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邱建一開講/故宮文物是誰的?從帝國餘暉下的末代皇帝談起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邱建一(藝術史學者、新月藝文負責人)

最近關於故宮文物歸屬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其實這個問題最具有爭議性的核心點並不在於對日戰爭時故宮南遷的那一段,而是在於當初為何文物明明就在北京紫禁城內擺得好好的,怎後來又變成中華民國的故宮博物院?

▲北京故宮是位於中國北京紫禁城內的博物館,其前身是明清兩代皇宮紫禁城。(圖/邱建一提供)

要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得先釐清一個很重要的事,現今台北故宮(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文物並不等同於紫禁城的文物,因為台北故宮的收藏品包含好幾個不同的來源:紫禁城、熱河行宮、南京中央博物院、北平圖書館等等,甚至還有1949年之後收藏家捐贈,或自行編預算購買,還有收藏家暫時寄存。

▲國立故宮博物園院(台北故宮)。(圖/記者陳弋攝影)

所以現在的台北故宮,不等於以前紫禁城的那個故宮,這得事先說明。回到從頭,故宮文物的歸屬權問題,關鍵時間點發生在1912-1924之間的十多年內。當年這一連串事件,最終造就了我們現今所見。

從未履約過的條約 清室優待條件

說到愛新覺羅.溥儀(1906-1967)這位大清帝國的最後一位皇帝,大概大部分的人都還是透過很多年前的電影《末代皇帝》來認識他的。

每個人對這位末代皇帝的印象不太一樣,有人著墨在他後來建立的滿洲國,有的人特別留意他的清宮皇室生活,也有人研究他的婉容皇后與妃嬪,甚至有人專門討論為何溥儀沒有後代,是不是「某方面」有問題?

在關於溥儀的種種討論當中,歷史文物圈很多人對他「盜賣文物」頗有微詞,激烈的人甚至認為他破壞文物,造成清宮文物的浩劫,簡直是敗家到極點!

但是啊!溥儀變賣文物的行為,其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設身處地為他設想一下,換成是你我來當這個末代皇帝,或許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滿洲國時期的溥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故事的開始,得先回到一百多年前……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11月1日,攝政王載灃被迫解散皇族內閣,先前因為政治鬥爭失利而辭官隱居的袁世凱又被啟用,被任命為「內閣總理大臣」。

袁世凱被再度重用的原因,與北洋軍有極大的關係。為取得交戰時的合法地位,各地反清勢力主張建立中央臨時政府,而北洋軍是清朝唯一可以倚靠的軍事武力。當時,陸軍大臣蔭昌奉命率軍南下鎮壓起義,蔭昌雖名為北洋軍的領袖,卻毫無號令與駕馭北洋軍的能力!所以先前在小站練兵的指揮官袁世凱才被重新啟用。

袁世凱接任內閣總理大臣後,率北洋軍南下,在攻下漢口之後,便按兵不動,暗中與南方革命黨議和。當時,英國駐華公使朱爾典(John Newell Jordan,1852-1925)有意調停,在起義軍節節失利的情況下,黎元洪透過英方與袁世凱聯繫,有意停戰。

談判過程中,南京成立臨時政府,此時不斷有人暗殺袁世凱。同時提出「清帝退位優待條件」,只要袁世凱贊成宣統退位,孫中山立即辭職,把中華民國大總統的職位讓給袁世凱。

袁世凱得到孫中山的保證後,加緊議和的進程。他遊說、買通慶親王奕劻和那桐,同時賄賂垂簾聽政的隆裕皇太后身邊受寵的太監張蘭德(小德張),威嚇隆裕太后大勢已去,如果革命軍到北京,皇室可能被滅族,若同意退位,則可享有優待條件。

1912年2月12日,在各國代表與軍閥派系的見證下,隆裕皇太后接受《關於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優待之條件》(簡稱《清室優待條件》),發佈《退位詔書》,大清帝國正式結束。

《清室優待條件》(摘錄)

今因大清皇帝宣布贊成共和國體,中華民國於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優待條件如下:

(1)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

(2)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歲用四百萬兩,俟改鑄新幣後,改為四百萬元,此款由中華民國撥用。

(3)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暫居宮禁,日後移居頤和園,侍衛人等,照常留用。

傳說,聽政的隆裕皇太后代替當時才6歲的溥儀簽訂這個合約時,把筆一丟,大哭失聲,大喊著:「祖宗啊!祖宗啊!……」哭喊地走進內殿。

但是啊!千金難買早知道,以上這個「優待條件」,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履行過。

雖然中華民國政府答應每年給予皇族400萬元(兩),但這筆錢有沒給過,或是曾給了一小部分但沒給足,還是有人中飽私囊,由於當時北洋政府局勢混亂,加上金錢利益之所在,從來就沒有人認真記載談論這件事情,也沒有人知道當時真實的情況。

▲中國北京紫禁城。(圖/邱建一提供)

窮到快被鬼抓去的大清皇室

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紫禁城裡是很窮困的。窮到快被鬼抓去了!

從1912年溥儀正式退位到離開紫禁城,前後長達10年。還住在宮裡的不只皇族成員而已,還有一大堆太監、宮女、侍衛,每天張開眼睛都得花錢,紫禁城裡錢永遠不夠用,錢永遠是紫禁城裡頭的最大問題。

民國初年的訪談記錄《太監談往錄》這樣說:

「入民國後,皇室優待費年年銳減,內府大臣極力羅掘供應皇上、后妃及四位皇阿娘之經費,漸感支絀。」

紫禁城支出龐大又沒有穩定收入,在在讓年紀漸長的溥儀備感壓力,他的英文老師莊士敦(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1874-1938)在《紫禁城的黃昏》中記載:

「民國建立後滿洲之所以接受既成事實和服從袁世凱領導,乃是因為清朝皇帝接受民國的優待條件而發布退位詔書之故。」

莊士敦眼中的溥儀,是個明事理的熱血青年,但溥儀很清楚自己的處境。當時面臨最大的困難是紫禁城根本無法維持開銷,中華民國答應的每年400萬兩白銀從未(或是曾部分)支付。傳說在袁世凱主政初期,曾有部分支付過,但不久之後就斷絕了,大清皇室隨時面臨破產的命運。

溥儀想要節省開銷,先遣散一大部分的宮女太監,到最後甚至連御廚都裁撤了,之後甚至想要解散內務府(紫禁城的總管單位),但莊士敦認為在財產清點完成前不適合,溥儀對宮中到底還有多少財產也完全不清楚。

▲北京故宮是位於中國北京紫禁城內的博物館,其前身是明清兩代皇宮紫禁城。(圖/邱建一提供)

內務府在溥儀的授意下拿宮中物品到北京城裡的古董店典當,以彌補財務赤字,民國政府知道這件事,卻也從未反對。莊士敦認為,當時的民國政府除了不把這些財寶當國家財產外,「也對於不能履行退位優待條件,導致皇室財政困難感到歉意」。也就是說,莊士敦認為當時的民國政府默認了紫禁城文物屬於愛新覺羅家族的私人財產,所以也不管溥儀的典當行為。

《優待條件》訂定,皇室成員可暫居紫禁城,但永久居住地是頤和園。莊士敦認為儘快搬入頤和園有許多好處:

(1)避免成為別人控告的把柄。

(2)生活比紫禁城簡樸,順便裁撤內務府官員,也可減省開支。

不過內務府一直往後拖延搬遷的時間,藉口不外乎沒錢,所以無法搬家,同時還建議把紫禁城所有的物品都搬到頤和園,但無法完成!

單方面修改條約 修正清室善後條件

果不其然,莊士敦的預言成真,由於搬遷到頤和園一直都沒辦法完成,導致當時的輿論攻擊。甚至日後北洋政府把溥儀趕出紫禁城,也是以溥儀沒有履約搬遷到頤和園作為其中的一個理由來執行。怪的是,中華民國自己也從未完整履約付款過,這點卻遭故意忽略。

1916年,民國政府另外再向大清皇室購買熱河行宮及瀋陽故宮文物70萬件,根據簽訂的合約,買價是500萬元銀元,但這筆錢依然只是說說而已。合約只是具文,東西拿是拿了,但錢又沒有支付。

1922年12月1日,溥儀與婉容大婚,各地軍閥、王公貴族、蒙古王公、寺院喇嘛都有送禮,除了各色禮品外,還有一百萬銀元現金。婚禮以滿族傳統進行,婚後兩天舉行了一個對外國人的招待會,而溥儀在會場上則以英文向眾人致意。但是,溥儀被趕出宮後,馮玉祥沒收所有禮物,只把自己送的白玉如意歸還給溥儀。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馮玉祥在去前線的途中突然返回北京,發動「北京政變」取得政權,成立「攝政內閣」。

▲民國時期西北軍閥首領馮玉祥。(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11月5日上午9點,馮玉祥的參謀鹿鍾麟突然進入紫禁城,勒令皇室3小時內離開,同時拿出優待條件「修正版」,要求必須無條件接受。最後,溥儀與家人只被允許帶走拿得動的隨身物品,與一兩個宮人雙手所能帶走的東西,隨即在軍隊戒護下,由神武門離開紫禁城,自此展開流亡生涯。11月29日,溥儀進入日本使館請求庇護。逼溥儀從神武門離開其實也是一種羞辱,因為紫禁城的大門是午門,末代皇帝離開紫禁城,居然得從後門被押著走,簡直難以想像。

▲1924年,末代皇帝溥儀沒走大門「午門」,而是從神武門被押著離開紫禁城。(圖/邱建一提供)

同時,馮玉祥以民國政府攝政內閣的名義,逕自以溥儀自願的理由對外發布《修正清室優待條件》。據說,當時鹿鍾麟帶著清代皇室從未看過也從未談過的「修正條件」去面見溥儀時,溥儀根本是拒絕接受的。

修正條文(摘錄):

(1)大清宣統帝從即日起永遠廢除皇帝尊號,與中華民國國民在法律上享有同等一切之權利。

(2)自本條件修正後,民國政府每年補助清室家用五十萬元…(後略)

(3)清室應按照原優待條件第三條,即日移出宮禁…(後略)

10年後由北洋政府以中華民國攝政內閣名義主動發布的「修正條件」,把原本的400萬元(兩),降價為50萬銀元。就算降到50萬,實際上也沒有支付。甚至在溥儀被趕走之後,紫禁城的文物形同充公,原本愛新覺羅家族的收藏與家業,一夕之間換了主人,成為中華民國的財產。

▲「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1906-1967)。(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溥儀帶著家人離開紫禁城時,僅能帶些隨身細軟,就這樣在北洋軍警押送下離開這座有500多年歷史明清兩代的皇家宮殿。紫禁城的日昇月落,從此與愛新覺羅家族無關。

說到這裡,我想故宮文物最早的歸屬權問題,應該是很清楚了。但時光荏苒,在100年後的今天,經歷過戰爭、搬遷、各博物館文物的整合,滄海桑田時空變遷,現今的故宮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故宮了,所以,就讓歷史歸歷史吧!文物依然是文物,故宮也依然是故宮。

▲藝術史學者邱建一

※本文章獲邱建一先生授權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