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10年內台灣老人恐激增180萬 薛承泰教授點出長照危機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張雅筑、攝影羅正輝/台北報導

高齡化加上少子化被視為國安危機,因為兩者對國家發展未來有嚴重的影響。(示意圖/資料照)

▲高齡化加上少子化被視為國安危機,因為兩者對國家發展未來有嚴重的影響。(示意圖/資料照)

高齡化加上少子化,這樣的現象被視為國安危機,因為失衡的人口結構,長期下來會對國家整體發展造成不利。而在面臨高齡化的社會,許多人不以為然的長照,其實並非與長者才有關,它的政策方向其實關係著每個人的未來。台灣大學社會學系退休教授、前政務委員薛承泰表示,未來20年台灣人口老化速度相當快,預估近10年至少增加180萬名老人,就目前的長照2.0政策,他覺得有三大關鍵需要調整,此外他也提供一些專業的建議。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統計,台灣社會在2018年進入高齡化社會,在2025年預計邁入超高齡化。以扶養比來說,現在大概是4名年輕人負擔1名老人,但在10年後就是2.7名年輕人負擔1名老人,不過是實際上有工作收入、是否有能力照顧的,又是另個問題。談及台灣目前的長照政策,退休台大教授、前政委薛承泰直指,現在若要推動這個政策,一定要以10年左右作為一個規劃,現況相較所謂的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工業化國家來說,台灣人口老化還不至於太嚴重,但未來的20年很可觀,「老化速度是非常的快,換句話說,都會超過這些工業化國家。」

薛承泰教授表示,目前的長照2.0政策,有三大項是他覺得需要修改、調整的。(圖/記者羅正輝攝)

▲薛承泰教授表示,目前的長照2.0政策,有三大項是他覺得需要修改、調整的。(圖/記者羅正輝攝)

以現在的長照2.0政策,薛承泰教授點出三大項需要調整,整理如下:

一、經費的挹注是否「錢花在刀口上」

「你看我們最近一年都還用超過400億,但是你真正的服務的能量,包含人數跟人次等,那麼他的增幅跟你經費的增幅,是有落差的,是有落差的,換言之,就是錢沒有花在刀口上面。」

薛承泰解釋,經費挹注越多表示照顧得越好這其實沒有必然的關聯性,因為現在需要長照的人口還算少,未來10年需求會大幅增加,若持續以今天的經費來挹注的話,將來肯定會發生重大問題。「如何把錢花在刀口上,而且能夠讓整個政策能夠延續甚至永續下去,我們不要講永續,就是未來這10年,這是非常重要。」


二、照顧人力哪裡來

「現在我們還倚賴大概20幾萬的,所謂的外勞(移工),那麼這外勞裡頭,又有將近8成來自印度尼西亞的,那我們知道,不是只有台灣人口會老化,工業化國家會老化,這些東南亞國家人口在開始,未來也會老化...」薛承泰點出,台灣勞動力過於仰賴東南亞國家也是問題,以疫情爆發這件事就可以觀察得出來,若3、 5年後,這些國家人口也逐漸老化後,輸出就會越來越少,他們自己也會需要勞動力,所以未來我們的照顧人力,是第二個大問題。

針對這部分,薛承泰建議可善用台灣人口結構特色。舉例來說,目前需要長照的老人,有6成以上他是有子女的,而且這個子女人數平均在3個人以上,若充分運用這些家庭,有限的照顧人力就可以比較集中去協助另外那4成缺少,也就是家庭缺少照顧人力的,如此一來也能減少一些照顧所帶來的悲劇。

但他也直言,政府應在這部分提供誘因,讓在5、60歲的子女其中一位或兩位子女能夠來照顧他年邁、失能的父母親,藉此也可以學到如何將來他老化的時候照顧自己,而這就是延緩老化,這也就是最好的預防機制。薛承泰表示,「政府就要去提供、協助願意照顧的,包含家裡面的無障礙設施改善,甚至給他一些照顧津貼等等之類的,那要提供誘因,這樣就可以節省不必要的長照經費用在其他方面去,這是最好的預防機制。」畢竟部分長輩在初期失能時還是很需要家人的關懷,一開始就送走也會造成內心受創,但若真正情況嚴重需要專業的,就另當別論。

三、政策應因地而制宜

薛承泰表示,六都跟非六都所遇到的情況肯定不一樣,甚至六都裡彼此間也會有不同,因此社會福利應是個地方制度,需要做客製化的。

長照未來的問題之一,就是人口結構的變化導致勞動力下降。(示意圖/資料照)

▲長照未來的問題之一,就是人口結構的變化導致勞動力下降。(示意圖/資料照)

以上三件事情,是薛承泰教授認為,台灣未來10年人口老化,長照政策上需要做的調整。他進一步解釋道,人口老化其實真正影響的就是人口結構的改變,「我們今天老人占總人口大概百分之16,然後我們到2025年,3年之後我們就會突破百分之20,在10年內當中,10年內當中,我們老人大概會至少增加180萬個老人,但是同時我們會減少,也差不多這個數量的工作人口,所以這個改變太大了,包含稅收的來源、勞動力缺少等等,這個影響是全面的,所以因此我們長照不是剛講說,我們如何把錢花在刀口上,而且能夠讓整個政策能夠延續甚至永續下去」。

對於長照政策,薛承泰也強調,是需要依照台灣的人口結構和未來發展當作主體思考,以近10年來說,需要長照的老人通常是有比較多的子女,但未來因少子化加上未婚的人增加,所以獨老現象一定會增加的,還是大幅增加,因此再10年後,機構需求量會提高,「每個時間點不一樣,當前當然是以居家(長照)為主。」

薛承泰教授表示,未來要解決高齡化問題,首要任務是減緩長輩失能的時間。(圖/記者羅正輝攝)

▲薛承泰教授表示,未來要解決高齡化問題,首要任務是減緩長輩失能的時間。(圖/記者羅正輝攝)

科技醫療的發達加上人類壽命的延長,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薛承泰直指預防機制的重要性,儘量讓被照顧的時間縮短,同時提高勞動力。他進一步解釋,在因應人口老化趨勢,儘可能想辦法去壓縮他失能的時間,相對也會釋放他更多勞動力、生產力,不論是對家庭內部、社區或是對社會的參與,「這是必然要走的路。」

◆看更多【陪你好 好活】長照專題系列報導: https://bit.ly/3E4ddQV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