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母虐慘2歲兒!右腦切除害失明失能 母:我原諒保母 全家才有希望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郭奕均/台中報導

雨青的兒子在快2歲時被保母害成嚴重腦傷,如今11年多過去,雨青發現,「原諒」是愛的禮物,能帶領全家走出傷痛。(圖/受訪者提供)

▲雨青的兒子在快2歲時被保母害成嚴重腦傷,如今11年多過去,雨青發現,「原諒」是愛的禮物,能帶領全家走出傷痛。(圖/受訪者提供)

「原諒」絕對是最難的人生功課,尤其對方還毀了自己孩子一輩子,原諒談何容易?

今年13歲的小mu本該是個活潑調皮的國中生,但他卻在盲校裡學著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做任何動作或說簡單的單字都很吃力,生活無法自理,幾乎所有事都要靠別人幫忙,「我們只能一直調整心態,接受我們會因為小mu受傷,過著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媽媽平靜地笑著。這笑容真的太不容易,因為小mu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狀況,不是疾病造成的,而是11年前,小mu快2歲時,在保母家發生的「不明意外」,讓聰明的小男童從此成為腦傷重症兒童,而且無法恢復如初。

人生勝利組家庭 2歲兒卻被保母害成腦傷重症兒

小mu目前就讀台中惠明盲校視多重障礙國中一年級,進到教室看到他時,他的身形和同齡孩子沒兩樣,但很快就能發現異樣。他神情空洞,正在跟著特教老師的指示,體驗著麵粉和餅乾的觸感,也不確定他有沒有真的懂,因為他無法明確表達,只能被動回答簡單的單字,且因為腦傷的關係,他的頭不停左右搖晃,很難完全專注在一件事情上。

現在的小mu可以被牽著走稍微遠一點的路、可以上下樓梯、可以回答簡單的問題,甚至能親吻媽媽表達愛意,這可是他復健多年才有的成果,雖然這些事對其他孩子來說是最基本的日常。

小mu已經13歲,還在學著各種基本生活技能,但雨青說,小mu是她人生中的天使,教她學會面對各種挑戰。(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小mu已經13歲,還在學著各種基本生活技能,但雨青說,小mu是她人生中的天使,教她學會面對各種挑戰。(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小mu已經13歲,還在學著各種基本生活技能,但雨青說,小mu是她人生中的天使,教她學會面對各種挑戰。(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但13年前,小mu不是這樣的。

媽媽林雨青微笑著回憶起原本幸福的藍圖,「當時小mu快滿兩歲,姊姊4歲,我還想著姊弟倆終於能玩在一起,我的日子終於能輕鬆一點」,當年媽媽是音樂老師,她的丈夫是數學補教老師,夫妻倆生了一女一子,堪稱是人生勝利組。而且小mu從小學習和模仿能力就超強,能有模有樣學媽媽彈琴,想必是遺傳了父母的好基因吧!

曾經是人生勝利組家庭,但隨著小mu嚴重腦傷,瞬間變樣。(圖/受訪者提供)

▼▲曾經是人生勝利組家庭,但隨著小mu嚴重腦傷,瞬間變樣。(圖/受訪者提供)

曾經是人生勝利組家庭,但隨著小mu嚴重腦傷,瞬間變樣。(圖/受訪者提供)

「沒想到一夕間,全家人的人生都毀了,我在人生堪稱最燦爛幸福的階段,晴天霹靂從天堂掉到地獄…。」

那一天母親節才剛過不久,媽媽就接到保母電話,說小mu昏迷不醒,送醫後發現他腦傷非常嚴重,「那時候檢查發現他腦出血、腦水腫、視網膜出血,西醫認為有嬰兒搖晃症候群,法醫鑑定他腦部有有被重物打擊的外傷,等於內傷、外傷都有,整個腦部就傷得非常嚴重。」

小mu在加護病房和死神搏鬥,住院超過100天,看著寶貝兒子昏迷不醒,手術時血淋淋的腦部傷口,小小身軀躺在床上還插了那麼多管線,媽媽的心一度被徹底擊垮,那真是誰也無法體會的心如刀割。至今小mu腦部開刀13次,右腦也完全被切除,造成他左側肢體偏癱、雙眼失明,語言和認知能力也完全退化。

小mu腦部受傷嚴重,右腦全切除,讓他失明、失能,至今無法恢復。(圖/受訪者提供)

▼▲小mu腦部受傷嚴重,右腦全切除,讓他失明、失能,至今無法恢復。(圖/受訪者提供)

小mu腦部受傷嚴重,右腦全切除,讓他失明、失能,至今無法恢復。(圖/受訪者提供)

沒有真相、沒有道歉 成為解不開的結

就這樣,寶貝兒子從健康正常的小孩,變成極重度腦傷重症特殊兒童,甚至夫妻倆一開始還沒意會到,原來這些傷是無法復原如初的,「我跟爸爸當年真的用盡各種方式,就是希望能夠小mu能恢復,那時候爸爸還說,就算傾家蕩產,什麼方法都要試,只求讓小mu能在黃金恢復期內,看能不能有機會恢復到正常。」

當時夫妻倆為了小mu,真的不計代價,全家生計和龐大醫療開銷,全靠爸爸沒日沒夜工作支撐,媽媽整整8年無法工作,留職停薪到處奔走嘗試所有方法,像是飛到美國做臍帶血、到廈門做專門的兒童腦傷復健,以及所有的中醫、西醫、民俗療法、特殊治療、能量治療、能量治療、特異功能治療、宗教祈福…等等,只要有一絲絲希望,夫妻倆都不肯放棄。

「我都覺得自己快變成兒童腦傷復健達人了」,有好幾年的時間,媽媽終日與醫療復健為伍,生活完全被這場意外吞噬,「我感覺我已經和社會脫節,而且越來越封閉自己,有陣子甚至害怕面對人群,也不想參加對外或姊姊學校的任何活動…。」

當時夫妻倆的生活就像地獄般崩潰,那麼罪魁禍首─保母呢?

法院認定保母有虐待行為,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傷害致人重傷罪,判處保母五年有期徒刑。但保母始終不認錯,甚至人間蒸發。(圖/受訪者提供)

▼▲法院認定保母有虐待行為,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傷害致人重傷罪,判處保母五年有期徒刑。但保母始終不認錯,甚至人間蒸發。(圖/受訪者提供)

法院認定保母有虐待行為,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傷害致人重傷罪,判處保母五年有期徒刑。但保母始終不認錯,甚至人間蒸發。(圖/受訪者提供)

「保母那時候是說,她沒有看到小mu到底是怎麼受傷的,她只推說小mu跟她女兒在玩,然後就撞到了」,保母始終不肯認錯,但專業醫療判定和法官可不是這麼認為的,嘉義地方法院判決結果,認定小mu的腦部和身體有被保母打擊、搖晃,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傷害致人重傷罪,判處保母五年有期徒刑。

判決結果都出來了,保母仍然堅決不認錯,不願意說出真相、沒有一句道歉,也不願意賠償,甚至出獄後人間蒸發,完全連繫不到人,這樣的態度,無疑是在夫妻倆的傷口上灑了大把的鹽,任何做父母的肯定都難以接受,「因為不只小mu的人生就這樣毀了,我們全家人的生活也被毀了,一開始我真的很糾結、很痛苦,覺得小孩子都變這樣了,保母怎麼都不願意出面處理,至少能和我們真心道歉,或和我們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或許我內心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原諒與放下 人生才真正雨過天青

但整個採訪過程中,媽媽不管是回憶過去、分享痛苦心情,她臉上始終帶著微笑,語氣輕鬆自在,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一樣。「因為我發現,如果我內心一直糾結的話,對小mu的復健和進步是沒有幫助的,所以後來我就轉念,學著不要把重心放在對保母的糾結上,我就是好好把重心放在陪伴小mu、陪著他復健,幫助他更進步。」

要說出這些話,有多不容易呀!距離那場心碎意外11年了,原本對全家人來說,像是做了一場醒不來的惡夢,痛苦更像是千金重的枷鎖,受困多年後,媽媽終於發現,原諒和放下是把鑰匙,能把全家人從傷害的牢籠中釋放。

談起過去的傷痛,雨青始終面帶微笑,希望能帶給更多人正能量。(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談起過去的傷痛,雨青始終面帶微笑,希望能帶給更多人正能量。(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現在的小mu並沒有恢復正常,每天都要辛苦復健,慢慢重拾基本的生活技能,但媽媽的語氣裡充滿著希望,「就像他能走路、能和我們簡單互動,我們都好開心,雖然這些事對其他家庭來說很稀鬆平常,但對我們來說,小mu的一小步,就是全家的一大步那種感覺。」

進步的除了小mu,還有媽媽用多年淚水換來的笑容,「我一度封閉自己,但我發現,如果我能夠先做到原諒和放下,對於我們全家的人生才會是正向的,我就是一直告訴自己,我要能夠先原諒、先做到讓自己更好、讓小mu更好,這樣我們全家的人生和未來才有更多的希望。」

如今走過低谷,傷痛早已成為養分,讓全家人這一路越走越甘甜。這幾年媽媽為了舒缓小mu的情緒,接觸到精油芳療,還因此取得芳療師證照,成為台灣自然醫學學會的芳療講師,更創立雨沐香雰和樂慕芳療學院,擁有亮眼成績。

「真的是經過這麼多年,我覺得我的心態已經轉成說,覺得小mu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帶給我很多不一樣的考驗跟人生體驗」,媽媽也重新體認到,她與小mu的生命故事,可以鼓舞更多正逢低潮的人,因此她很樂於到處分享,期許自己能成為正能量媽媽,帶著小mu傳遞愛與希望。

下課後,媽媽牽著小mu在校園散散步,小mu雖然無法明確表達,但看到媽媽陪著他,他非常興奮,不斷抱著媽媽,還熱情親吻媽媽的臉龐。或許原諒,真的能帶來更強大的力量;也或許愛,真的能超越所有障礙。在絕望和低谷中生出的勇氣,如今全家人的人生就像媽媽的名字「雨青」一樣,真正雨過天青。

學會原諒和放下,全家才真正看到希望。(圖/受訪者提供)

▲學會原諒和放下,全家才真正看到希望。(圖/受訪者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