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六而已/龍龍被酸胖、表演人走光 奪冠卻打工賣力爆紅!

  • A-
  • A
  • A+

記者花芸曦、羅正輝/台北報導

單口喜劇演員龍龍Youtube有30萬人訂閱,粉專也有破20萬人按讚,人氣相當高,2020年底的全台巡迴演出也在30分鐘內售磬,但在此之前,他卻曾經歷表演人走光,得節目冠軍卻仍無人聞問,回到飲料店打工的黯淡時光。她接受《大人的模樣》節目專訪,吐露自己的性格就是不服輸,每次挫折就想辦法調整自己,終於被大眾關注,更沒想到近幾年的單口喜劇市場會紅到現在這樣。

▲龍龍今年26歲,是人氣相當高的單口喜劇演員。(圖/龍龍授權使用)

單口喜劇(Stand-up comedy)是一種喜劇表演,通常是由喜劇演員一個人,直接站在觀眾面前,以搞笑方式面對觀眾,使觀眾發笑。通常是一位喜劇演員站在台上表演喜劇,而且多以語言笑話為主。龍龍幾段百萬點閱的演出影片正好是都黃色笑話片段,像是「不要跟GAY當朋友」、「男生尻一發就好了」等,這和她可愛的外表,相當違和。

▲龍龍超活潑有活力!渲染力讓採訪現場相當熱鬧。(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龍龍是政大民族系畢業,今年才26歲,她說自己也不是特別只講「黃哽」,但的確這類型的內容比較容易被關注,起初在講性相關的內容時,自己也會覺得尷尬,但是她說,自己與其他人比較起來,已經是相當「初階」,根本沒有講到什麼內容,就會有人批評她「女生幹嘛講這個」,個性不服輸被激起叛逆因子,她坦言「我不過只講一點就被嫌東嫌西,很生氣」,因此認真研究起黃色笑話,還曾在咖啡廳打開情色網站做功課,拿捏自己的尺度與風格,走上爆紅之路。

▲龍龍有不少黃色笑話受到矚目,和她外表很違和。(圖/龍龍授權使用)

對於高學歷畢業,龍龍說,其實「做單口喜劇的,很多都是高材生,就是像是台大、清大、交大、政大,都非常非常多,這事實上證明,講笑話需要高學歷、需要高運轉的腦袋。」訪問時提到她自己也忍不住大笑,採訪現場活力十足,相當有魅力。

▲當單口喜劇演員之前,本來也想正經八百演戲。(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她會成為單口喜劇演員,其實算是小小意外,龍龍說本來想當「很正經」的演員,比如說去參加綠光劇場、人間條件等類型的戲劇,但因為不是科班出生,演技需要多加磨練,直到有次她去到卡米地劇場,看著台上的人講著笑話,她才意外接觸到單口喜劇。當時,她的老師說「單口喜劇是演員門檻最低的舞台,因為你不需要長得很漂亮,你不需要長的很大隻或是聲音很美麗,你只需要逗別人笑,你只要笑了你就贏了,你就可以繼續待在舞台上。」

龍龍這一試成主顧,雖然是最低門檻,但是從站上舞台到爆紅,前面先熬過了3年無人聞問的時光,至今想起21歲,一次郵輪表演,上千名觀眾,聽不懂她的笑話,在演出中離場,她還是相當挫敗。提到這一段回憶,龍龍先是深呼吸一口氣,直言「真的很想死」,因為當時還年輕,經驗不夠,更是第一次上郵輪表演,只覺得郵輪很酷很炫,沒有想過會是什麼場合。

▲想起郵輪表演時,觀眾魚貫離場,她仍相當難過。(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表演時,底下都是60.70歲的阿公阿嬤,龍龍說光是觀眾要聽得懂自己在講什麼就很難了,更何況還要講笑話,因為其他表演性質都是小提琴、音樂劇,視覺效果很多的演出,因此相較之下,單口喜劇變得很單薄,加上那時候功力沒有這麼強、沒有辦法控一兩千人的場,讓她一邊演一邊很想哭,卻又要一邊撐下去,還一邊看著觀眾們,從出口這樣子一批一批的離開「滿難受的」。

龍龍因為充滿愧疚,還跑到出口,一個一個跟觀眾握手,親口對著他們說「謝謝你來看表演」,終於送走觀眾以後,她一個人對著270度的舞台放聲大哭;所幸當時船上的加拿大籍負責人相當善良,對她說她表現得很好,只是遇到一群不適合她的觀眾,讓龍龍帶著這股挫敗,成為成長的力量。

▲▼龍龍說,自我懷疑都會有,但要非常小心控制他的份量。(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除此之外,她也曾到馬來西亞比賽,明明獲得節目冠軍,很多經紀公司想跟她簽約,但苦等三個月音訊全無,只好回到飲料店打工「自我懷疑這件事情是永遠不會停止的,但是你要很努力克制他的份量,自我懷疑是會膨脹的,當你做任何表演、任何工作的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很爛。」龍龍說,當很懷疑的時候,只能努力灌自己雞湯,告訴自己其實我也很不錯吧;愛說話的她,也會去找朋友講話,要他們稱讚她,藉以找回信心。雖然有人說過她胖,也有人攻擊她不好笑要她轉行,但她不氣餒想辦法克服,還把失敗當成笑話演出。

▲要讓低潮趕快過去,龍龍說她會去想想知去年、前年的今天都在做些什麼事情,就會覺得自己有進步。(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若碰到低潮期,龍龍會回想起自己去年、前年的今天,在做些什麼事情,比如想到前年的時候,觀眾一場才一百人、只能賣一千張票,但是今年我可以北中南開多少場、有多少觀眾,這些實質上面的現實都能告訴她,自己是有在進步的,「你是可以繼續往下做的,不要這麼害怕你再試試看。」

▲「不要跟GAY當朋友」演出讓龍龍爆紅。(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持續嘗試終於 2017年,一段不要跟GAY 當朋友的影片,讓她爆紅,近年的單口喜劇市場,更是受到諸多關注,比如博恩、酸酸、黃豪平、凱莉等都有自己的群眾,更受到大眾注目,龍龍也從來沒有想過,台灣單口喜劇能做到這樣的地步,但到現在越來越多人注意到這一塊,也很榮幸。

▲龍龍認為儘管這件事情很辛苦,但是你有那麼一件你想做的事情,你還是會去克服,你還是會負起任何你要擔的責任。(圖/記者羅正輝攝影)

龍龍說,直至現在仍會有人跟他說,也想嘗試看看單口喜劇,甚至對她說「那是我當年沒常識,不然我也會爆紅」,每當她聽到這些言論她都會翻白眼,因為會這樣說的人,都是完全沒有嘗試過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箇中苦痛,甚至只是活在自己的舒適圈,龍龍說人生很難,你會碰到很多爛事、過得很辛苦,但是大人的模樣是,儘管這件事情很辛苦,但是你有那麼一件你想做的事情,你還是會去克服,你還是會負起任何你要擔的責任。

台灣教育體制下,很多人認為畢業後就是要找到一份社會認定的好工作,並且好好待著,就能得到理想的與薪水,更很多人認為,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實際上很多職業的類型型態都不相同,更多的是排班、彈性上下班、約聘、責任制,其實成為「大人」有很多不同的樣貌,正因此社會才會形形色色。大人的模樣,希望以不同世代、職業別之紀錄,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都可以。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