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13歲愛女托夢一句話…他免費助清寒者辦喪事:捐到快倒閉

  • A-
  • A
  • A+

記者簡若羽/台東報導

「剛踏入殯葬時,每死一個人我都很高興,因為我知道又有錢賺了。」今年接下中華民國葬儀喪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的李濂淞不諱言,起初投入殯葬業,只是為了賺錢,支付罹癌女兒高額的醫療費用,只是7年前,13歲愛女仍敵不過病魔成為天使,善良的她放心不下爸爸,半年後托夢留下一句話,從此改變了李濂淞的人生,「我要完成女兒交代給我的功課。」

▲ 女兒夢裡一句話,改變李濂淞對殯葬工作的看法及目標。(圖/李濂淞提供)

64年次的李濂淞,原本靠著擺地攤兼做飲料業務維持家計,雖然賺得不多,但擁有一個幸福的小家庭。不料女兒3歲時被醫院診斷出罹患罕見疾病,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必須待在花蓮的醫院接受治療,當時一瓶小小藥劑就要4萬塊,李濂淞所有賺的錢幾乎都用來支付醫療費用,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女兒5歲那年,還是靠著慈濟的捐助,才勉強湊出手術費進行骨髓移植。

「那時我養一個家庭,女兒又生病,真的沒什麼錢。」為了支應龐大生活開銷,李濂淞轉行開起葬儀百貨,他也坦言,起初根本沒想過行業屬性、工作內容的特殊性,只是看準殯葬業有賺頭,一心想快速獲得錢財給女兒治病,甚至無暇顧及他人的感受,「剛踏入殯葬時,每死一個人我都很高興,因為又有錢賺了」,但經營公司多年,生意一直沒有大好。

隨著女兒逐漸成長,脊椎側彎愈發嚴重,13歲那年的過年前開刀動了一次大手術,術後住院兩個月,沒想到某天半夜三點,女兒敵不過病魔,在睡夢中走了,「當時我因為工作留在台東,只有媽媽陪在她身邊。」愛女的驟逝,讓李濂淞頓時失去生活及工作的目標,他回憶,那時有長達半年時間,他將公司所有業務撒手不管,全都請員工自理,「也是因為自責吧,為了工作才沒有陪伴女兒的最後一刻。」

▼▲ 女兒13歲那年過世,痛失摯愛讓一家人深受打擊。(圖/李濂淞提供)

直到一次深夜,女兒出現在他的夢中,在夢裡,他久違地和喜歡海邊的女兒一起坐在沙灘上,父女倆望著即將落入海平線的夕陽美景,「女兒拍拍我的背,要我陪她走一段,當下沒感覺到她是離開的,我開心地牽著她的手,也許是知道我一直放不下,女兒忽然開口,要我接受她已經離開人間了,還說她的離開是她人生功課的結束,但是是我的開始。」

為了讓女兒安心離開,李濂淞決定收拾心情,把接下來的生命路程好好走完,也因為親身經歷失去摯愛的痛,他開始能夠對亡者家屬的悲傷感同身受,「我們其實只缺一個溫飽,不需要賺大錢,而女兒教給我的是,我必須發揮同理心,視逝者如親,我也會告訴業界後輩,絕不能嘻嘻哈哈應付,畢竟這是他們最後一段路程。」

體認到殯葬業應有的執業精神,李濂淞也給自己訂了一個目標,若遇到清寒貧困者,或任何需要幫助的人,他不收一毛錢免費贊助,「我後來就看開了。也發現台東有很多貧窮、中低收入者,只要他們來找我,不需要提供任何證明,我公司所有器材包括棺木、骨灰罐、照片、西裝,全都可以免費使用,我一度捐到會計跟我說公司快倒閉。」

8年來,李濂淞幫助了無數家庭,讓亡者體面地走完最後一程。他說,認真投入這行後,遇到很多無法解釋的現象,最令他感到玄奇的是,每次不管捐多少出去,就會賺多少回來,不僅沒有大虧,生意還更見起色,「有次我去一家禮儀社收貨款,看見一名才十多歲的往生者,他出生時就被領養,過世後養父不理,就這樣被冰在冰櫃裡,後來找到了他的生父,生父很難過卻也沒錢處理,我了解這種喪子之痛,就幫他出了一筆錢。」

▲ 李濂淞免費贊助清寒貧困者置辦後事,送往生者走完最後一程。(圖/李濂淞提供)

「我都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喔」,提及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捐助案例,李濂淞言談中仍透露著些許的不敢置信,「後來有個朋友告訴我,他夢到一個人,對方請他幫忙跟我說謝謝。我平常是一個不賭博的人,但不知為何,那天後來我經過彩券行,想說就去簽簽看六合彩,隨便用三個號碼下注,竟然就中到幾乎跟捐給小男孩同樣數目的獎金,實在很巧合。」

李濂淞說,他花了將近七年時間,才漸漸走出喪女之痛,為了集結力量、做更多事,他以女兒的名字開了一間禮儀社,還擔任台東縣葬儀喪業同業工會理事長,自願做重大災難主席,經常奔赴事故現場,在一線幫助往生者,協助家屬進行悲傷輔導,「只要有地震等重大事故發生,我就必須到現場去,免費幫忙做面貌修復各種工作。」2018年普悠瑪事件,李濂淞也在第一時間接到通知,「半夜兩點多,我突然接到電話,對方說很嚴重死了三個人,要我趕快去處理。」

▼▲ 李濂淞也出力為普悠瑪罹難者設立追思靈堂。(圖/李濂淞提供)

現場工作結束後,李濂淞又立刻趕回台東,主動提供經費、不眠不休為罹難者布置莊嚴肅穆的追思靈堂,「一連十幾天,我都守在那邊,因為那裡有兩個和我同年紀的父親,而他們罹難的女兒今年也都是13歲。」李濂淞說,當時他走向前上香,望著眼前與女兒同樣稚嫩的兩張面孔,忍不住在心裡暗暗請求,「若是在另一個世界見到女兒,請代為轉達,爸爸很想念她,不知她過得好嗎?」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