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蝴蝶蘭因疫情外銷斷 花農引日本職人工法變色找新出路

  • A-
  • A
  • A+

生活中心/黃柏元報導

台灣是花卉王國,2018年花卉產值165億元,外銷達65億元,其中蝴蝶蘭占了65%為最大宗,其中又以日本為最大出口市場,但因為疫情關係,從二月之後,外銷訂單幾乎歸零,也讓許多蘭農根本活不下去。

從事蝴蝶蘭種植、產銷超過20年的洪淑嫻,在台南後壁蘭花生技園區,有四千坪的溫室,種的全是蝴蝶蘭,看著自己一手辛苦建立的蝴蝶蘭產業鏈,因為武肺疫情全部滯銷,溫室內堆的全是賣不掉的蝴蝶蘭,加上蝴蝶蘭色調偏白,不被台灣市場接受,在國內花市乏人問津,讓她一度想放棄。

▲為了替滯銷的蝴蝶蘭找出路,洪淑嫻引進日式職人工匠噴染技法,將白色調的蝴蝶蘭重新上色。(圖/業者提供)

蝴蝶蘭業者洪淑嫻表示,從學校就是學「蝴蝶蘭分生技術」,才會一腳踏入蝴蝶蘭世界。「當初蝴蝶蘭造就了她,現在說什麼也不能放棄」,只好思考新方向。山不轉路轉,讓她突然想起了日本通路商,將她的蝴蝶蘭進口後再次加工,用職人工藝,將單色調的蝴蝶蘭變身。

▲溫室內的蝴蝶蘭經過職人工匠的變色處理後,已經有著不同了風貌。(圖/業者提供)

蝴蝶蘭因為潔白,在日本被視為吉祥花卉,反觀台灣,因為白色調反成了殯葬用花,加上殯葬花卉多樣,根本沒有市場,為了自己95%出口日本的蝴蝶蘭有新出路,她透過日本廠商引進日本花卉的職人工法,不同以往注射色素方式,改以具有工藝的噴染手法來為蝴蝶蘭上色,三個月來丟掉上萬枝的花,才找到終於找到日本職人般的精湛工法。

之前是蝴蝶蘭供應商角色,賣給日本之後,日本人將其蝴蝶蘭再變化,就是上色,用特殊的染劑,透過職人一株一株的上色,專業的噴染技術,從器具到工法都是一門學問,因為是純手工,所以,噴好一枝蝴蝶蘭得花上快一小時,細膩程度可想而知。目前先以粉藍、粉黃、粉綠、粉紅、淡紅五色為主,未來還要朝客制化方向努力。

▲業者推出時尚蝴蝶蘭,已經成功打入畢業季用花。(圖/業者提供)

短短推出一個月,搭上校園畢業季,讓蝴蝶蘭有新的銷路,雖然目前數量只有外銷的十分之一,但讓蝴蝶蘭花農看到希望。疫情終究會過去,如何重新讓台灣的蝴蝶蘭再起,除了創新技術之外,就是要走向時尚,或許會是一片新藍海。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