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到底有沒有效?名醫:對抗變種病毒靠的是兩大關鍵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一年多,Delta病毒也正在全球肆虐,對很多人來說,打疫苗已經是目前對抗病毒最有效的解方,但更多人想問的是,疫苗對變種病毒到底有沒有效?聯安預防醫學機構-聯安診所內科主治醫師施奕仲就透露,新冠病毒不會終身免疫,「變異病毒的確會影響疫苗保護力,但通常只要打過完整兩劑新冠疫苗,就能避免重症,而對付病毒入侵,關鍵是人體兩道免疫防線!」

▲變異病毒的確會影響疫苗保護力,但疫苗主要目的是降低重症和死亡機率。(示意圖/資料照)

施奕仲醫師首先和大家解釋,「才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就出現這麼多病毒株,已經有點像流感的概念,未來每年可能都會有新興的變種病毒株,尤其在大流行時特別容易產生變異。」變種病毒影響的可能不只是患者症狀有所差異,施打疫苗後的疫苗保護力不同,甚至可以大膽預言,未來還可能產生抗藥性的病毒株出現,雖然藥物還只是在研發路上。

強勢病毒株席捲全球!WHO:這四株需高度關注

世界衛生組織(WHO)目前將全球變異株分成三類:

1、高關注變異株(Variants of Concern):Alpha、Beta、Gamma、Delta。

2、需留意變異株(Variants of Interest):Epsilon、Zeta、Eta、Theta、Iota、Kappa、Lambda。

3、高衝擊變異株(Variants of High Consequence):目前無。

從華航諾富特機師事件開始,現階段台灣流行的主要是Alpha變異株,但指揮中心從邊境已攔截到數種不同變異株,從去年10月至今,台灣就已驗出六種國際上常見變異株,包含Beta南非株、Gamma巴西株、Theta菲律賓株、Delta印度株與Epsilon美國加州株等,在國內基因定序中都曾被發現。

人體兩道免疫防線防堵病毒!打疫苗避免重症死亡

變異病毒確實威脅著社會,國內靠著嚴格邊境管制,避免傳播力強的病毒株造成社區感染。但民眾也很關心,現在我們大規模施打新冠疫苗,難道沒辦法防堵變異病毒嗎?施奕仲醫師說:「雖然變異病毒會影響疫苗保護力,但通常只要打過完整兩劑新冠疫苗就能避免重症,因為人類對付病毒入侵是靠兩道免疫防線

第一道防線「體液免疫的抗體保護」:以B細胞系統產生抗體來達到保護目的之免疫機制,在病毒要入侵時就將它殲滅,避免感染,也就是所謂的疫苗保護力。

第二道防線「細胞免疫的T細胞」:當病毒突破第一道體液免疫的防線後,個體就受到病毒的入侵感染,會遇到第二道防線「T細胞」,T細胞只要曾經被病毒或者疫苗訓練過,可以辨識受病毒感染的細胞。T細胞此時便會擔起重任,讓身體就算被感染也不會變重症。

施奕仲醫師以簡單的方式舉例,「把病毒想像成一群人,變異病毒就像是原始病毒株少一隻耳朵,或戴上了帽子的人,有小部分的改變。而抗體就如同人臉辨識系統,對於正常人臉可以高效率辨識而殲滅,但對於戴上帽子或者少一隻耳朵的人臉,可能會辨識不出來而放行進入,也就因而感染了。但是,我們負責人體細胞免疫的T細胞,就像是警察一一調查戶口,雖然病毒的外觀已有些微改變,但新冠病毒的身分是不會變的,查到一個砍一個,發現兩個殺一雙。T細胞防護可以避免受感染的人演變為重症患者,甚至因而死亡。」

現在全世界最流行的Delta病毒株,許多疫苗的保護力大為下降,以色列的一份最新的報告甚至指出針對Delta株,輝瑞/BNT疫苗保護力大概降到了三成九左右,簡直就像是另一種新的第三代新冠病毒。施奕仲醫師表示,「Delta病毒株也學我們的防疫措施,不只是戴帽子、少一隻耳朵,現在還戴上口罩加蒙面,人臉辨識系統大概很難辨識正確(原先建立的抗體免疫快要失效了),除非我們要將人臉辨識系統升級。目前以色列採取的施打第三劑疫苗措施,德國、英國也都正在研議跟進了。而幾家疫苗藥廠,像莫德納、輝瑞/BNT等也正在針對變種病毒加速研發次世代新冠肺炎疫苗。」

▲病毒會不斷變異,也能從人類社會消失,對抗關鍵是靠人體兩道免疫防線。(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新冠病毒不會終身免疫!打過疫苗、感染過可能再感染

近期歐美國家開放,他們在高疫苗覆蓋率之下雖然確診個案增多,但死亡、重症沒有變多。施奕仲醫師強調:「當感染不會變重症,不會死亡,染疫就等於只是感冒一場。」

施奕仲醫師也提醒曾經感染過新冠病毒者、打過新冠疫苗者,若再碰到新冠病毒,還是有再次感染的風險。除了體液免疫產生的抗體可能隨著時間漸漸消失,使得保護力下降,或是如果遇到的是變種病毒,原來已產生的抗體無法完全辨識成功,也是有可能會再次感染。好在身體的免疫會有記憶效應,從前的訓練記憶或許在未來再次受感染時,整個免疫系統會有較佳的作戰能力,但這部分還有待之後更多的研究出來做更詳細的解釋。若能將新冠死亡率再降低,人類有可能跟病毒共存。但在變異病毒肆虐下,施奕仲醫師表示,未來仍有三件方向要特別注意:

一、病毒變異後特徵性的臨床症狀改變。

隨著病毒的變化,專家們也觀察到感染變異後人們的症狀表現也有所不同!施奕仲醫師提到:「以前原始病毒株會有嗅覺、味覺上的改變,現在Delta株表現比較多喉嚨痛、頭痛、發燒,Delta已經沒有特徵性的症狀,反而更像一般感冒的表現。」另外,不同的變異病毒株也可能有攻擊身體不同器官的傾向,除了呼吸道系統,或許未來會發現某些變異株會侵犯神經系統,某些可能較易攻擊肝膽腸胃系統或是心臟血管系統等等。

二、同時感染兩種以上變異病毒株。

最新在歐洲臨床微生物與傳染病學大會上,國際發現已經有個案出現同時感染兩種COVID-19變異株,今年3月一位染疫病逝的90歲老婦人,同時感染了Alpha株及Beta株死亡,是目前首例有記錄的此類病例。加上先前越南已發現新病毒株,結合原來Alpha病毒跟Delta病毒的變異,雖然傳染力沒有那麼強,但毒性微幅增加,死亡率會上升,許多專家認為不同變異株基因序列兼具的新變異病毒未來還是會再發生。

三、病毒不會消失!很可能朝流感化方向前進。

才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就已經這麼多病毒株,施奕仲醫師坦言:「新冠病毒已經有點像流感,每年會有新興病毒株。新興的變異病毒株只要傳染力夠強,就會擴散出去造成社區爆發,甚至變成跨國大流行。」即使未來疫情控制,病毒也很難清零,也就是不會完全消失在社會中。

除了疫苗之外,醫藥科學界也積極發展抗病毒藥物要來對抗新冠病毒,已經有許多不錯的臨床試驗結果,目前正在執行第三期臨床試驗。相信不久的未來,應該會有抑制病毒的特效藥研發成功。因應這條路之後,施奕仲醫師推測:「未來很有可能人感染後透過藥物得到治療,但慢慢地具有『抗藥性』的變毒株可能會出現,成為因治療而篩選出來的新病毒株。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從人類對抗細菌發明抗生素的歷史,到現在出現無藥可醫的超級細菌,就是一個正在進行式的例子。」

看來這條抗疫之路,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需要努力,施奕仲醫師提醒大家,要從日常衛生習慣做改變,除了戴口罩、勤洗手、減少群聚外,建立良好適切的免疫能力首重飲食營養、運動與睡眠。而當務之急,還是「打疫苗優先」。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