:「為什麼被犧牲的永遠是弱勢?」

這時剛好有一位右手打石膏的男生準備下車,他聽到這句話,就轉過頭來跟我說:「辛苦你了,加油。」然後笑一笑,就下車了。

加個屁啦!他不講就算了,一講更讓我難過。怎麼有人可以這麼冷漠呢!剛好也有另外一個女生要下車,她聽到我的話就默默留了下來,坐在我們附近,我們三個人形成一個三角形,我很感激她的留下,讓我稍稍安心。

接著一位警察上車來查看,並對司機說,這裡不是我們的管轄區,就下車離去,要我們等待報警安排前來的警察,過了10分鐘,雨聲滴答滴,我好像也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望著緩緩移動走到我身旁,這位全車都認為暫時的嫌疑犯,我不曉得為何這位先生會刻意從後面車廂走到我身邊等著,他沒有打算要逃跑,他身高約180公分,他的表情很淡定,眼神有點呆滯,有點搞不清楚現場發生甚麼事情。

我內心極度無言也很害怕,我除了禱告,我不知道我能做甚麼,因為我根本離不開原地,沒有人願意幫我拉出斜坡,我只能冷靜地面對這位先生。

終於有兩位警察走上公車,立刻走到我面前,要求我拿出身份證,我一臉疑惑!原來,警察先生以為我被性騷擾了,我只能很幽默的回他:我坐著,他摸不到我的臀部好嗎?不是我被摸,是後車廂的兩位女生。

另一位警察守住嫌疑犯,請他拿出證件。警察先生終於願意放我下公車,在下車前,我看到那個嫌疑犯拿出一張悠遊卡,上面有照片,我立刻清楚怎麼回事,因為我的悠遊卡上面也有照片。這位暫時的嫌疑犯是一個身心障礙者…他沒有抵抗,卻答非所問,只默默站在我身旁,像活在自己的世界。我心裡有點難受,...

我想知道,如果今天事情是發生在你身上,可以怎麼做?我覺得司機和乘客可以有更好的做法,例如請嫌疑犯坐下,並讓幾個沒有要下車的乘客看住他,然後協助有需要的人下車。

對我們相對弱勢的女性來說,也要學習更懂得保護自己,更積極而且具體地去請求旁人協助,也許,這也是他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危機,不知道怎麼處理,而不是故意冷漠。那下著大雨的早晨,似乎經歷了真實版的-我們與惡的距離。

▲求學時期的林欣蓓。(圖/林欣蓓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