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從婚秘變居服員 長照界郭婞淳讓他們活更好:不單把屎把尿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張雅筑、攝影羅正輝、影音剪輯林芳瑜/台中報導

林柔安投入長照逾7年,她說,自己在這條路上學習到很多。(圖/記者張雅筑攝)

▲林柔安投入長照逾7年,她說,自己在這條路上學習到很多。(圖/記者張雅筑攝)

談及居服員、照服員,普遍民眾對他們的印象就是替長輩或失能者把屎把尿,但對有「長照界郭婞淳」之稱的林柔安來說,自己的工作並不是這樣的,而是透過專業協助長輩、失能者和照顧者的困難,讓他們的生活過得更好。服務至今,長達逾7年的時間,很難想像,過去林柔安其實是名婚紗秘書,她坦言兩個工作有很大的落差,不過在服務的過程收穫良多,也決定一直做下去。

【從婚秘到居服員,林柔安的蛻變】

▲林柔安過去曾是婚秘,她坦言,和現在的居服工作有落差,但可以體悟到很多人生道理。(圖/受訪者提供)

談及為什麼踏進長照圈,現年46歲的林柔安說,其實就是親友中也有在這領域服務的,加上自己有家庭、小孩後,想說找個工作時間不要佔用晚上太多的,因此就開始上課、考證照等,「其實我會走到這個行業,應該也是一個因緣俱足。」但林柔安也直言,起初只是抱持著嘗試看看的心情,沒想到應徵弘道後,一踏進去就做了7年。

至於從婚秘到居服員感觸最深的是哪個部分,她表示,以前每天看到的都是漂漂亮亮的婚紗禮服,不時地要試穿,成就感來自業績壓力,可是服務長輩、失能者,會看到許多不同的社會面向、家庭難題等,而自己扮演的角色,其實就是減緩主要照顧者的壓力,還有在這短短的時間裡,給予個案身心靈的照顧。「這個就是跟我在婚紗裡面看不到的東西!」因此對於個案,她不排斥,她期許自己在長照裡蛻變不一樣的照顧模式。

【每天都在角色扮演,4本故事書】

▲專訪當天共計服務4名個案,林柔安說,就像在讀四本書,不同的角色、故事帶給自己不同啟發和挑戰。(圖/記者羅正輝攝)

「媽,我每天都去做人家的臨時女兒...」林柔安笑說,自己很常跟媽媽分享她每天都去當不同人的女兒、去角色扮演,有時是姊妹、有時是鄰居,還有的時候是個案孩子的同學等。平均一天要服務4名個案,她表示,其實自己都覺得每天在看的4本故事書,而她是故事裡面的其中一個人,只是角色不同。

分享採訪當天的4名個案為例,林柔安表示,每一個都很跳tone,也有別大家刻板印象裡的都是長輩,因為其中有3位是比較屬於智能障礙或是身障的,她解釋,「因為長照裡面,基本上不是說就只接年長的,他還是會有身障,至從長照2.0以後,我們就開始有納入一些身障的。」

早上天剛亮,處理完家務後就出門,林柔安第一個服務的長輩曾經是癱在床上無法動的,但在她的照顧下,慢慢能下床,到現在已經可以靠著助行器散步。她解釋道,自己的功能不只是照顧,還有「復能」,透過專業讓這些長輩慢慢找回能力或是減緩失能,當然這過程可能會和家屬有磨合,不過只要適當的溝通,加上循序漸進看到成果,其實兩邊都會覺得很開心。

幫阿嬤沐浴完、陪著她散步後,緊接著林柔安又要趕到下一個個案家中。同樣是一名阿嬤,但她看起來會讓人覺得好像生活沒什麼太大困難,整體狀況「看起來不錯」,那到底為什麼會需要長照呢?林柔安協助阿嬤煮中餐,過程中邊忙邊陪她聊天,原來老人家幾年前喪夫,加上開刀得復健等,家人申請長照後,阿嬤慢慢地康復,同時也變得比較開朗,不過礙於子女白天得工作,所以才會申請中午由居服員協助料理中餐和陪伴。

林柔安直言,這部分也顛覆自己所學和印象中的服務,不過她也領悟到,其實長照裡,需要照顧的不單單是那些弱勢的,有些看起來生活不錯,但內心其實很孤單,久了反而會生病甚至加速老化和失能。

接下來談到第三名個案,真的會跌破眾人眼鏡,因為這名阿伯,他其實是喑啞人士,從小到大都是由媽媽照顧,後來母親過世後,由其他兄弟姊妹接手,不過礙於他們都有家庭還有自己的工作,因緣際會得知可以申請長照,才由林柔安定期照顧。回憶起初見到阿伯的時候,林柔安說,自己真的嚇壞,因為他就直接全身光溜溜在家裡晃來晃去,她想盡各種辦法引導,讓他慢慢穿好衣服並知道那是不可以的,坦言花了一些時間,因為阿伯的智商大概就在小學的程度。

看到阿伯的改變,家人們對林柔安敬佩不已,因為林柔安每一次都能知道阿伯想表達什麼。對此,她解釋,其實就是心態問題,因為自己從來都不會去把服務當工作,然後做完就離開,會想辦法進入到個案的生活,然後給予關懷,像是詢問他吃飯沒、做了什麼事情等,還有從中了解他想做的,例如帶他嘗試坐公車、捷運等。簡單來說,林柔安對阿伯來說,其實不單是家人間的翻譯員更是心靈知己。

採訪當天的最後一案,是一名腦麻患者,林柔安說,這一案其實也讓自己印象深刻,因為媽媽獨自照顧腦麻兒子近40年,才放手讓長照介入,「因為她一直覺得她有能力顧,覺得她不想要濫用我們的一些福利。」自己剛進去服務時,看到腦麻男子躺在床上、蜷曲著身體,林柔安也懷疑過自己可以幫上什麼忙,但她一樣告訴自己一步步來,除了訓練他僅剩的肌力,還有就是培養他的一些生活自理。

起初,男子都要由媽媽背下樓,上廁所也要媽媽協助,但現在,他可以透過屁股緩慢下樓梯,也可以靠手支撐移動身軀到廁所。林柔安感性地說,「其實在這樣的過程當中,家屬從不放心到放心到放手到信任,這個過程是真的有一段很長的磨合,可是現在看到我能幫他們到這樣子,媽媽想要的東西他有達成,我想這就是有不一樣的改變,這個就是我們進去前跟進去後的不一樣。」

【最後一程,我陪您好走】

▲高齡98歲的奶奶,在離世前似乎有感,突然對林柔安表達感謝之意,讓她回想起來五味雜陳。(圖/受訪者提供)

7年來協助過無數家庭、多名個案,當然也有發生讓林柔安不捨的例子。她說,最深刻的莫過於照顧一名高齡98歲的奶奶,因為這名奶奶本來也不太接受自己,但在她努力地說服和撒嬌下,奶奶慢慢打開心房,甚至每天跟著她出門散步。但就在服務邁向第三年時,那天正好是平安夜,服務結束要離開時,奶奶的女兒給她吃茶葉蛋,結果突然「啊」一聲,老人家就斷氣了。

目睹這一切的林柔安,雖然內心多少驚恐,但也不忘自己的專業,除了請剛好也在服務的同事打119外,也馬上替奶奶做CPR的急救,「我沒有想到我學到的CPR竟然在那時候用得到...其實我也知道,我有聽到她最後一口氣有嚥下去,可是還是就是很不能去接受那個過程。」

但最讓林柔安至今心情複雜的是,當天奶奶彷彿知道自己要離開了,到公園散步時突一一向每個人說再見,甚至在回家的路上拍拍林柔安的肩說,「謝謝妳一直這樣子照顧我...」還承諾下輩子換自己照顧她等。林柔安忍不住哽咽,表示自己從沒想過,原本還好好和自己互動的個案,竟然突然離開,多少難以接受,「可是這也是她人生的一個最後一程路,可是起碼我很開心的是,她的人生最後一哩路是由我陪她走完的。」

【長照沒有一個人是局外人】

▲林柔安表示,長照每個人都會遇到,所以沒有人會是局外人。(圖/記者羅正輝攝)

除了分享自身的經驗,林柔安也語重心長表示,她希望大家不要把長照定義成「把屎把尿」,因為大家都有家人,自己有天也會老,所以未來都可能需要。

至於,對於台灣長照有無建議呢?她表示,自己身為居服員,最大的希望就是延緩失能不是能取代失能,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她希望政府或社會可以給他們更多的資源還有提供一些免費的教育課程讓他們多學習,「因為這個你去上了課,你才有辦法去教更多人、引導更多個案,這是我目前個人的想法。」

◆看更多【陪你好 好活】長照專題系列報導: https://bit.ly/3E4ddQV

林柔安活潑又溫暖,在長照界備受個案喜歡,甚至有「長照界郭婞淳」之稱。(圖/受訪者提供)

▼▲林柔安活潑又溫暖,在長照界備受個案喜歡,甚至有「長照界郭婞淳」之稱。(圖/受訪者提供)

林柔安活潑又溫暖,在長照界備受個案喜歡,甚至有「長照界郭婞淳」之稱。(圖/受訪者提供)

【94要賺錢 股市豐神榜】|20220706|分析師 許豐祿
大數據推薦
【94要賺錢 股市豐神榜】|20220706|分析師 許豐祿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