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遭媽媽虐待棄養…30年後被討扶養費 社會局還追討42萬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陳致宇、陳乃瑜/台北報導

有句話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但真的是這樣嗎?自幼遭到母親棄養虐待的葉先生突然接獲通知,30多年沒見的母親在醫院即將離世,向法院申請免除扶養、拋棄繼承後,卻遭到社會局要求清償安養費用42萬。像這樣的案例並非個案,光是去年全台就有4000件訴訟,立委也研議修法。

▲法院判定葉先生可免除扶養後,卻遭社會局追討安養費。

葉先生:「我把它翻過來,怎麼樣?會太乾嗎?」

簡單煎個蛋是夫妻倆的早餐,葉先生是一名廚師,靠一技之長撐起4口小家庭,沒想到105年接到一通電話,改變他的人生。

葉先生:「里長說就是我母親在三重聯合醫院變植物人,那當時是我想說不可能,因為我母親30幾年沒有見面了,怎麼可能會還在人間這樣。」

葉先生自幼遭到母親虐待棄養,6歲多父母離異後,阿嬤還跟他說,媽媽過世了,沒想到被告知30多年沒見的母親纏綿病榻,趕到醫院才發現還有一位襁褓時期就被棄養的妹妹,兄妹倆相認後,決定向法院申請免除扶養。

▲葉先生自幼遭到媽媽虐待棄養,與母親已30多年不見。

陳情人葉先生:「我小時候我媽很愛賭,常常就是跑出去外面賭博,然後我都是在麻將桌下面長大,我就睡麻將桌下面,連喝牛奶都沒有餵,然後賭輸了回來就是打我、喝酒也打我,我當下覺得說,我對妳就只有恨而已。」

從童年開始缺席的母親,法院判決認定是「惡意棄養、情節重大」,判定葉先生可免除扶養,但社會局卻開始追債。

社會局催繳葉先生的母親安養費一共42萬,讓他很不服,提出訴願卻遭到駁回,說雖然其情可憫,但「法定扶養義務」難以解免,但這和法院免除扶養義務的判決明顯衝突,像這樣的情形卻並非個案。

▲社會局催繳葉先生母親安養費一共42萬,與法院判決的「免除扶養義務」衝突。

記者陳乃瑜:「根據法扶基金會統計,家事扶養案件從2012年的不到2000件,一路攀升,到了去年2019年已經逼近4000件。」

1年近4000件訴訟中,還有當事人被追討200、300萬,依照行政程序,免除扶養義務無法溯及既往,所謂的「安養費」也轉嫁為地方政府代償的債務,可以強制執行扣薪。

律師陳柏銓:「在今年109年5月27號,(老人福利法)修法的時候已經增加了一個條款,但他沒有去注意到身心障礙者這邊有著同樣的法律,也有同樣會遇到這樣的狀況,導致2部法律就是完全不一致。」

▲社會局認為,葉先生雖然其情可憫,但「法定扶養義務」難以解免。

立委高嘉瑜:「那政府如果把這個錢全部都推給子女,父債子還這樣子的概念的話,其實也是一種突襲,那就法律而言也會認為說,這個原因事實理由已經不存在也不具正當性。」

立委已經研議修法,補足法律不一致的疏漏,別讓下一代除了面對親緣的斷裂,成長後還得承受財產的損失。(林雨荷整理)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