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殺人無罪/放下精神疾病偏見 王婉諭:害怕與支持並不衝突

  • A-
  • A
  • A+

記者張之謙/台北報導

今年4月30日宣判的「嘉義殺警案」,因嫌犯是思覺失調症患者,行兇時無識別能力,於一審獲判無罪免罰。判決一出輿論譁然,各方批評、檢討聲浪不斷,而近年來不斷發生精神疾病患者犯下重大刑案,也一再加深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視。不過,身為受害者家屬的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卻公開呼籲民眾放下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偏見,他說,「看到這類的人他還是會擔心害怕,但同時,在孩子離開之後,他也希望這類事情不要再發生,所以去協助這些精神疾病患者,在心裡其實並不是那麼衝突的。」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圖/王婉諭辦公室提供)

2016年3月28日,王婉諭的4歲女兒「小燈泡」,遭兇嫌王景玉持菜刀對頸部猛砍,當場死亡。由於兇嫌犯案手段兇殘,震驚國內社會,各界均出現求處死刑的聲浪,當時王婉諭也在法庭中請求法官判處死刑。然而,由於王景玉罹患思覺失調症,雖然犯案時並未喪失識別能力,但法院認為,王景玉的精神障礙疾病可以矯治,降低再犯可能性,沒有必要判處死刑,最終判處無期徒刑定讞。

4年之後,王婉諭投身政壇,成為時代力量不分區立法委員,今年8月27日,他公開在臉書上對精神疾病患者表示:「我想跟你們說,生病了,並不是你們的錯。」同時呼籲社會大眾,減少對患者的歧視與偏見,讓他們有勇氣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才有辦法進一步尋求醫療、復健與社區生活的協助。 

此外,他也多次以實際行動幫助精神疾病患者,包括召開《精神衛生法》修法公聽會、爭取「社區關懷訪視員」人力、爭取社區復健中心復健治療給付點數等等,期望台灣在發展精神醫療的同時,也能建立完整的社區支持體系,讓精神疾病患者能與社會共存。

如何放下對精神病患的偏見?

身為「小燈泡」的母親,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消除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刻板印象?看到他們不會感到擔心害怕嗎?王婉諭說,「會啊,那個擔心害怕還是存在,它是一個掙扎,就是你可能還是會擔心害怕,可是從案件中多次的精神鑑定,也看到他一直沒辦法被接納,國中就開始被霸凌,跟家裡也不好,工作也不順利,就醫之後還曾有毆打家人的紀錄,但報案之後也沒有繼續處理。」

「對我來說,孩子離開後,我們希望這種事情不要再發生,加上我自己還有其他孩子,所以希望這種人、這種狀況能夠少一些,所以其實並不那麼衝突,我當然還是會害怕,但我也希望前期能做得夠好,不要讓這樣子的事情再次發生。」王婉諭認為,某種程度來說,這些精神疾病患者也是被逼到絕路了,在前期沒有辦法得到足夠的協助,如果他們能穩定地被協助,其實是可以好好的在生活中跟大家融洽相處的。

被害者家屬該如何面對判決結果?

這次的「嘉義殺警案」,除了導致鐵路警察李承翰喪生,李承翰的父親也在法院一審宣判嫌犯無罪後,因鬱悶胃出血吐血病逝。對於家屬的心情調適,王婉諭坦言,無罪是非常不符合社會期待,所以家屬自然很難接受,這件事很困難就是在於「你沒辦法接受但你還是要接受」,因為除了上訴之外,大概也沒有其他的方式。

「好好活著。」王婉諭建議,把自己的生活過好還是最重要,盡量不要被影響,尤其還有家人或小孩的,就是把自己和小孩顧好,他自己在案件發生之後也接觸過一些被害人家屬,或是一些從事協助的團體,普遍會看到很多人在事情發生後,會把生活重心寄託在把對方判死刑這件事情上,所以如果最後沒有如願,整個世界就再崩毀一次。所以他和他先生當初沒有那麼把重心放在判決上,開庭也盡量不去,或許是逃避也好、不想被刺激到也好,就是盡可能不出庭,都委由律師處理。

至於會不會很難接受刑法中對「無識別能力者」減刑的規定,王婉諭說,這就是理性跟感性面,當時他可以理解嫌犯是病人,但同時也知道台灣社會的銜接機制不好,投入的資源也很少,所以有很多擔心害怕,才會要求極刑。不過他也試圖去了解,如果後面這些轉銜是很穩定的,如果社區中有復健中心可以協助,持續知道這些人的狀況,恐怕就不會那麼擔心,這些如果都能夠做好,相信大家就比較能夠接受這樣的狀況。

王婉諭也再次呼籲,現在因為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污名化,導致很多人即使知道自己有狀況也不敢去求診,但最危險的就是沒有去就醫或是沒有病識感的人,所以希望資源可以到位,讓這些人可以走出來,即便有病,但就像高血壓、心血管疾病一樣,持續就醫,了解自己的狀況,並且在狀況不好的時候能夠獲得協助,「我們還是希望,當他狀況變得不好的時候,他自己能夠求助,然後他也能夠被支持,如此一來就不會走到這麼糟糕的地步,才能真正減少這樣的遺憾發生。」

《殺人無罪?》專題有更多深入報導: https://bit.ly/2Tf1xUR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