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麻吉弟弟/復出路辛酸「大家忘了我會長大 總叫我RAP」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現在的世界真的時間過很快,觀眾很快就會忘記你,你今天紅了,可能你明天就不紅了,所以我覺得一直追求要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說到復出這條路,心裡有太多感觸。他是麻吉弟弟,曾經那位穿著球衣、頭戴鴨舌帽的超紅童星,如今已經是個30歲的大男孩,脫去原有的稚嫩外型,現在的他,是充滿衝勁和熱忱的全能音樂人。

▲脫去小時候稚氣外型,麻吉弟弟已是個全能發展的音樂人。(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小時候在台上賣力表演,麻吉弟弟去到哪都超受歡迎。(圖/資料照)

「我想要回來台灣,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音樂,如果我不回來試試我會後悔」,只是曾在最後紅時從台灣樂壇消失,麻吉弟弟2013年重新復出到現在,始終得面臨一個辛酸的挑戰,「每個人看到我都以為我是那個小孩子,大家都忘了我也會長大,come on,那是2003年的事了,時間都過10幾年了…但我不怪他們,因為大家都是這樣想。」

在7、8年級生心中,麻吉弟弟真的是無法取代的青春回憶,他小時候稚嫩臉龐,卻能勇敢無畏地在螢幕前帥氣唱RAP,麻吉這個團體更是讓嘻哈文化在台灣大為流行,每一首歌都是經典,尤其麻吉弟弟當時才13歲,小小年紀就擁有強大快嘴功夫,讓他成為台灣從老到少的偶像,多少少女還嚷嚷著想嫁給他呢。

麻吉弟弟5歲就開始接觸音樂,而且還擁有絕對音感,甚至小小年紀就開始寫歌,和大哥們一起出道,也讓大家看見他的超強天份,但是為了學業,他回到美國讀書後消失在歌壇幾年,再回來時,已經是個186公分高的大男孩了,「大家看到我還是叫我RAP,一直叫我唱以前的東西,當然我也願意,但大家似乎看不見我還會做其他很棒的音樂。」

▲麻吉弟弟熱愛音樂,但他也希望大家撇除既定印象,看見他除了rap以外的天分。(圖/翻攝自麻吉弟弟臉書)

對麻吉弟弟來說,找回昔日光芒已經不太可能了,「因為當時我最大特色就是我是小孩,但我長大了、不可愛了,聲音也變了」,世界和現實很殘酷,但他沒有放棄過他最熱愛的音樂,他現在希望的,是自己的音樂能被更多人聽見,不管是用什麼形式都好。

麻吉弟弟最想做,也一直在努力的,是創作屬於台灣的電音舞曲,「我有我的原因,但是我覺得大部分的人不是很在乎」,復出這條路有太多苦澀,打破大家的期待和既定印象也很辛苦,「我覺得我們用了很久的古典樂器,像吉他、鋼琴...,這些音色和這些情歌、芭樂歌,我們還要做多久?加上現在像夜店或音樂節播的舞曲,幾乎都是外國人的音樂,但我覺得我們自己也可以做啊,所以我想要讓大家知道,台灣也可以把電音舞曲做得很厲害,就像我們當初做嘻哈一樣。」

所以麻吉弟弟現在不只是歌手,他還是製作人、DJ、編曲…等等,除了創作自己的歌,他也和很多藝人合作。至今最成功的例子,是幫網紅團體反骨男孩創作洗腦歌《痘痘那邊》,這對他來說,也是完全不一樣的挑戰,「通常我不可能寫這種歌,我寫歌事要講求邏輯的,但是做反骨的東西,什麼看廟公、他跟我要6千塊、然後說去你痘痘那邊…就是很怪。」

和這新世代合作,真的也給了麻吉弟弟震撼教育,「《痘痘那邊》這首歌讓我覺得我什麼都不懂,我訓練了很多年,我以為我做歌終於可以做到好的程度,我也以為我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但當初我做這首歌的時候,我覺得這首歌太奇怪了,沒想到這首卻是我做過最紅的歌…」,這給麻吉弟弟衝擊不小,彷彿自己所學重新歸零,「很多我認為我很認真做的東西會紅,結果就是不紅。像我一開始也會盡量做一些觀眾可能喜歡的東西,比如我去年剛出的專輯,我放了滿多RAP,我本來沒有想放這麼多,但我想觀眾可能想聽我RAP…但我現在已經不太確定觀眾到底喜歡什麼了,所以我現在就做開心、也做自己喜歡的歌就好。」

▲經歷糾結和低潮,麻吉弟弟只想在熱愛的音樂路上堅持自己的理念。(圖/翻攝自麻吉弟弟臉書)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