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觀點/台灣最美的「瘋」景:看死囚被槍決大快人心?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魯妹

又來了,魯妹每每看到又有一件社會刑事案發生,分屍案還是情姦案,王水案或此次的割喉案,無論如何「都是廢死聯盟」害的。不得不說「死刑存廢」還真是個較為困難、倫理複雜度也較高的議題,每一陣子魯妹就要在平台上到處閱讀「支持死刑廢除方」與「反對死刑廢除方」的各自論述,之後呢,腦袋浸水的魯妹遲遲沒有傾向支持哪一方(一定是水野亞美逆行的錯)

對魯妹而言,在任何已執行許久的刑事罰則作變更或修訂前,都勢必要存在更令人信服的理由與證據解釋之,意思是,目前魯妹已閱讀的網路論戰之論證(無論正反方)好像都沒有特別「強壯」(魯妹心癢癢,到底哪裡不夠壯),都很難更進一步解釋核心的問題:司法正義該如何變得更好?冤案如何轉型正義?

Death Penalty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1971年,孟加拉政府直接在市集廣場執行死刑「殺雞儆猴」。(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嘴炮誰都會,但請讓魯妹慢慢說,您慢慢聽。首先必須要知道的是,正義的司法不蘊含「誤判」和「錯判」,且「沒犯死罪的人」和「犯罪但不該被判死罪的人」都是「誤判」和「錯判」的結果,這種結果無關乎這些犯人他們到底喜不喜歡「被執行」死刑這件事情,因為這都已經直接造成社會不願意見到的。

魯妹不需要管這些人是不是都想要自殺,魯妹也不必知道他們所涉獵的興趣,魯妹就是沒空理會這些人內心是否希望台灣司法可以快速給他們死刑,這些猜忌魯妹都覺得太多,但至少的至少,魯妹可以先確定社會能保有「正義司法」這條件,社會大眾可以不讓此類憾事發生。

可是瑞凡,台灣的司法是「公正」的嗎?

對,您說的對,犯人不被死刑等重大嚴懲您就是氣不過,您就是覺得死刑是一種「精神性象徵」,是安撫國人擔憂下一個受害者的可能,您說您就是相信「司法公正」,只要讓「誤判」和「錯判」的機率降為「永遠的零」,該罰的就一定罰得到!(噯奇怪了,黑心廠商「隨機殺人」,「黑心油集團」交保後就免罰,怎又不見您失望抗議「司法不公」了,您這台灣矛盾體);魯妹也承認,台灣如果要廢死,至少要把「獄政法治」跟「假釋制度」改革至能支持廢死的境界,畢竟現在的「獄政結構」魯妹也實在不太敢亂保證。

Death Penalty (Photo Credit: Flickr, 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https://flic.kr/p/54922L

▲死刑存廢在歐洲各國都曾有激烈的辯論。(圖/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您說,既然司法會「誤判」,與其「廢死」,怎不先作「司法改革」?魯妹的嘴角一笑,說您沒作功課您也不信,魯妹輕笑兩聲就查到「廢死聯盟」正是「司法改革」起家,這些成員專注推動「司法改革」,卻發現來不及救許多「冤案」,才又開始推動「廢死」,而後將「改革」和「廢死」兩者並列行進。受害者的命是命,難道您說,冤案的、被栽贓的、被私刑拷問的、社會底層沒有法律資源輔助的、證據不足檢方草草結案而犧牲的,這些人命就不是命?

台灣的「廢死」確實還有一段長路要走,要改革的東西、要踏上的大街遊行也實在太多了,但人家正努力地幫社會大眾作「司法改革」,親愛的台灣鄉親卻掛嘴邊威脅「等你家人被砍,你再看看要不要支持『廢死』」,啊,多麼痛的領悟。

各個鄉民咒人死都好會,一條又一條詛咒祖宗十八代,連魯妹這種咖小都怕到港節要閃尿,偶相信台灣人都是很nice的,一定是交到壞朋友。

Electric Chair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Maker: William M. Vander Weyde)

▲過去除了死刑,也曾用電椅等私刑來刑罰犯人。(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Maker: William M. Vander Weyde)

「罪犯怎麼能有人權呢?他殺人、他就已經侵犯人權在先了啊!」您忿忿不平如是說。有些鄉民甚至說,我們應該要執行各種刑罰(如鞭刑)。魯妹突然想到在1935年美國第一位精神科醫師向精神病患實行「腦前葉切除術」,當時的人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治療」精神病患,醫生用手術錘將冰錐用力地從眼窩骨旁插進大腦,像是剉冰一樣攪動冰錐以切斷大腦前額葉的纖維。殊不知被切除腦前葉的患者都有抽筋或者莫名的癲癇發作,患者更無法用大腦控制身體行為,甚至失去思考能力。您說對罪犯「報復」不用談人道,魯妹不禁莞爾,想反問台灣人為何不推薦這「切除術」讓這些靈魂受到身體之苦呢?

有些人從不在國家機器殺人時上街,而有些人上街時卻只是為了叫國家機器儘快殺人。

魯妹只是覺得,大家喊出來的「恨」或許都是「痛」,難以承受的「心痛」,無論是「支持死刑廢除方」與「反對死刑廢除方」,都「心痛著」自身所「愛」的社會又有悲劇發生了。因此台灣人,靜下心來聽首音樂好嗎?當您們被各方挑起情緒,當您們揪團、拿著受害者的照片張貼在各大廢死專頁之前,請先回頭看您們滿口的仁義道德,和那具不斷咒罵的憤怒載體,真是堪稱台灣最美的瘋景。

囚犯槍決後,我們來看看吧,社會就是否進入台灣鄉親所說的「殺雞儆猴」,還是其實只呈現了「大快人心!死囚就是要死」您們見獵心喜的氛圍呢?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