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正派辦報——懷念我在聯合報的歲月

  • A-
  • A
  • A+

圖.文/資深媒體人周怡倫

28年前,考進聯合報,那次是報系首度大規模招考,一千多人報考,在松山高中應試,錄取60人,受訓3個月,48人獲得通過任用。

同期考進去的有楊湘鈞、欒丕智、文大培、林穎秀、應翠梅、翁禎霞、Samuel Hsu(徐柏棻)⋯48人,按成績選填志願,第一名的一位男生(忘了名字)分發到聯合晚報政治組,但他沒有待多久,出國攻讀學位去了。

▲聯合晚報停刊

我則是結訓成績第二名,當時我填選分發志願寫了三個,依次是聯合報政治組、市政組、聯合晚報政治組。但後來聽說周玉蔻採訪主任不要新人進政治組,我被分發到市政組。一年之後,政治組長何旭初向市政組長王弘岳要人,挖我過去。

還有一位宋永福,報到未久也走了,原來他也考上新聞特考,到新聞局上班,七年後,我受AIT 之邀訪美,在美國幾個大城參訪,玩了一個月,到紐約時,拜訪在紐約新聞處的宋永福,他還駕車帶我去賓州的Amish社區玩了一趟。

我們那一梯,自稱是聯合報系「黃埔一期」,因為是聯合報、聯合晚報、民生報和經濟日報的報系大招考,但有報社前輩不以為然,因為之前就有過招考,只是咱同梯的不當回事兒,仍以報社「黃埔一期」自居,還說前輩是「保定軍校」的。

受訓的三個月,前兩個月是課堂授課,班主任是社長張作錦,講座有黃年、張繼高⋯,最後一個月則是實習,我分發在聯晚社會組,帶我的師父是Lynch Kung孔令琪、吳家詮,分別主跑大安分局和中山分局。

家詮師父很妙,睡覺在中山、吃喝在中山、洗澡也在中山,死守四行倉庫式的採訪模式,捉到歹徒,還會幫警察拍口卡照。令琪師父則不同,他愜意得很,晚上到了大安分局,問到案子,要員警影印一分筆錄帶走,原件則請承辦員警放入抽屜上鎖,確保自己獨家,然後駕著他的BMW,請我去基隆廟口吃消夜,就回家睡覺。次日一早,盯著我寫稿⋯

受訓結束分發,聯系創辦人王惕老在報社第一大樓設宴,歡迎我們48位生力軍。那天,我被惕老召到他旁邊坐下,另一邊則是結訓成績第一名的那位男生。他管我們叫「小朋友」。

▲聯系創辦人王惕吾

惕老是位慈祥的爺爺,每天晚上都會到報社走走看看,每天走進位於北市忠孝東路四段555號的聯合報第一大樓四樓,映入眼簾的是,惕老所題的「正派辦報」四個大字。有時候,碰到我,他老人家會問:「小朋友,你好不好啊?」

印象中,只目睹惕老發過一次脾氣。報社有次改版的試版,那天,我比較早進報社,接近傍晚,惕老坐在總編輯位子上大罵:「太不像話!」氣呼呼地拄著拐扙走人,長官們面面相覷。原來,試版的頭版廣告商品是馬桶,老人家非常不開心!

當時,報社全力推動電腦化,教「大易輸入法」,硏究所時期我學的「倉頡輸入法」派不上用場,只好另學「大易輸入法」;我把「大易輸入法」字卡,貼在汽車方向盤上,每天背「水XX,火YY⋯⋯」。周玉蔻 主任以菸油會傷害電腦為由,下令禁菸,四樓不再煙霧瀰漫,但我們還是可以在寫稿之餘,躲在龍啟文 龍爺的攝影組裡練習吐納,享受肺葉顫抖的短暫快感。

隨著時間推移,惕老進報社的次數愈來愈少,85年3月11日,他走了。他在世時,每年8月29日前後,報社第一大樓九樓餐廳都有慶生活動,特別加菜,也發給大家壽桃。

88年,我離開聯合報,待了快8年的日子,很愉快。聯合報那時的福利很棒,每日都會有「馬上獎」(獨家奬金),每周有周奬金,每月也有月獎金,還有用不完的中油油票,每天有一張免費餐券。更早之前,三節獎金是加發一個月月薪,但我生未逢時,沒有領過。倒是第一年領到年終、考績加上紅利獎金,有四個月的月薪,約20萬,幫家父買了Leica M6相機,他很喜歡拍照。那相機還是攝影林建榮介紹我去找他朋友的店買的。

進報社幾年後,原本在四大樓各組的柱子旁邊有飲水機、茶包、紙杯,貼出了公告「即日起不供應紙杯」。市政組長王弘岳看到了,對我說:「怡倫,這意味著報社要撙節開銷了,是重大的𨍭變⋯」

真的,那象徵報社不再財源滾滾,台灣社會那個「錢淹腳目」的日子不再了⋯95年,民生報停刊,32年後的今天,聯合晚報停刊,一個偉大的時代結束了⋯惕老今日倘若健在,他,應該也無力回天。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