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道別敦南誠品/連虧15年 吳清友最長的休假是在醫院度過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一萬天以前,我深覺自己的渺小,想追尋一處能讓身心安頓、心靈停泊之所在,我將活了38年的生命歸零,創辦誠品…」,這是2016年7月,誠品創立一萬天時,已故創辦人吳清友對這塊土地最深情的告白,他聲音顫抖、眼裡泛著淚光,因為創立誠品,真的是他人生中最意外的美好,更是最艱困的夢想。

▲吳清友生前曾在誠品創立一萬天時感性致詞,哽咽道出賠錢15年的心境。(圖/誠品提供)

說艱困,一點也不為過。吳清友對誠品的一切非常執著,幾乎什麼事都親力親為,結果誠品才創立一年多,吳清友就因為太過勞累,心臟病發被送進加護病房,一待就是17天,什麼事都不能做,也不能處理工作,只能靜靜躺著。出院後他有感而發寫下:「我這輩子最長的休假,就是在加護病房度過的,面對存在、面對生命、面對自己最深的探討。」

甚至創立誠品,竟然連續15年都是虧錢的。賠錢賠這麼久,有些股東都不敢再繼續投資,紛紛退出,吳清友好幾次面臨沒有資金、快要跳票的煎熬,在夜裡來回踱步想辦法,但他始終不肯放棄創辦誠品的理念,即使這個理想就像快熄滅的小火苗,他仍堅持捍衛。

【為尋找讓心定下來之所 吳清友創立誠品】

「吳先生認為,應該要對自己的家鄉有貢獻,他覺得讀書這件事情是最好的方法之一,因為如果有讀書,每個人都有機會」,襯著溫暖陽光,在誠品工作24年的品牌策展協理謝淑卿,微笑著回憶起以前和吳清友共事的時光,「其實誠品書架上的每一本書,都是可以請店員拆封來看的,就是因為吳先生認為,進到書店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應該擁有讀書的機會和權力。」

▲誠品品牌策展協理謝淑卿在誠品工作24年,對吳清友的認真和堅持有很深的感觸。(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1989年敦南誠品創立時,吳清友39歲,當年他靠著高檔廚具生意致富,「他認為人應該要追求好的生活品質,所以1988年他帶著錢去倫敦,想買亨利摩爾的作品,卻在過程中受到挫折,因為外國人不覺得台灣人會想收藏藝術品」,覺得不被重視的吳清友,當下念頭一轉,「與其把錢拿來買這些作品,怎麼不回來台灣開間藝術畫廊,讓台灣的藝術家有機會被看到?」

尤其當時的吳清友賺了很多錢,卻總是覺得,沒有一個能把心定下來的地方,「加上他也很喜歡看書,所以他就希望把畫廊跟書店結合在一起,實踐他對好的生活品質的想像」,秉持著想為台灣這塊土地播下人文和藝術的種子,更想為自己打造理想之所,第一間誠品書店在仁愛圓環開幕了,「怎麼會選在這位置已經不可考,但他畢竟還是商人嘛,他有商業上的敏感度和敏銳度,不管開店要賣什麼,都需要一個好位置…當然這是我自己猜的啦。」

老敦南誠品走的是高雅氣息,1樓是他挑選過的精品店、花店和美酒餐廳,地下1樓是書店,「大部分是外文書,當時以他最愛的書籍為主,像是藝術、美術、設計、建築…」,地下2樓有畫廊和藝文空間,「他對好的生活的想像,就是要有畫廊、藝文活動、書店、好的食物和生活用品,所以他努力在實踐這件事。」

▲吳清友生前對誠品的一切都很嚴格,每一家店的設計、走道長寬高都要經他之手。(圖/誠品提供)

【進入書店,人人平等 款待所有來看書的人】

後來因為都更的關係,敦南誠品搬到現在的位置,空間更大,裝潢一樣散發著穩重感,但更親民了,使用大量的木頭和石頭,幾乎是來自大自然的材料,沒有太多花俏裝飾,「因為這樣才雋永,吳先生希望誠品是一個大器、雅氣跟文氣的地方,是一個真正能讓心安靜、定下來的地方,所以我們常常在講『款待』這件事情,款待書,也款待所有進來的讀者。」

曾經有來自法國的記者來到誠品採訪,他看見書店裡好多人席地而坐,或窩在角落長時間看書,他感到非常驚訝,他說如果在法國,到人家書店這樣看書是會被趕出去的,因為店家就是要賣書,怎麼會免費讓你看呢?謝淑卿溫柔卻堅定地說著吳清友對書店的期許,「他其實並不是要賣你書,而是要讓你愛上書,然後樂意買回家。」

「他非常嚴格,而且記性非常好,書店裡每個空間的尺寸、長寬高…都是經過他的規畫,每家店的門多大、進去後走道多寬、天花板多高,他都背下來了」,誠品畫廊執行總監趙琍回憶著,吳清友特地在敦南誠品打造了一個長長的木質走道,能從整家店的最頭走到最尾,中間沒有任何遮蔽物,只有從窗戶灑進來的陽光,照應在長廊上,「吳先生覺得,站在最遠的地方,還是能看到盡頭,那是一種心靈上的安定感。」

▼▲木頭和石頭堆砌出的穩重感,是能讓人心定下來的地方,也能從走道看見最遠的盡頭。(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為實踐理想連續賠錢15年 仍是無悔的選擇】

「我雖不愁苦,亦難以感受喜悅…經營誠品,我無法預知未來,但戰戰兢兢走這條生命取經的道路上,忠實依著自己靈魂深處的悸動,勇往向前」,吳清友生前,曾感性訴說著經營誠品這些年,心頭最沉重的感受,「我承受誠品賠錢15年的重擔,於我而言,既然下定了決心,就應誠懇面對生命的抉擇…一萬天後的我,在靈魂的另一端,體會感受著靜謐的喜悅。」

15年,年年虧損,若非極大的決心和勇氣,誰能支撐下去呢?吳清友生前堅定說著,「生命因閱讀而不再失落的個體,想要窮盡己力,為生長的這塊土地,播下人文、藝術、創意,融入生活的種子」,雖然為了實踐這樣的理想,讓他連年慘賠,他仍說,「這是無悔的選擇。」

為什麼能如此堅定?吳清友曾透露,「賠錢的日子裡,很多時刻,我是坐在誠品的咖啡館裡望著顧客的,我看他們滿臉從容、溫暖,帶給我很多積極、正面的能量」,而被問到吳清友無悔的選擇,謝淑卿的神情同樣堅定,「他認為應該要對自己的家鄉有貢獻,他也常常跟我們講,推廣閱讀是誠品的天命,我們就是應該要做這件事情,所以為了做你應該要做、且你相信是對的事情,你不應該後悔,你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

如今誠品不只轉虧為盈,也成為很多台灣人重要的精神寄託之處,說起誠品,那是質感、氣質、品味的象徵,回首誠品創立31年的日子裡,或許就像吳清友生前所說的,「分享和共享生命裡、閱讀裡、日子裡、時光裡的每一個片段的美好,應該都會溫暖我們所有人的心…。」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