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瘋狂老闆要他當天去香港買燒鵝 知名企業主管怎面對荒唐?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不少人在職場中,總會面對很多荒唐的事,不管是收到奇怪的任務、面對心思複雜的同事,或是遇到想法瘋狂又無理的老闆,出職場,真的是不斷自我修練的過程。職場名人張力中也在任職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之前,也處理過極度瘋狂的任務。他曾經和一位點子特多的餐飲集團董事長共事時,董事長「突然」想知道到底香港鏞記燒鵝厲害在哪,張力中當天一早飛到香港,下午夾帶鏞記燒鵝回國。

▲前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張力中和大家分享在面對荒唐時,該有怎樣的心態。(圖/方舟文化提供)

張力中在不少社會新鮮人眼中,是「傳奇」般的存在,他赤手空拳在職場拼搏,而且沒有讀過大學,卻有碩士學歷,26歲初出社會,擔任廣告業務,就搶下全臺中所有大戶訂單。34歲他時擔任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打造臺灣文創旅店第一品牌,後來又被北京挖角,如今是北京奧倫達集團經營管理處總監。

「唯有孤獨,才能讓學習與思考更有威力。人在體制內,思想在體制外,便能遠離刻板、拒絕從眾。」張力中沒有什麼寶典秘笈,「一切都在孤獨裡成全」,不管面對多荒謬的人事物,仍勇往向前。

以下全文摘自張力中著作《孤獨力:讓學習與思考更有威力》

▲張力中的著作《孤獨力:讓學習與思考更有威力》,用幽默文字,寫出自己的職場體悟。(圖/方舟文化提供)

求好心切的科學家,還能有多瘋狂?

—「那你就一早搭飛機去香港,晚上帶隻燒鵝回來吧。」

孤獨的人,都有一種本事:面對職場的各種荒謬,也能若無其事。當你觀察職場人性時,多數人習慣從眼前單一印象去累積、堆砌出你對這個人的認識,那都僅是片面,且充滿誤區。你得不動聲色地,從各方面以至於眼下,去理解、並不斷交互應證。包括言語、價值觀、職場行事習慣、個人嗜好與可能的私下接觸狀態等,用多維角度般掃描,才能相對精確地,描繪歸納出一個人的特質。而在某個瞬間,你會看到最真實的他。

我想建議大家,作為一個孤獨的修煉者,要習慣於自我降噪、捐棄成見,給出這個世界最多的餘裕,透徹地用本質面去理解眼前發生的事物。到了這種境界之後,你眼前有再多至激反應、荒謬行為或誇張動作,都將變得再合理不過。而越荒謬的人,越能見其本性,只因為,他是在做他自己。

故事又回到熱愛做自己的科學家身上,作為我的老闆,他仍持續著各種瘋狂念頭,我也努力地陪著他實現。科學家不太像是商人,他總像是在為了滿足他的某種餐飲理念,而不斷地自我實踐。當所有人因為科學家的各種無理要求而抱怨又哀號時,在那些最瘋狂與最鬧騰的職場畫面中,總有我一個最冷靜孤獨的身影。

後院種蘿蔔、芭蕉南投送,就連日本老舖的蝦餅,我也得弄到手

例如,中餐廳販售的蘿蔔糕,是科學家為了想吃到自己最滿意的蘿蔔,索性與彰化鄉下的田園,簽下產地契作後栽種,長成、採擷後直接送到中央工廠製作。法餐廳的戶外庭院,則有一株架起來的芭蕉串,那是科學家從南投民間鄉與產地蕉農每日採購後直送的。他的想法是,客人吃飽後在庭園散步,可以隨意採摘好吃的芭蕉,感覺是件很美好的事,他的想法任性又浪漫。所以每次接到科學家要前往法餐廳的通報,我們總會焦躁又不動聲色地去為他張羅,提前打電話給負責運送鮮果的先生:「大哥你車開到哪裡了?芭蕉快到了沒?老闆快到了!」當科學家前往法餐廳時,看到庭園裡的芭蕉串,總是沉靜優雅地懸掛著,他就滿意地笑了。

有次,科學家又突發奇想:想研發鮮蝦類的乾燥零食。他拿著某張日本禮盒宣傳單,一邊開會,一邊蓄意在我鼻尖前晃啊晃。不用他說,我知道得想辦法弄一盒回來讓他試吃。這禮盒可不簡單,並非隨意找間百貨公司就有販售,必須專程到日本百年老舖總店購買,且車程遙遠。

為達目的,我只好想盡辦法,終於聯絡到一位人在日本、彼此不甚相熟,學生時期一起打工過的女同事,多年未聯繫,還好當年處得不錯。電話中的我懇求了她一番,她欣然答應,特地為我搭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車,前往老舖購買,並且馬上以最速件郵寄回臺灣,我對她連聲道謝。

幾天後,蝦餅禮盒就從宣傳單上,安然地出現在科學家的辦公桌上。他訝異地望著我,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喔,我託朋友從日本買了。」諸如此類,大大小小有如丟錢幣進許願池的怪事,不斷在我的工作中發生。其實,這些要求也從沒讓我真正感到焦頭爛額,我就外表嚴肅,內心輕鬆地,做好服務他的工作——直到這件事情發生之後。

為了試菜火速往返臺中與臺北,我只用了七小時不到

這一天,在中央工廠二樓試完菜後,科學家宣布又要研發新菜色,這次,他想賣燒鵝。最初,我以為就像過去幾次經驗一樣,找找市面上比較知名的幾家品牌,買來試吃評比,關於研發的部分,交給行政主廚去煩惱就好。正在思索臺中有哪幾家知名的燒鵝店時,科學家又再次任性地語出驚人:「我們一定要做出最好吃的燒鵝。」我突然抬頭,茫然呆望著他,不太知道他所謂的最好,是想跟誰比較?但已有種不安的感覺在慢慢醞釀。

果不其然,第一階段從臺中本地名店買來的各家燒鵝擺了滿桌,試吃過後,大家沉默彼此張望,沒有一隻讓他滿意。「往北部與南部去找。」科學家語氣堅定地說。當下我知道,他又要開始了。我被分配到北部,另一個採購則被分配前往高雄橋頭買燒鵝,約定隔天晚上七點,每個人必須帶著買到的燒鵝,再次回到中央廚房,進行試菜。像這種尋找食材的事情,為何不是由行政主廚自己去張羅呢?因為他是資深老臣了,一臉老神在在。科學家欺善怕惡,於是這工作自然就落到我這菜鳥的頭上。

後來,我打聽到臺北某飯店的中餐廳燒鵝似乎很知名,跟科學家溝通後,就決定買這家。隔日中午,我獨自搭著高鐵一路奔赴臺北,走出高鐵站,迎接我的是個雨天。到了飯店,下午是空班休息時間,接近四點半快五點,整個中餐廳不見人影。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我有點焦慮。直到五點多,服務人員還沒到,廚師們陸續先出現。我覺得時間快不夠了,哀求催促他們幫我盡快打包一份燒鵝,香港廚師一臉微慍不耐,碎嘴著我聽不懂的廣東話。拿到燒鵝,結完帳,我抱著整隻溫熱的燒鵝衝出飯店,雨勢不小,路旁攔下計程車,就往臺北車站狂奔。

高鐵抵達臺中,司機載著我很快再奔往中央廚房,雖然此刻我很想繼續思考人生意義,但沒時間想了。我抱著燒鵝,氣喘吁吁爬上樓梯,抵達二樓中央廚房的研發小廳,只慢了五分鐘,而所有人都已安坐,除了採購之外,我暗自竊喜贏他早一步。科學家眼睛一亮,萬分慎重地,親自接過燒鵝並打開層層包裹,依舊有溫熱的香氣飄出,因為我請餐廳的人多包幾層錫箔紙保溫,但我衣服與頭髮都還有些濕。沒多久,採購也氣喘吁吁地抵達,終於,燒鵝們再次到齊了。

燒鵝? 什麼燒鵝? 香港鏞記的燒鵝?

科學家原本一臉欣喜,眾人各自嘗完試菜的燒鵝後,又陷入一陣沉默之中。看來是要放棄這道菜了吧?我還以為這場「燒鵝之亂」總算要落幕了,沒想到科學家又開始胡思亂想,頻頻追問大家,還有哪家燒鵝很有名的?就在一陣混亂的討論中,有個聲音說:「老闆,聽說香港有間鏞記燒鵝很不錯,有米其林美食認證。」

科學家眼睛一亮,我感覺到他在血液在沸騰,但不知道抓誰來煮。(對,我覺得在場每個人都是他眼中的肥鵝。)當下他沒再多說話,只熱烈地招呼大家把燒鵝吃完,感覺心情很輕鬆似的。

隔日下午我忙完工作,剛回到座位上喝口咖啡,遠遠地,就看到科學家的祕書,在她的座位笑咪咪地遠望著我,那笑容實在莫名,看得我不寒而慄。接著,祕書走到我的位子旁:「張經理,老闆說請你下週二去一趟香港鏞記,帶一隻燒鵝回來。」祕書繼續說:「機票我都幫你訂好了喔。老闆說,你就一早出發,一樣,晚上七點帶回來中央廚房。」祕書講完後,笑咪咪地,從我的座位旁離開。

我只覺腦子裡嗡嗡作響,嘴裡無意識地重複:「⋯⋯什麼?老闆要我飛去香港鏞記?帶燒鵝?然後一樣晚上七點回來央廚試菜?」

祕書怎能講得像是要我去隔壁巷口麵攤,包一碗陽春麵一樣輕鬆?當日下班之前,「張經理要搭飛機去香港夾帶燒鵝回來」這件事,很快就在辦公室裡傳開,所有人都在議論,我會不會因為偷帶燒鵝而被查獲逮捕;甚至還有財務部的會計姊姊特地來向我道別,祝我一路順風,希望下週三還能看到我來上班。各方持續傳來訕笑,所有人都想看我好戲,但我知道他們不是真正的惡意,其實大家都滿同情我的,誰能料到科學家竟能更上層樓,再出這招整我?

我企圖靜下心來,但越想壓力越大。上網認真查詢了一番,各方眾說紛紜,還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帶燒鵝入境,無論如何,這趟我是非去不可了。

很快地,命運的那一天到了,接近中午時分,我已出現在香港威靈頓道,還殘留著早起的一臉倦容,濃厚的睡意揮之不去。我獨自坐在鏞記燒鵝的店門旁路邊,等待開門營業。回想起前一日,科學家還大方地囑咐我:「到香港好好吃一頓,再帶隻燒鵝回來。」我怎麼可能吃得下呢?我唯一想著的是如果來這一趟,花了錢,卻沒把燒鵝成功帶回去,不知道科學家日後又將如何凌遲我。想著想著,鏞記開門營業了,我獨自點了滿桌美味,卻食不知味。離開前,我外帶了一隻燒鵝,時間接近傍晚,準備搭機返臺。

我在車裡狂笑,這工作到底還能有多荒謬?

場景來到機場。海關疑惑我為何當天出入香港,我一度緊張,只能推說是出差。後來理解,燒鵝本來就可以從香港帶出境,但問題是臺灣能不能接受入境?(我直覺是不行的呀。)我用手提行李攜帶著燒鵝,只覺得自己像是個私藏毒品闖關的嫌疑犯。在飛機上,滿腦子荒謬的念頭揮之不去,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份工作需要做到這種程度。

飛機很快就落地,我快步往海關出口移動。正準備闖關時,忽然出現海關人員,牽著好幾隻米格魯緝毒犬,開始穿梭在旅客腳邊聞聞嗅嗅。我頓時覺得自己面無血色、蒼白至極,彷彿身上真的帶了毒品一樣。忽然,米格魯來到一個婦女腳邊,不停竄動,海關人員圍上前詢問她,婦女驚呼:「我沒有帶違禁品,袋子裡是燒鵝!」沒想到竟然還有其他人跟我一樣!不一會兒,婦女就被帶離出關隊伍,趁亂之際,我混入移動的人群中,成功地將燒鵝帶出關。

最後,這隻得來不易的燒鵝,送到了科學家的口中。我永遠忘不掉他一臉滿足的表情,是因為燒鵝好吃,還是滿意我又完成任務了,至今沒有答案。唯一要提醒大家的是:根據臺灣法律,燒鵝是禁止攜帶入境的違禁品,當年(已近八年前)我做了錯誤示範,請讀者們不要學習,謝謝。

那日接近深夜,試菜完開車回家的途中,我終於忍不住在車裡狂笑不已,這份工作到底還能多荒謬?

後來,我學習到,從不需拒絕職業生涯中各種荒謬要求,但違法的事真的不要做。荒謬實為一位磨礪你工作能耐的良師,你不需為其設底線,只求認真地將荒謬進行到底。無論人生再遇到什麼樣的大風大浪,你的內核中,總有一個最孤獨的你,面無表情,用右膀抵住你的後脊,在耳邊小聲地告訴你:「撐住。」

▲鍛鍊孤獨力,是張力中在張牙舞爪的職場中,處變不驚的方式。(圖/方舟文化提供)

到最後你能感覺,這個孤獨的你越是孤獨,你就越有力量。

孤獨力中級修煉 第五課:

●第一步: 職場中,我們都要明白,越變態的荒謬,才越是常態。因為職場本來就是主觀成分極重的權力關係場域。當現狀無法改變時,只能服膺並先跟著演下去。演著演著,不僅演技精湛,而且演得投入,當長出「同路人的氣味」時,成為團隊要角也就指日可待。

●第二步: 雖然說荒謬是常態,但過於荒謬的事物,終究是悖離人生常態且不可信仰的。此刻不妨將荒謬視為無物,或開啟自動導航模式,不去多想,整件事該有多荒謬,就將它進行到底,直到得出結果並圓滿結束。

●第三步: 將荒謬進行到底時,我們會在過程中,徹頭徹尾理解一個人的思想脈絡,同時到最後,你會訓練出「少見多怪,見怪不怪」的本領,也未嘗不是一種非常規的人生收穫。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