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三三而已/搞笑手作厭世甜點店 學長、學弟斜槓吸13萬粉

  • A-
  • A
  • A+

記者花芸曦、戴華辰/台北報導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愛的人不愛我,大家好歡迎收看厭世甜點店」,這是擁有13萬訂閱的Youtuber頻道主理人拿拿摳的開場白,影片中,一下翻白眼散發出濃濃厭世感,一下又一邊搞笑、一邊做甜點,用獨特的個人風格吸引粉絲跟著他一起做甜點。團隊背後總共有三個人組成,除了拿拿摳以外還有 Taco 跟大白,負責攝影、剪輯、企劃,三人至今都還有正職,卻因為想幫人生打開另外一條路,因此選擇創立頻道,也在一年半內吸引到13萬粉絲訂閱,更穩定成長當中。

▲▼厭世甜點店拿拿摳本身就是一名甜點師,也有自己的店面。(圖/厭世甜點店授權使用/記者戴華辰攝影)

厭世甜點店的內容,透過誇張搞笑手法,教大家如何製作甜點,很多粉絲起初,以為這樣做出來的甜點,是在開玩笑、可能不太好吃,但拿拿摳真的是甜點師傅,跟著他的步驟來,保證甜點絕對好吃,他甚至和朋友「多多」一起在台北市南港開設店面。為了經營 Youtube頻道,晚上8點打烊拉下鐵門以後,甜點店就變成攝影棚,拿拿摳也從老闆 變身成Youtuber。

▲拿拿摳開設甜點店同時也是Youtuber(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現在看似歡樂開心的拿拿摳,在做甜點之前是一名行銷企劃,但開始做甜點的契機可以說是不適應社會,「我人際關係,其實是一個比較邊緣的人」可能很多人難以想像,但拿拿摳說自己比較需要個人空間,大學時期也需要打工,因此朋友圈很小,因為這樣的性格他一直都覺得可能工作上,需要上司來管自己、需要同事的配合,對他來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因為「中間要交雜著人情、交情、熟不熟,這樣的另一種思考方式,對我來說、我好累。」

▲甜點對拿拿摳而言,是很公平、客觀的,且製作過程可發揮個人創意。(圖/給冷鴿手作甜點臉書)

這樣的厭世感,讓他正職之餘下班去學甜點,意外發現製作甜點這件事情,可以讓他充滿創造力,原料在你手中  你能依照自己的想法、對它的想像完成一個作品,很符合它的做事方式,加上甜點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沒有模糊地帶,在這樣的絕對性中,無須去管別人對自己的想法,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可以。

▲給冷鴿手作甜點,真的好吃!(圖/給冷鴿手作甜點臉書)

「當下對比,我的工作跟我的甜點創作,有點厭倦辦公室生活,我不想要我的工作跟我的人生一輩子被人家管、關在小小的空間裡;甜點在我的生命來說,能把我真正的思考化成行動,永遠都是我可以自己作主的事情。」也是這樣的契機,學習甜點三年以後,創業開設甜點店;開店一年以後,和學弟大白、Taco 開設YouTube頻道。 

厭世甜點店當中,拿拿摳負責出鏡、製作專業的甜點內容,大白、Taco 本身就在傳播媒體領域工作,因此其中一個人負責近距離食材拍攝,另一人則負責遠景的製作過程,也負責統籌、編導;當然影片當中會偶爾現身、當小幫手,過程中互相吐槽,讓影片笑料不斷,兩人礙於身分關係,都戴著口罩出現,也讓粉絲超好奇他們的真實模樣。

▲厭世甜點店的三位創辦人,是多年的學長學弟關係,把拍片當感情維繫,每個人都有正職,做斜槓Youtuber。(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三人都是77年次,自台藝大廣電系畢業,是學長學弟關係,從學生時期到出社會情誼維繫十多年,沒有間斷。大白三不五時就會到甜點店找拿拿摳出去玩,去年有念頭要組成YouTube這個事業時,兩個人有點做不來,因此找了Taco 一起討論。

大白本身是傳播媒體的攝影師,Taco過往也有新聞媒體攝影的經驗,因此對兩人而言,攝影這一塊是專業技能,內容則因為大學時期,拿拿摳就常主持節目,風格幽默,但畢業後就沒有發揮過這樣才能,兩人都認同他非常適合當YouTuber,因而重新點燃彼此的熱情。

團隊也揭露平常的工作模式,雙周末的晚上,利用甜點店八點打烊之後的時間拍攝,一次拍攝2集,包含後續計畫討論,常常一用就到凌晨兩、三點,再利用正職之餘的時間剪輯、後製,這樣的模式已經維持一年半。

「難道這樣不會很累嗎?」記者進一步追問,三個人同時大喊「很累啊!超累!到底有多累!」但雖然口中喊累,三個人卻又都很堅持,從來沒有人說過要放棄。拿拿摳說,他頂多只是覺得像一般工作一樣覺得「為什麼要這樣逼我!」但又同時覺得三個人彼此都有成長,所以休息一天,心情又會恢復,就更有動力往前。

有網紅曾經分享,只要有十萬訂閱,基本上就可以全職,但為什麼 他們還得這麼辛苦?Taco 分享因為三個人都是北漂族,在台北一定有生活經濟壓力,像是生活費、房租、車貸之類,因此必須要有一個穩定的收入,除非Youtube經營平均起來可以維持正常生活,才可以轉換成全職,而這便是他們明年想達到的目標。

對他們來說 Youtuber,不僅打開另外一條選擇,也幫助他們找回曾經的熱情。大白說,自從開始做頻道之後,時間、生活彷彿回到大學拍片的樂趣,現在想到好玩的企劃,就可以去拍,但是在正職工作上或是接案,不管成品自己是否喜不喜歡,都必須要去完成,且得以客戶跟老闆為主。「當你興趣變成工作 是還滿悲慘的事情,是在消耗你的熱情。」大白感嘆所幸開始製作頻道以後,彷彿找回青春時的初衷與熱忱。

▲三個人彷彿回到大學一起拍片的時光,找回單純的開心感。(圖/記者花芸曦攝影)

Youtuber 是現在許多學生未來的志業,或者是想擺脫工作枷鎖的人能夠嘗試的一條路,但也不容易。大白說「前面一整年是沒有收入、完全憑藉著熱情去做的。但回歸到現實面你也需要收入,不知道這樣的生活可以維持多久。」拿拿摳補充,先前三個人有討論要全職時,都有在粉絲數、業配量當中互相考慮的事情,但現在訂閱數增長之後,目標已經看起來不遠了。

開設Youtube頻道後,拿拿摳的生活改變很大,粉絲知道他有開店,也會特別到店裡來消費、支持他、送上卡片、鼓勵等等,這讓過往是邊緣人的他,生活圈大開,甚至笑說「現在已經開到、太開了!」

▲▼不少粉絲會到店裡朝聖,讓拿拿摳生活圈大開。(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對於大人的模樣,拿拿摳說即便社會上對性向或者是沒有一個看起來光鮮亮麗工作的頭銜,還未太過友善,但是「當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闖出一片天的時候,其實他們(長輩)就會去贊同你的生活型態、你的想法,他們會變得認同你,你這樣也過得很好,他們不會再擔心你了。」

大白則認為,「大人的模樣應該是,我們有能力去決定我們想過的生活,我們也必須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Taco也補充「勇敢追夢、接納自己、並認真負責。」是理想中,大人的模樣。

台灣教育體制下,很多人認為畢業後就是要找到一份社會認定的好工作,並且好好待著,就能得到理想的與薪水,更很多人認為,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實際上很多職業的類型型態都不相同,更多的是排班、彈性上下班、約聘、責任制,其實成為「大人」有很多不同的樣貌,正因此社會才會形形色色。大人的模樣,希望以不同世代、職業別之紀錄,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都可以。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