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稱抓獲數百「台諜」 老特務說話打臉了:吹牛不打草稿

  • A-
  • A
  • A+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央視》11日報導,中共國安單位實施「迅雷-2020」專項行動,破獲數百起間諜竊密案件,並抓獲一批台灣間諜,包含屏東縣枋寮鄉政顧問李孟居。對此,前國代黃澎孝今(12)日在臉書以「老『國特』看『新台諜』案」發文,秀出個人「特務史」提出看法,直呼「在我這個『老特務』眼裡,就覺得老共吹牛不打草稿的老毛病又犯了!」

▲前國防部心戰處參謀官黃澎孝 (圖/擷自新台灣加油)

黃澎孝說,早在國安局成立之前,對大陸的情報工作,有相當大的部份,是由國民黨的「中二組」負責。因此,中共稱我方間諜為「國民黨特務」;簡稱「國特」。後來,台灣成立「國家安全局」,國民黨的「中二組」幾經改組後曾改名成「大陸工作會」,擔任這個「黨國不分」時期「國特頭子」者也多由軍方退伍的相關將領。

黃澎孝指出,後來改由前總統蔣經國秘書蕭昌樂接任,據說,經國先生交付蕭昌樂的主要任務,是讓這個長期從事「大陸工作」的「國特」組織,去負責「大陸政策」的調整。並成為「中央大陸工作指導小組」的執行單位。

黃澎孝說,民國77年12月,蕭昌樂發函給時任總政部主任的言百謙上將,徵調時任「心戰處」中校心戰官的他,為「大陸工作指導小組」的「兼任研究員」,從事「大陸政策與反統戰」方面的「研究」。於是乎,他就如此這般的成為了中共所謂的「國特」。

黃澎孝表示,後來台大教授及國民黨海工會主任的鄭心雄博士為副秘書長兼大陸工作會主任。而他則因緣際會地成了他的機要秘書。他回憶,當年為了「保密」,「陸工會各部門之間的區隔,也宛如有重重的銅牆鐵壁,幾乎各自為政到不相往來的地步」,「在此重重保密之下,除了陸工會主任之外,唯一能夠打破藩籬,綜覽全局的竟然只有『機要秘書』了」。

黃澎孝說,他經常被「單線派遣」執行些重要「特務」。他強調秀出這段個人的「特務史」,主要是為了「鋪梗」,解讀中共前兩天才剛公佈的所謂「台諜」案。

黃澎孝表示,「台諜」案在他這個「老特務」眼裡,「就覺得老共吹牛不打草稿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也破解盲點的指出,「間諜的派遣,一般都是『單線』的,很少很少會有『橫向聯繫』,更遑論『網狀』佈建的!」因此,老共宣稱打掉台灣對大陸佈建的「間諜情報網」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除非,我方主管情報佈建的高層官員叛逃。

黃澎孝認為,中共對所謂「台諜」的定義,顯然是大有問題的。最明顯的烏龍就是中央電視台公佈「被道歉」的那個所謂的「台諜」李孟居。「顯示出中共一向將『間諜』定義泛政治化的傾向。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抓幾個台籍的倒霉鬼做業績,這對中共的國安部門而言,幾乎是家常便飯,因此,過去就有台商被大陸商人串通國安單位惡整到人財兩失的事例。」

黃澎孝提醒,「喜歡貪小便宜,沒事愛去大陸『假交流真郊遊』的人,也要特別留意了!」這次的央視新聞中,特別點名了那些「大肆利用兩岸交流交往渠道」,大搞「學術情戰」、「媒體情戰」,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現象。未來,在大陸「交流」甚至旅遊時,都有可能因為你用手機習慣性拍下會議資料、特殊建築設施或中共認為有負面意義的畫面,都有可能被中共認定為「竊取」機密的「間諜」行為。

黃澎孝分析,中共有意擴大宣傳運用「台諜案」當做全民教育的「保密防諜」素材,因此,不但通令各機關甚至於連學校的學生都要全面收看!結果必然更加提升大陸人民對台灣人的敵意與戒心,未來台胞在大陸被懷疑檢舉的機率必然更為增加!

另外,黃澎孝也提醒,類似像黃安那種專門舉報「台獨」的台籍敗類,更有可能藉著舉報「台諜」之名,構陷迫害自家台灣人嘍!最後黃澎孝強調「危邦莫入,大陸、港澳都少去為妙,不然被當成間諜,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 李孟居遭中共國安單位關押。(圖/翻攝自央視)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