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道別敦南誠品/總在這裡看見父母的影子…美好回憶從此塵封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我記得小時候我父母都會帶我和妹妹來,我們在1樓時還會吵吵鬧鬧,但一上樓到書店,我們就會安靜下來,那時候我們才國小喔,就知道來這裡要有氣質,你看,環境跟氛圍的影響有多大」,深夜來到誠品讀書的楊小姐,提到自己兒時回憶,嘴角微笑著,心中卻有更多不捨,「我父母都過世了,但來到這裡,我會記得他們曾經停留在哪個位置、曾念過哪一本書給我聽,那是其他地方都不能取代的回憶。」

「我覺得記憶是跟空間在一起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看到這個窗戶,灑進來陽光的樣子,還有跟地板的顏色,和旁邊的書,這個畫面永遠不會再出現,我覺得那應該是最捨不得的…」,承載著31年的回憶和故事,敦南誠品要熄燈了,在誠品工作24年的品牌策展協理謝淑卿,也有很多深刻感受,因為對她還說,還有對很多老台北人來說,敦南誠品的地位和文化能量,是沒有任何地方能比擬的。

▲深夜的敦南誠品有大批讀者來沉澱心靈,每一個角落都有某些人的專屬記憶。(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在誠品工作24年的品牌策展協理謝淑卿對這裡有滿滿不捨。(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2020年3月底,將近午夜的敦南誠品,寧靜、卻熱鬧著,深夜帶來寂靜,也帶來無數可望被餵養的靈魂,在微黃的溫暖燈光中,人們在古典音樂中埋首書堆,老舊卻充滿記憶的木質地板,就像很多人第二個家,人們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勢,進入書中世界。

敦南誠品是台北唯一有深夜記憶的書店,從1999年開始24小時不打烊,至今從未熄燈過,很難想像夜晚看書的人,會比白天還要多,住在台北的陳先生不捨說著,「通常晚上過10點之後,我們的通訊軟體和訊息會慢慢減少,這是我們靜下來好好閱讀的機會」,深夜書店,為很多深夜時分,心靈找不到歸宿的人,找到可以平靜的角落。

陳先生是位工程師,「我上班都盯著螢幕,下班後不想一直盯著手機,所以就會來這邊接觸一些書籍,尤其在面對人或職場時都會有挫折,我可以從看書當中獲得紓解,也沉澱內心,提升思考能力。」

▼▲陳先生是工程師,白天上班,晚上就會來書店充實自己。(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住在附近的鄧先生也是滿滿不捨,「這裡是讓心靈平靜的地方,我平常一天會來3次,因為這裡書更新得很快,中文跟外文都有,來這裡找書,就很像探險一樣,有時不經意會看到一些不期而遇的好書,這都可以讓自己在閱讀過程中得到不同啟發」,選在深夜來書店,更是完全不同的心境,「半夜有時候想說,讓自己轉換時空、心情,就會過來這邊逛一逛。」

▲住附近的鄧先生平均一天會來誠品3次,對他來說,這是個尋寶的地方,要道別萬般不捨。(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對讀者來說,在敦南誠品的回憶是如此珍貴,對謝淑卿來說更是,「從年輕時就在這裡工作,所以敦南誠品對我來說,是青春跟夢想,而且沒有不可能,像是我們做了戶外演唱會、封街、開誠品講堂、24小時不打烊書店…這些都是當時覺得很瘋狂的事,但台北這個城市給了這些瘋狂想法可能性,好像什麼都能做,而我們也真的做到了,所以對我而言,敦南誠品就是個實踐夢想的場所。」

「我剛來上班的時候,敦南誠品的同事是最博學的,假如你跟他講說我要看某一本書,他就會推薦你看同一位作者的另一本著作,或者推薦你看另外一本同類型的書」,謝淑卿更回憶道,以前敦南誠品的咖啡廳,永遠都是客滿的,「然後有一種傳說,就是只要女生一個人坐在那裡,就會有人來交朋友。」

「它伴隨著你人生成長的一個過程,所以你會在這個角落留下記憶、或在那個角落留下記憶,如今這些東西都必須被收到盒子裡頭去…」,和敦南誠品道別,或許對謝淑卿來說,也像是和生命中的某個部分道別,「我覺得誠品敦南會變成我們心中看不見的書店,這源自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當馬可波羅在和大海訴說他的城市的時候,他每次都會有不一樣的內容,可能這次有閃亮亮的城堡屋頂、下一次可能有運河、有一船一船的衣物和蔬果…等等,每一次描述都不同,但每次描述的都是同一個地方,所以對我來說,敦南誠品未來會是我看不見的書店,我每次想起它,可能會有不同的畫面在我心裡,但它一直是有理想、有記憶的書店。」

美國大選首場辯論會登場 川普、拜登正面交鋒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