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樂上國際/自嘲0票房沒人看 金屬樂團竟奪全美獨立音樂獎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台灣的樂團很有實力,我們的金屬樂也可以走上國際舞台,我們真的做到了」,他們是台灣獨立金屬樂團FUTURE AFTER A SECOND,當很多人可能以為,金屬音樂在台灣不是主流時,他們卻站上國際舞台。他們的首張專輯《OFiN》在今年入圍全美獨立音樂獎三項大獎,更以單曲《Invert》拿下「最佳金屬單曲」,讓世界看見台灣音樂強大實力。

▼▲台灣獨立樂團FUTURE AFTER A SECOND以單曲《Invert》,奪下全美獨立音樂獎最佳金屬單曲。(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台灣的金屬樂可以走上國際舞台,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很振奮的,但我想到另外一個層面是,台灣現在對於所謂的藝文環境,尤其是對做獨立音樂的,並不是這麼友善,所以這次可以在國際上拿獎,我希望可以給一些,年輕的金屬樂團一些希望和熱情」,主唱武克彥感觸很深刻,因為玩樂團這一路走來真的宛如荊棘路,大大小小考驗不斷,也不被看好,但他們卻用自己的方式,在國際舞台發光。

「我們選擇的曲風本來就是比較冷門,在台灣我們也沒有什麼市場,尤其剛起步的時候,說真的,沒什麼人理我們」,BASS手羅正輝說起無奈的地方,神情淡定但心裡想必非常複雜,「我們之前受邀去台中表演,到了以後才發現,現場真的是一個觀眾都沒有,只有工作人員,我們就像對空氣表演一樣…。」

即使在喜愛的音樂路上不斷受挫,但他們從來沒放棄。台灣的舞台不夠大,他們就讓自己走向國際,不斷開拓日本和東南亞市場,甚至決定角逐全球音樂人的大獎─全美獨立音樂獎。看起來瘋狂的挑戰,但他們真的做到了,也真的證明一件事,「即使台灣人自己不看好,但我們還是做出很棒的音樂,讓世界看見我們的實力。」

▲金屬音樂在台灣市場很小,FUTURE AFTER A SECOND卻靠自己力量站上國際舞台。(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Invert》這首歌也用獨特方式,展現台灣的故事。「我那時候在寫這首歌的時候,我就想說,我想要做一件事,可以讓台灣人知道,國外做得到的東西,我們也可以做得到,而且我想嘗試用台灣樂團沒使用過的東西,我也把科技的元素放在這首歌裡」,吉他手李秉諺對金屬音樂很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想只會模仿國外的東西,而是能加入更多獨有的元素,創作出獨一無二的、自己熱愛的音樂。

這首歌的歌詞,主要闡述台灣人所面臨到問題,MV由本次兩項入圍的邵安澤擔綱導演,用全動畫呈現,更以台灣的選舉環境為背景,把台灣的政治現象搬上國際檯面。果然,他們的用心被看見了,他們也用獨特的方式,讓世界認識台灣。

「全美獨立音樂獎的評審,很多都是我看著他們彈吉他長大的人,所以我們拿到這個獎,對我來說就像是被偶像肯定感覺」,吉他手李秉諺眼神透露出的喜悅,那是無法比擬的,因為一路上當自己都懷疑自己的時候,卻得到如此的肯定,一切都值得了,「所以我覺得不管做什麼事都要堅持住,就算做這件事你可能賺不到什麼錢,也覺得行不通,但你必須要堅持下去,因為你不知道可能有一天,它會給你什麼樣的美好回饋。」

「不過我們運氣好,也是運氣很不好…」,BASS手羅正輝又道出無奈,因為今年得獎真的是很可惜,遇上新冠肺炎疫情,他們無法到美國領獎,「以現階段來說,我們就只能接受人家恭喜,真的就這樣了,我們的日常生活還是沒有變,工作也一樣要繼續做,我們甚至沒有拿到獎牌,我們只能拿到一張png圖檔,看我們要印出來還是怎樣…」,獲得國際大獎,卻少了在螢光幕前曝光的機會,「如果今年是可以在頒獎現場領獎,我相信現在應該很不一樣…。」

▲因為疫情影響,獲獎只能得到恭喜和圖檔,感受上差很多。(圖/FUTURE AFTER A SECOND提供)

▲FUTURE AFTER A SECOND團員,未來也會繼續在熱愛的音樂上堅持下去。(圖/翻攝自FUTURE AFTER A SECOND臉書)

【94要客訴】李眉蓁:體會有錢人和窮人差別!陳其邁:國民黨全球最有錢!
大數據推薦
【94要客訴】李眉蓁:體會有錢人和窮人差別!陳其邁:國民黨全球最有錢!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