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金馬慶功/領獎著急挨轟!朱軒洋「正面回應」柯震東救火揭過來人心聲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林明柔/台北報導

朱軒洋(左起)、柯震東和蔡凡熙出席《黑的教育》金馬慶功宴。(圖/記者楊澍攝影)

▲朱軒洋(左起)、柯震東和蔡凡熙出席《黑的教育》金馬慶功宴。(圖/記者楊澍攝影)

第59屆金馬獎在昨日(19)圓滿落幕,首度入圍金馬獎的朱軒洋,最後憑著柯震東執導的《黑的教育》拿下最佳男配角的獎項,當時上台,被網友認為在從頒獎人黃秋生手中接過獎座時,有些著急,再加上後來的感言又僅花不到30秒的時間,掀起網上正反兩面的看法,對此朱軒洋會後出席劇組慶功宴時,疑惑表示,「有嗎?拿太快嗎?要慢一點?」,透露自己並沒有特別準備,坐在身邊的柯震東也出面緩頰,「我覺得無所謂,沒有人是當下的他,大家要怎麼揣測就讓他揣測」,以過來人心態表示,「沒有人知道得獎者當下的想法」。

朱軒洋拿下金馬男配角。(圖/記者楊澍攝影)

▲朱軒洋拿下金馬男配角。(圖/記者楊澍攝影)

朱軒洋以《黑的教育》拿下最佳男配角後,和導演柯震東以及同片演員蔡凡熙一同現身慶功宴訪問,談到部分網友認為他在領獎後的舉動有些失禮,加上感言過短,朱軒洋似乎感到疑惑,並解釋自己一開始有準備得獎感言,但想了想又刪掉了,直到上台後才又重新思考當下想講的,「不是緊張,是我覺得我講的沒什麼重點,但台上講的對我來說是重點」。

柯震東表示,「我坐在台下有感受到他的各種情緒很複雜,我原本以為他有入圍過金馬,結果今天跟我說是第一次入圍,我第一次入圍新人也是腦袋空中」,接著還說,「他(朱軒洋)連我們都沒理,就咻的上去了,我跳起來想要抱抱的時候,就上去了……但我覺得沒事,得獎的moment沒有人可以懂」,對此朱軒洋解釋,「想說(離舞台)還蠻近的,三步就到」。

柯震東(中)替朱軒洋(左)說話。(圖/記者楊澍攝影)

▲柯震東(中)替朱軒洋(左)說話。(圖/記者楊澍攝影)

柯震東也補充,「大家可能不知道金馬對演電影的人的重要性,對我們往下走,可能會改變對演戲或表演的認知,那個當下一定是很矇的」,至於被網友誤會?柯震東坦蕩蕩地說,「我覺得無所謂,沒有人是當下的他,大家要怎麼揣測就讓他揣測,我個人是這樣, 我走過來11年,沒有人知道當下的我們在想什麼,因為很多人上去想照稿唸,但當下上台可能沒辦法」。

朱軒洋感謝柴智屏的提攜。(圖/記者楊澍攝影)

▲朱軒洋感謝柴智屏的提攜。(圖/記者楊澍攝影)

而朱軒洋得獎後,前公司負責人柴智屏也在臉書曬出兩人的合照祝福,朱軒洋也回應,「我也祝福她一切都好,我知道她有出新書」,至於是否有和柴智屏聯絡?他表示,「隔空喊話,隔空互相祝福,我回去會問候一下,訊息電話都可以,其實我自己也找不到一個時間點,因為有時候不知怎麼處理,剛好這次有機會,也覺得蠻自在的,會跟幫助我的人說聲謝謝」。

柯震東感謝評審和各方的肯定。(圖/記者楊澍攝影)

▲柯震東感謝評審和各方的肯定。(圖/記者楊澍攝影)

至於入圍新導演失利的柯震東,最後還被評審列為遺珠,聽到此事他開玩笑假裝生氣說,「又來!每年都遺珠」,接著表示,「真的很開心,我剛有跟評審老師聊天,他們都給我跟我演員超強的肯定,畢竟我這團隊很年輕,我已經要算是裡面最老的,所以很棒了」,而首次當導演雖然沒有拿獎,但仍獲得各方好評和肯定,是否會擔心接下來的票房?柯震東強調,「我的壓力一直都不是票房,導完這部片更喜歡當導演,本來怕業內人士評價,會沒了第二部,未來的片怎麼做會更明確思考,不畏懼別人認為我在開玩笑」。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