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樂上國際/廚師當主唱、司機當鼓手…他們竟一招紅到國外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我們一開始都不被看好,我們自己也自嘲說我們是0票房樂團…」,雖然用幽默方式笑著說出這句話,但笑容背後,卻是用辛酸和堅持堆砌出來的樂觀,但也是這樣的堅持,讓他們證明自己強大實力。他們是台灣獨立金屬樂團FUTURE AFTER A SECOND,今年他們的首張專輯《OFiN》入圍全美獨立音樂獎三項大獎,更以單曲《Invert》拿下「最佳金屬單曲」,讓台灣的音樂站上國際舞台。

▲FUTURE AFTER A SECOND是台灣獨立金屬樂團,選了一條難走的路,但他們始終堅持。(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只是這一路真的太不容易了。FUTURE AFTER A SECOND從2014年成立,而且團員都是來自不同領域,大家平時都忙於工作,得抓緊空檔一起練團,尤其他們的工作和音樂完全摸不著邊,因此更加辛苦。像是主唱武克彥是位廚師、吉他手李秉諺是媒體工作者、BASS手羅正輝是攝影師、鼓手許原竣是貨運司機,還有樂團攝影師邵安澤本身也玩過樂團,大家因著對金屬音樂的熱愛聚在一起。

「我覺得最無奈的是,我們沒有辦法靠我們最喜歡的事情當飯吃,也沒辦法靠這件事自在地生活,因為台灣的市場真的比較小,大家對金屬音樂接受度沒這麼高」,BASS手羅正輝在訪問中,深深地透露著樂團成軍以來種種無奈,「我們碰到最大困難,就是時間跟體力。像我們的吉他手,有時候編曲就要弄到三更半夜,隔天還得一打早7、8點起床上班,還有我們的鼓手,他平常要開車送貨,那麼長時間都在開車的狀態,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練習,所以他的練習方式可能是聽節拍器,或平常在方向盤這樣打來打去。」

▲BASS手羅正輝遺憾「無法把熱愛的事當飯吃」。(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吉他手李秉諺對音樂很有想法,他也希望所有年輕樂團能堅持夢想。(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選擇一條難走的路,但他們全都義無反顧,鼓手許原竣是全團最年輕的團員,受訪時不斷樂觀地笑著,還很會幽默自嘲,卻也透著讓人不捨的無奈,「我原本都說我們是0票房樂團,就是如果有邀約,我都會想說,真的要找我們表演嗎?可能要考慮一下,因為我們不一定能幫你們帶來一點票房成績喔。」

而主唱武克彥是年紀最長的,平常廚師工作已經很耗體力,但他還是把很多時間投入在熱愛的音樂裡,當然這一路上,質疑的聲音也沒停過,「困難在於,整個社會對於玩樂團的看法和觀感可能比較負面,我家人也會覺得音樂當興趣就好,不用投入太多」,因著不了解,就少了那麼點尊重,「我覺得這和台灣長期以來的教育模式有關係,像我們小時候,體育課和音樂課都會被借去考試,這樣會讓大家覺得,打籃球、玩音樂…好像不是多正經的事,但這其實這都是需要很多專業和練習的。」

▲主唱武克彥身為廚師,但忙碌之餘從不放棄自己對音樂的熱情。(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在偏向保守的社會風氣下,他們還是堅持走出自己的路,會這麼熱愛金屬音樂,對他們來說,這不僅僅是表演,更是一場場生命的詮釋,「我覺得是可以在那短短的一場表演中,短暫地發洩自己所有的情緒,把自己最真實的樣貌呈現出來,可能是瘋狂、可能是憤怒,也有可能是開心」,鼓手許原竣說到對金屬樂的熱情,整個人都充滿活力了,「雖然我在台上是在舞台最後面,但我們就像軍團一樣,其他人在前面是步兵,我是坦克車,我有大砲。」

▲鼓手許原竣熱愛金屬音樂,認為在台上時可以把盡情揮灑生命。(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衷於自己靈魂的悸動,大家堅持到底,如今也站上國際舞台證明實力,一路看著他們成長的攝影師邵安澤,感觸也非常深刻,「我在當攝影師的這4年以來,我也有接很多商業案子,這些案子可以賺到不少前,但是做這些事我不快樂,反而拍樂團時,賺得沒這麼多,我卻得到比較大的快樂,我覺得是因為玩樂團的人都是有自己想法的,想透過音樂的方式來表達出來給大家,所以我用影像去協助他們表達,我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事。」

看著樂團得到這麼大的獎項,身為幕後推手,紹安澤不居功,「其實得了這個獎對我本身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做為一個助攻者的角色,有幸幫助大家來到國際舞台,這好像我最近在看的《進擊的巨人》,是好像終於站在城牆上,看到外面的世界的那種感覺。」

FUTURE AFTER A SECOND始終逆風而行,在強烈的節奏中,唱出自己不甘於現狀的聲音,走過低谷,如今也把自己推向世界,「我們很希望台灣的聽眾可以更開放一點,試著接受更多元的曲風,因為你可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覺得金屬樂很重,你怕會受不了,但是希望大家可以試著去現場聽聽看,那種感覺是絕對不一樣的。」

▲樂團攝影師紹安澤身為助功角色,看見樂團站上國際舞台很感動。(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