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照顧情緒 音樂未必是良方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文/MUZIK

在日常生活中,許多人都以聽音樂作為情緒自我保健(emotional self-care)的方式之一,人們對這樣的做法習以為常,也不需太多思索,Spotify 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於是提供了一套「心情」播放清單,從「焦慮的歌」到「跑過歡笑之田」等,不一而足。

音樂對人的「療癒效果」可謂眾所皆知,亞里斯多德曾說音樂是淨化情緒的力量。今日的音樂療法則始自二十世紀初,音樂家在英國醫院間為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情緒與身體受創的軍人演奏。現在這種療法已經得到臨床量化研究的支持,成為一種體制內的保健方法,在某些情況下,特別是對情緒失調的青少年或遭遇低潮的成人,音樂療法就跟傳統治療一樣有效。而治療師使用的其中一種方式便是於正在演奏或譜寫的音樂之中,引導患者透過聆聽音樂的經驗,理出他們的所想、所感。

那麼我們戴上耳機好像也可視為這個療程的「自我引導版本」?儘管聽著靈魂歌后Aretha Franklin飄飄然、哼著Adele營造出分手的氣氛,都讓人感覺很好,但聽音樂是否也可能有害心理健康?芬蘭Jyväskylä大學音樂系博士候選人Emily Carlson近期的研究值得參考。

這份研究用像是「當我對某人感到生氣,我聽音樂來表現自己的憤怒」這樣的問題,詢問123位參與者聽音樂的習慣,並使用另一位共同研究者開發的量表,顯示人們使用七種情緒調節策略的傾向,其中人們最常用來對付負面情緒的三種策略是:「轉移」 (diversion)、「安慰」 (solace)、「排出」 (discharge)。音樂在轉移策略中使人從負面想法與感受裡分心、在安慰策略中為悲傷或困境尋找舒緩與理解、在排出策略中釋放怒氣或悲傷。

所有參與者都被評定為抑鬱、焦慮和相當程度的神經質,神經質,這些都是與情緒失調特別相關的五大人格面向之一。其中一半的人在聽著沒有歌詞、容易引起悲傷、害怕或快樂等情緒的音樂時,接受功能性核磁共震(fMRI)掃描,研究者特別關注他們腦部內側前額葉皮質(medial prefrontal cortex,mPFC)的反應,這是咸認與潛意識調節情緒相關的區域,受低落情緒所苦的人腦中此區都會有不規律的活動。

Emily Carlson與其研究團隊發現,這些受試者,相對來說特別是男性,其fMRI數據顯示:他們似乎在所有策略中最傾向使用展現負面情緒的「排出」策略,聽音樂時,他們mPFC的活動都降低了。

這個結果解釋起來有點吊詭,雖然排出是所有策略中唯一不會帶來好心情的方式,可是把負面情緒表達出來,卻也無疑是健康管理情緒的一部份。

進一步的迴歸分析則顯示,「排出」策略與一些不太健康的情緒習慣有關,Carlson指出,排出與一些已經被認為屬於適應不良的情緒管裡策略相似,例如「沉思」(rumination):這是指人專注於負面想法與感覺與導致它們產生的原因,而非思考解決方式或朝問題的光明面去思考。

Carlson推測,相較於比較多女性偏向使用的「轉移」策略,「排出」策略可能會放大負面的感覺,或是把負面情緒發展成外顯的、導致負面感覺與行為在現實環境中爆發出來。這種外顯化又常是一種男性競爭的機制,雖然「排出」並非是全然負面的策略,這卻可能與其比較容易為男性選用相關。

研究音樂對腦部的影響,可謂是一門新興的科學,它的相關基礎大約都是在近十年內建立的,音樂療法的神經科學研究尤其新穎,而這一切都還只在起步階段。

Carlson團隊的研究強調了我們與音樂的邂逅是多麼特殊,以往像是龐克、重金屬音樂常被控以「天生對青少年心理健康有害」的原罪,但實際狀況可能複雜得多,例如有些人可能會在金屬樂(metallica)的快速即興演奏與尖銳的吉它聲中得到安慰,有些人則在莫札特的音樂中宣泄怒氣。Carlson說道:「每個人從個性到人格、到認知方式的差異,都對他聽音樂時的體驗至關重要。」

有沒有快速檢測我們聆樂習慣健康與否的方法呢?可能還沒有,但多一些內省的工夫會不錯:如果您傾向選擇聽些引起怒火或加深悲哀情緒的音樂,那麼最好避開「釋放忿怒」或「永遠孤寂」一類的歌單,轉而擁抱您內在即時的快樂吧。

嚴選好物:琅琅上口‧餘韻無窮

精彩話題:指揮

延伸閱讀:MUZIK閱聽古典樂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