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邱建一開講/令人「髮」指!古埃及人割敵人的XX當戰利品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文/邱建一(藝術史學者、新月藝文負責人)

這幾年台灣民風大開,走在街頭都可以看到各種美容美體店家在提供各種服務,全身除毛或是重點除毛,也成為這幾年的流行。

「除毛」其實是歐洲文化的一部分。早在很久以前,羅馬帝國時期的公共浴室就有提供各種全身除毛的服務了,古羅馬貴族認為身上長有毛髮是很失禮的,所以手腳四肢以及身體的各個部位,都想盡方法除去毛髮。

羅馬人的除毛據說用的是蜜蠟,蜜蠟這種材質據說現今都還在使用當中。在上完公共浴室做完三段式的洗浴(冷、熱、蒸氣)之後,就要來個全身除毛,讓自己體面一些。但用蜜蠟除毛其實有點痛,尤其是對全身本來就毛茸茸的歐洲人來說,更是痛上加痛。所以,曾有個古羅馬的歷史學家曾開玩笑地說:「想找公共浴室嗎?往有人慘叫的地方走就對了。」

▲全身剃光光的古埃及祭司,路克索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最早全身除毛的民族

除毛的習慣一直到17~18世紀的貴族圈還是很盛行。傳說路易十四很少洗澡,但他把定期除毛當作清潔方式,他有專屬的除毛師,還有專用的除毛膏,除毛時他喜歡與朋友結伴前往,他自稱每週例行除毛是一種「健康而且得體的社交活動」。

但是,最古老的除毛是古埃及。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古埃及人也是全身除毛的,但這個習慣與社交無關,而是當地的氣候環境造成不得不做的選擇。

古埃及文化發源於尼羅河谷與三角洲地帶,這裡雖然被乾燥的撒哈拉包圍,但是河谷區非常的溼熱,尤其在每年7月以後的氾濫期,這裡一片水鄉澤國,環境悶熱潮濕,所以外寄生蟲的問題一直是個很大的困擾,蝨子如影隨形,只要有毛髮的地方就不停地孳生。

▲頭戴假髮,頂香膏的美女,開羅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為了解決體蝨的問題,古埃及人不分男女老幼,大多是剃光頭或是剪了非常短的頭髮,至於體毛則是用兩塊磨平的小石頭,一根根地連根拔起。自己沒法拔得到的地方,就由家人代勞,為彼此拔除毛髮。

在除毛之後,他們會在身上抹上保護的東西,有錢人家抹上滲入香料植物的香膏,窮苦人家則是用草木灰搽抹全身。

但是,撒哈拉的氣候一年到頭都是豔陽高照,沒有了頭髮的保護,光著一顆腦袋在路上走,可是會曬得人頭昏眼花的。所以,古埃及人發明了人類史上最早的假髮,用來保護自己的頭頂。

▲戴假髮的貴族,路克索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製作假髮的材質要看是否負擔得起,有錢人家與貴族當然是用真髮編織出來的假髮,而且髮型多變具有很強烈的裝飾性,至於窮苦人家則是使用各種動物毛混編的假髮,雖然不好看,但功能與作用還是差不多的。

▲古埃及的假髮,開羅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不是割頭 而是割敵人的頭髮

每天出門或是參加重要宴會活動時,有錢人家戴上假髮再拿一大坨香膏頂在假髮上,樣子就像是個三角御飯糰。香膏在太陽蒸曬以及自己頭頂熱氣的緩慢加熱中慢慢融化,不但會散發香味,而且油脂滲入假髮後除了為假髮定型,就如同現今的帥哥美女用的髮蠟髮膠,還可以殺死躲在假髮裏的各種寄生小動物。但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會想到一個問題,既然古埃及人從小剃光頭,那假髮的材料要從哪兒來呢???

▲古埃及的假髮,開羅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其實,答案很簡單:買來的,或是打仗的戰利品。

古埃及人與鄰國作戰勝利後,會割下對方的頭髮當作戰利品。因為,這是一種重要的商業貿易物資,古埃及對頭髮的需求量很大,頭髮是很值錢的。

▲古埃及的假髮,開羅博物館。(圖/邱建一攝影)

開羅博物館有一個專門的展覽櫃,展出各種考古挖掘從墓葬中出土的假髮。這些髮型有些浮誇,超越現代人的想像。愛美是人的天性,古埃及的假髮就是標準的例證。(2019.12.19)

▲藝術史學者邱建一

※本文章獲邱建一先生授權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