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自己人刀刀見骨!強調血統高學歷卻養出青年團怪物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文/新新聞

國民黨在年輕戰力培養「輸到脫褲」,出現極為嚴重的人才斷裂危機;長期透過私人管道或靠「長官關愛的眼神」找人,有能力的卻未受黨的青睞或是遭受打壓。李正皓深陷桃色風暴,大家都樂得看好戲,暴露出國民黨年輕人內鬥醜態。

國民黨青年團前執行長、草協聯盟發起人李正皓深陷桃色風暴,不僅讓「馬金色彩」濃厚的青年團蒙上一層陰影,青年團內部流傳許久的一連串荒腔走板鬥爭情事,也逐漸浮上檯面。上從黨內天王、下至年輕人,國民黨接續上演爭權奪利的戲碼,醜態百出,再度重創黨的形象及青年培訓成果。

決策小圈圈,人才近親繁殖

前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遭遇空前挫敗,黨內掀起世代交替聲浪。然而,以「最年輕黨主席」之姿接棒的朱立倫,卻仍大搞「老人政治」,不管是無視程序正義粗暴換柱,或不分區提名過度向派系傾斜,均一再讓國民黨的陳腐老舊文化顯露無遺,無法爭取年輕人認同和支持,最終以三○○萬票差距慘敗輸掉政權。

國民黨痛失政權後,才開始意識到要栽培年輕人。相較之下,民進黨早已透過各派系有計畫、系統性地積極培養黨內年輕世代,無論是五、六年級「助理世代」,或是七、八年級新世代,紛紛在各地嶄露頭角,有人當上地方局處首長,有人已躍升地方、中央民代。兩黨對於年輕人重視程度,形成強烈對比及諷刺。

以這次民進黨六十八席立委為例,其中便有多達二十四人曾任國會助理。「助理系」儼然是黨內另類的最大派系,更成為民進黨執政後,以及將來政治甄補重要「人才庫」。綠營有戰力、有歷練的年輕人才眾多;反觀,國民黨在這方面形同「輸到脫褲」,出現極為嚴重的人才斷裂危機。

一位國民黨人士分析,從深層的結構性因素來看,國民黨政黨文化相對保守、封閉,若非具有政二代、官二代身分,或擁有顯赫家世及學歷者,一般年輕人投入國民黨後,很難在當前黨內的體制下出頭,「國民黨的助理,永遠都是被老闆呼來喚去的人,而非被培養成未來能夠接班或受到重視的政治幕僚!」

這位人士坦言,馬英九擔任黨主席後,雖成立青年團,試圖找年輕人加入國民黨,但人才甄補管道卻相當狹隘、太過強調「血統」,青年團長也淪為內定人選;長期近親繁殖、決策小圈圈的結果,導致聽話、願意當做樣板的人位居要津,有能力、有理想的年輕人,反而被排拒在外,不得其門而入。

正因如此,國民黨長期透過私人管道或靠「長官關愛的眼神」提拔,找來的年輕人多半都不是屬於「理念型」的有志之士。這次李正皓桃色風波便是最佳例證,所衍生出的青年團內部衝突及鬥爭,便可清楚看到,背後均非理念或價值路線之爭,而是年輕人「有樣學樣」,自己人殺得刀刀見骨的一場權力爭奪戰。

升遷路阻塞,助理一做十年

此外,在甄選制度下產生的青年團長人選,多半是涉世未深的年輕人,不但與黨內淵源、人脈關係薄弱,青年團長兼任指定中常委,更將年輕人的眼光和胃口養大。當他們光環退去後,便不會想從基層工作幹起,更遑論到艱困選區深耕、蹲點,國民黨培養出來的年輕人,多是推諉卸責、懼戰怯戰之徒。

舉例來說,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先前因受邀赴中國大陸觀看閱兵引發爭議,當時的青年團長林家興,曾一度想在中常會提案,建議將連戰送考紀會懲處,但最後礙於黨內「長官們」的壓力,不了了之。而新任青年團長蕭敬嚴,在這次敗選後的第一次中常會所提出的青年改革宣言,更是「上頭」寫好後要他掛名的。

一位資深國會助理感嘆,許多和他同期進入立法院的民進黨助理,不少人早已選上議員、甚至當選立委,就算沒有走民代從政之路,也有很多人被安排進入民進黨中央、智庫或基金會多方歷練,不會讓好的人才流落街頭。

反觀,國民黨年輕人卻總是有「看不到未來在哪」的悲嘆。以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為例,本應擔任黨內論述、議題攻防的「彈藥庫」,但卻淪為政治酬庸、退休政務官養老「疏洪道」,不少助理研究員一做十幾年,還是升不上去,上頭老人們來來去去,他們卻始終苦守寒窯,無法有更大的舞台發揮。

知情人士說,朱立倫上任後,雖一度大刀闊斧宣示改革,但智庫官僚、暮氣沉沉的文化至今依舊。不僅有已被砍掉的召集人,到現在還經常回到智庫,要助理們幫忙安排行程,寫連戰致詞稿,甚至連繳電話費、買便當等雜事也得做,簡直將專業的研究人員當成傭人使喚,但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只能將苦水往自己肚裡吞。

提拔年輕人,嘴上說說而已

如此腐敗的政黨文化,同樣反映在黨內公職人員選舉上。前年九合一選戰,國民黨在全國各地共提名五五四席議員候選人,其中四○歲以下的年輕人僅有五十九席、約占總人數的一一%,包括台南市、新竹縣市、嘉義縣、台東縣等地方均未達標;民進黨則共提名三七○席,四○歲以下的議員候選人達六十席,約占一六%。

一位曾投入議員選舉失利的黨內年輕人無奈地說,國民黨雖訂定辦法,規定各地區至少要提名幾席四十歲以下的議員候選人,卻沒有配套措施。他曾詢問過地方黨部主委,萬一年輕候選人未足額提名該怎麼辦?未料,該黨部主委竟微笑回應,「沒有達到目標,那打報告就好了啊!」所謂青年保障規定形同虛設。

不僅如此,當年輕人通過黨內初選後,地方黨部在責任區劃分、媒體曝光、經費挹注及活動參與等,也未給予青年參選人應有協助,反而是同黨的現任議員懼怕年輕人出頭爭搶地盤,打壓小動作不斷,但黨中央或地方黨部主委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撒手不管,令人心寒。

爭搶話語權,改革變成作秀

這次國民黨大選敗選後,原本在黨中央位居要職的徐巧芯、李正皓等青年團成員,隨即化身「改革派」成立草協聯盟。弔詭的是,草協聯盟卻未獲得黨內其他年輕人或青年團體的大力聲援,反倒是大家各自為政,另組開放聯盟、制度者聯盟等,爭搶改革話語權。

投入黨主席補選的台北市議員李新更與草協直接槓上。他痛批,徐巧芯、李正皓等人身為國民黨過去幾年的青年工作執行者,卻讓國民黨與九五%年輕朋友距離愈來愈遠。至今未看到這些人對過去作為有任何深刻反省,反而先拿出「改革大旗」要改革別人,實在太奇怪了。

一位黨內人士透露,九合一選戰前約一個月,在某次黨內會議中,當時兼任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曾關切詢問,國民黨與民進黨的青年支持度如何?徐巧芯居然當場拍胸脯回答,國、民兩黨的青年支持度各占一半,雙方在伯仲之間,明顯傳遞錯誤訊息。

草協聯盟本就與黨內各方關係不睦。據悉,日前舉辦的「黨主席給問嗎」活動,明明是草協和開放聯盟等團體所合辦,但草協卻對外宣稱自己是主辦單位,大方收割。而當開放聯盟還在力邀安排各組候選人參加時,李正皓卻突然對外發新聞稿,指洪秀柱因行程衝突無法出席,惹得其他合辦團體大為光火。因此,當李正皓桃色風波爆發,大家都樂得看好戲,終於成為壓倒草協的「最後一根稻草」。

優秀年輕人,黨內未受重用

事實上,國民黨並非沒有優秀年輕人,國會助理群便是「臥虎藏龍」,擁有許多具備選服、法案、議事專業,以及下鄉輔選、打硬仗經驗的優秀人才,只是長期未受黨的青睞與重視。

目前在國民黨文傳會下擔任國際組組長的黃裕鈞,先前就曾在國會服務,擔任前立委丁守中助理。轉戰黨中央後,肩負黨內大大小小的國際事務,舉凡投書外媒、接待國外訪賓或觀選團、舉辦外交使節茶會等,幾乎都是由他一人包辦。去年朱立倫訪美時,黃更是隱身幕後負責與美方聯繫、先遣規畫的重要角色。

只不過,無論是待遇或名氣,黃裕鈞都未如徐巧芯、李正皓等人來得響亮。直到在蔡英文當選國際記者會中,擔任口譯工作的民進黨國際部副主任趙怡翔爆紅後,由於黃、趙兩人的年紀、自美國留學返台、黨內工作性質等均相仿,才開始被媒體拿來做比較。

對此,黃曾在個人臉書發文感嘆,他和好友「口譯哥」多次在國際媒體上筆戰,在外交圈被說成是「雙胞胎」,但兩人在不同的黨,命運和際遇也大不同,「口譯哥」一路被重用,但他在國民黨內卻只是「一個要看能力在我之下老人臉色的基層黨工。」

知名作家劉克襄在總統大選後曾投書平面媒體,寫信給一位國民黨的年輕黨員,分享他曾受邀參加青年團主辦的「農村體驗營活動」,稱讚與其他農業團體舉辦的論壇相較,青年團辦得毫不遜色。據瞭解,當時該活動的主辦人,便是曾替陳以真打過嘉義市長選戰的青年團副執行長林欣諭,但林在黨內同樣未受重用,在青年團內更是受李正皓等人壓制,今年總統大選後已低調請辭,暫返校園遠離政壇紛擾。

國民黨人才嚴重斷層,年輕人養成及戰力均不如民進黨,這恐怕才是失去政權後的國民黨當前最大危機。國民黨能否痛定思痛檢討改革,盡快釐清黨的核心價值、政策路線,擴大與社會接軌的支持基礎,才有機會爭取年輕人的認同與支持,更將成為國民黨能否浴火重生,從廢墟再起的重大關鍵。(更多報導,請見《新新聞》1513期,或見新新聞官網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