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沒錢沒權沒人 港媒:中國疾控部門難為無米之炊

中央社
  • A-
  • A
  • A+

從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到這次武漢肺炎疫情,中國防疫體系一再被批反應遲緩。但香港媒體南華早報報導,中國疾控部門「沒錢沒權又沒人」,大疫當頭只能徒呼負負。

▲香港媒體南華早報報導,中國疾控部門「沒錢沒權又沒人」,大疫當頭只能徒呼負負。(圖/中央社/中新社)

南華早報報導,先前爆發SARS疫情期間,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即成立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hina CDC),因示警遲緩成了眾矢之的。中國疾控中心相當於隸屬美國政府的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

而反應遲緩的同樣情況,在今年初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再度重演。報導說,重蹈覆轍的關鍵在於,中國疾控中心沒有獲得可向民眾示警的授權。

報導指出,2003年抗疫有功且敢言而聲名大噪的中國防疫專家鍾南山感嘆,中國疾控中心只是個「技術部門」,疫情蔓延期間在整個醫療體系裡,「扮演不起眼的角色」。

不同於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中國疾控中心不能獨立運作、不能獨立下達警訊,而且運作經費由上級單位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撥發。中國國家衛健委相當於正部級的機關,且掌控中國的生育政策。

報導指出,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Yal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助理教授陳希表示:「中國疾控中心充其量不過就是個研究機構,只能發布協助國家衛健委因應疫情的研究報告,但是沒有權力發布緊急狀況,或採取行動遏止疫情蔓延,更沒有權力動員醫療資源或人力,投入中國其他地區防疫。」

疾控部門沒有實權形同幕僚單位,而經費捉襟見肘施展不開更猶如空有防疫架構。報導說,截至2018年,中國全境共有3443個防疫據點,當中60%佈建於偏鄉,號稱是全球最大的防疫網。但他們獲得的預算,還不如開發中國家的同類型單位。

報導指出,2017年中國衛生醫療支出的經費當中,編列給防疫網的專款額度是49億美元(新台幣約1482億元),而人口只有中國約1/4的美國,同年防疫專款則斥資110億美元。

報導說,SARS防控不力後,中國曾挹注可觀經費於防疫,但是事後查證發現,許多款項挪用於擴建辦公大樓與實驗室和購買設備等一次性基礎設施。

這些專款沒有專用的巨資投入猶如曇花一現。報導引述2015年官媒光明日報公布的統計數據,SARS疫情後10年的2012年,疾控中心的經費占政府預算的比重,由0.127%降至0.105%。

報導說,北京清華大學教授王紹光形容這番起於2008年的經費銳減,可說是中國公衛史上「第4次危機」,此前3次分別是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饑荒,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以及介於1985年至2002年SARS疫情爆發前。

報導指出,根據2019年份的期刊中國衛生資源,針對中國5省11個縣的調查發現,2017年落後偏鄉的疾控單位負債率高達40%,高於全國平均值8.3%,以至於某些地區的兒童施打透過醫院和地方疾控部門執行的免費疫苗,民眾還得付費。

沒錢的後果就是陷入缺人的惡性循環。報導說,官方統計指出,2002年至2018年之間,全中國的防疫工作人員大幅減少2萬人,平均中國每1萬人至少需要1.75個防疫工作人員,但目前則是不到1.4個,2006年美國達到9.3個,俄羅斯則是13.8個。

報導指出,公衛專家估計,中國疾控部門人力出現30%的缺口,在人口稠密的大城情況更嚴重,像是南方經濟重鎮廣州市,防疫人員的缺口高達50%,番禺區每2萬9700人中只有一個防疫人員。

而人微言輕的疾控單位不時遭到政治干預專業,更是中國防疫體系積重難返的沉痾,這種情況在偏鄉尤其普遍。報導引述不具名的防疫人員指出,他是在當地從事瘧疾防治,但架上防瘧疾用藥早就告罄,所以只要蚊子尚存,瘧疾就不會絕跡。

報導指出,這位防疫人員說,瘧疾感染時有所聞,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原因在於不能上報,否則將會遭到上級單位的嚴厲徹查,所以罹患非常普遍。但當政治介入,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更多 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 最新報導: https://bit.ly/37gsay1

★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

防範武漢肺炎,肥皂勤洗手、必要時戴口罩、避免食用生肉及生蛋、少去人多的場所、避免接觸禽畜類動物!

回國若身體不適請主動通報,14天內出現疑似症狀請先撥打防疫專線,並戴上口罩儘速就醫,務必告知醫師旅遊史。

※ 免付費防疫專線:1922、0800-001922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