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35而已/工程師棄高薪追夢 熬2年登網球大滿貫任穿線師

  • A-
  • A
  • A+

記者花芸曦、陳則凱/台北報導

運動賽事往往我們只看見,場上努力的選手,為選手喝采、歡呼,不過在網球、羽球賽場背後,有著一群努力的人們,是選手裝備的醫生,12分鐘可以將拍子穿線完成,他們便是「穿線師」。這是一份鮮為人知的職業,但卻是選手比賽時的最最關鍵,他們必須協助選手當場製作比賽要用的拍子,根據場地、天氣、溫度等環境因素,挑選線材,用手感穿線,讓每位選手的每一隻拍子網壓,零誤差值。《大人的模樣》專題訪問曾挺進網球大滿貫賽事服務的穿線師「邱健寧」,與我們分享從友達工程師,轉職成為專職穿線師的故事。

▲邱健寧本來是友達光電工程師,幾年前轉行任穿線師,現已登上網球大滿貫協助選手。(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橫線就是算滿關鍵的,要快其實有一定的難度」手指滑在球拍上,看起來明明感覺 只是輕輕摸過去,但網面卻已經瞬間編織完成,從無到有穿一支網球拍,初學者得花一小時半,專業穿線師邱健寧只要12分鐘。「穿線師」 這項工作鮮為人知,但邱健寧曾征戰過美網、法網等各大國際賽事,還能扛起比賽穿線的統籌,更曾為世界級選手大阪直美、前球后瑪格瑞莎等人服務。

▲▼邱健寧登上網球大滿貫,與大阪直美等國際球星合影,並協助許多選手穿線。(圖/邱健寧提供)

邱健寧說,穿線師就像球拍的醫生一樣,因為選手需要照顧的東西太多了,要顧自己的身體狀況、比賽表現,還要背負極大的壓力,因此需要有專業穿線師,來幫他照顧裝備的狀況,選手的狀況,就找醫生解決。只不過要成為一名頂級穿線師,前後至少得花兩年時間,才能快速完成一支球拍,更需要強大的熱情,畢竟每到大滿貫賽事,一天工作就長達12小時,還只能站著,不能坐下;手指也會因大量工作,長繭破皮,傷口破了又好、好了又破。

▲穿線時必須站著,賽事期間每天會穿到10小時以上,手指破皮長繭已經是家常便飯。(圖/邱健寧提供)

他提到,一開始學習時,不太會穿線,穿一隻拍子需要一小時、一小時半,但問及他辛不辛苦,他說因為自己充滿熱情,所以也不至於到辛苦,「你的時間就是在穿線中度過,你很喜歡這份工作,倒不會覺得這份工作很枯燥乏味,就是熟能生巧,你要穿到很順,才能穿到能邊聊天邊穿。」

▲▼穿線有機器輔助,但最重要的還是穿線師的手感,磅數連一點誤差都不能有。(圖/陳則凱攝影)

想到大滿貫賽事,場後跟場上一樣熱烈,邱健寧以一場法網賽事選手超過上百人來說,賽事期間只有18到20位來自世界各國的頂級穿線師,要服務來全球的選手,一名選手的用拍,有時一人超過10支,每一支磅數、重量、手感都要一模一樣,壞掉了 就要隨時遞補上場,基本上就高要求、高數量、高速度。

▲▼穿橫線是最難的,但專業的穿線師已可以行雲流水。(圖/(上)記者陳則凱攝影、(下)邱健寧提供)

邱健寧也形容,「我們很像穿線工廠,小型的穿線工廠,所有穿線師在那邊啪啪啪啪」雖然有機器輔助,但手感還是最重要的元素,網壓   連0.1的誤差值都不能有。他補充長期手感力量會跑掉,不只是機器在拉,手在堆拉壓線有稍微出一些力量都是靠穿線師的手,更會藉由網壓機,去量測出網壓去看看每次穿完是不是一樣的素質。「考試一定是要全部一模一樣,才會被派上去當穿線師!」

除了手感以外,穿線師也得對天氣、溫度、濕度、場地類型不同判斷線材要用羊腸線還是尼龍線,具備充分的判斷,才能在現場與選手討論,並且穿出選手需要的磅數,目的就是為了讓選手在場上可以無後顧之憂。

▲▼邱健寧從大學時對網球相當熱愛,對裝備也深入研究。(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然而,在成為穿線師之前,邱健寧其實是友達光電的工程師,對於網球運動的熱愛,讓他甘願放棄百萬年薪。

「在友達工作時壓力是相對比較大的。」邱健寧回憶,因為本身做事較慢,每天工廠都在RUN貨、報告產出時間比較慢,那時的生活幾乎是早上六點起床,七點多到公司,起初以為自己晚上七點、八點可以吃晚餐,但每想到,每天幾乎深夜十一、十二點才回到家,凌晨一點才吃到晚餐…。

▼邱健寧先前是友達光電工程師,轉職後成功當上穿線師。(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每天在高壓生活之下,甚至同個團隊有同事小孩生病,也得在工作中抽空帶孩子看醫生,再回到工作上,從大學就熱愛網球的他,心裡想著「如果我也有小孩,我大概也會以小孩為重,那我的夢想,是否就只能往後,或者永遠無法實現呢?」邱健寧說,他本想著當工程師,存一 筆錢,可以在40歲、50歲的時候開裝備店,但現實的一切讓他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夢想,因此毅然決然放棄工程師的工作,往穿線師的職業邁進。

▼網球穿線師團隊,一場賽事約有18到20人,台灣也在其中於國際爭光,第二排最右邊為陳柏均。(圖/邱健寧提供)

轉行,幸運得遇上了20歲就入行的台灣第一穿線師陳柏均作為師傅,還有曾於2017、2018擔任澳網官方穿線師的丹于豪,兩人在一路上幫助他許多,讓他幸運踏上了穿線師的旅程,邱健寧還拿到國內穿線師培訓的天字第一號證照 ,這讓起初以為自己的人生只會到大滿貫當觀眾的他,意外成了賽事其中一員,還跟選手成為工作夥伴。

他也欣喜分享,到大滿貫服務時,世界的選手都會在那邊出現,曾經在吃飯時,同事告訴他,他的正背後坐著今年拿下第13座法網冠軍Rafael Nadal ;雖然當下不能與選手交談、不能打擾他,但親眼看見電視上崇拜的球星,真的非常激昂。邱健寧達成夢想之餘,更用不同的方式,讓國際運動賽事,可以看見台灣人的專業表現。對他而言,大人的模樣,就是盡自己所能,把每一種角色都發揮到一百分。

 ID-eJLFdf.png ID-eJLFdf.png

台灣教育體制下,很多人認為畢業後就是要找到一份社會認定的好工作,並且好好待著,就能得到理想的與薪水,更很多人認為,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實際上很多職業的類型型態都不相同,更多的是排班、彈性上下班、約聘、責任制,其實成為「大人」有很多不同的樣貌,正因此社會才會形形色色。大人的模樣,希望以不同世代、職業別之紀錄,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都可以。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