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影/我的家變一座「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痛失百年家園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高秋萍、吳文昌、黃俊仁/採訪報導

「再一次看見台灣」帶您重回齊柏林鏡頭下,前後兩處山壁土石崩落的高山孤島,三立新聞獨家追蹤,這是屏東霧台鄉的「吉露部落」。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莫拉克風災重創屏東霧台鄉的吉露部落,土地瞬間沒了三分之一。

莫拉克重創台灣,中南部滿目瘡痍,霧台對外道路完全毀壞,成了孤島。

吉露部落族人巴淑香回憶:「我們家前面就一條裂痕這樣子,兩個房子已經垮下去,當下我在心裡想說,慘了我們真的是沒有明天了,當下我就說,我們真的要死掉了。」

回想風災浩劫,魯凱族人巴淑香創傷湧上心頭,眼淚不聽使喚,傷心地是這驚悚一幕,《看見台灣》裡夾在崩塌山壁間的悲情故鄉「吉露部落」。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連外道路都已毀壞,吉露部落成了一座山間孤島。

重回海拔1100米,位於屏東霧台鄉的吉露部落,穿行崩壁跟懸崖間步步驚心,因莫拉克重創的地貌還在持續走山。

霧台鄉長杜正吉說:「現在都已經淘空了,當天流失的房子就是旁邊,他的後面還有一棟房子,這邊本來還有一棟房子。」

家沒了,部落3戶房舍隨山崩地表滑落,彷彿不曾存在過,比被淘空的更觸目驚心,雖不像小林慘遭滅村,莫拉克仍無情改變吉露的命運。土石流毀家滅屋瞬間成廢墟,地基嚴重陷落位移,一夜之間全部落三分之一土地流失,面目全非被政府列危險區,族人只能心痛遷村,無奈棄守傳承數百年的家園。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地基掏空嚴重,房屋感覺隨時會崩塌。

「村長不想進去,這邊有太多的回憶。」遷村8年後,現任吉露村長賴金成,重訪舊地腳步格外沉重,「痛苦與不捨真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啦,小孩子都在這邊成長啦。」

破敗廳室,昔日裝著一家人甜蜜回憶,還有族人們小酌串門的濃厚感情點滴,如今只剩荒無,地上碎玻璃就像割在心上,隱隱作痛。

吉露村長賴金成說:「童年的回憶、成長的回憶還有包著很多的希望,真的感慨萬分啦。」

孫國男則是巡山員職務之便,幾乎每三天就回來看看走走。把爸爸過去體育競賽為部落服務的獎狀聘書,掛好掛滿在原來的位置,這是他撫慰思念的方式。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舊家雖然已經無人居住,孫國男還是將爸爸的獎狀掛在原位。

吉露部落族人孫國男表示:「雖然變這樣子,可是一來的時候,好像有人在這邊,想起來的時候,心裡有一種好像還在這個家一樣。」再多不捨,族人心裡明白,遷村是不得不的抉擇,尤其每當想起莫拉克那個可怕的夜。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孫國男心中還是有這個「家」的存在。

吉露部落族人巴淑香說:「旁邊左右都是石頭滾下來的巨大聲音,我們也不知道方向是往哪裡,我們走到哪裡都有裂痕裂開,一犯錯的時候,我們就會滾到山崖那邊掉下去,所以我們是互相牽手這樣子,走過這個黑暗。」

族人生死相依,所幸死裡逃生,一個都沒有少。苦等6天搭上直升機,終於脫困獲救的狂喜,沒想到下山後不斷的安置,乃至遷村到平地永久屋,是更漫長苦痛的煎熬。

訪高山孤島 屏東吉露部落地貌破碎悲歌

▲吉露部落族人被迫遷移到平地,但失去家園的痛苦卻難以抹滅。

吉露部落族人孫國男:「媽媽常常哭啊,她一想到山上就很傷心啦。」

霧台鄉長杜正吉也說:「世世代代都在這裡,一夜之間都不見了,所以那個心情…所以我們也發現,部落那幾年老人家過世的很快 。」

住是安全了,但失去耕地自給自足的能力,也斷了跟土地連結的根,備受打擊的老人們心碎凋零,原鄉幾年間瀰漫愁雲慘霧。魯凱民謠唱出思鄉哀愁,回不去的高山孤島,一道道走山崩壁傷痕猶在,劃破深愛的土地,痛在吉露族人的心。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